虎色网

虎色网
高清在线视频

金燕子

一个人若是眼瞧着自己的父亲在面前惨死,却被人指为疯子,还不得不承认自己的仇人就是明明已死了的父亲,世上还有什麽能命他觉得不能忍受的事?一个人若面对着自己最心爱的人,而不能相认,世上还有什麽能令他觉得痛苦的事?

  一个人若经历了数次死亡,只因奇迹而未死,世上又还有什麽能命他觉得害怕的事?一个人若已从极美变为极丑,世上又还有什麽事是他看不开的?

  一个人若已经历过别人无法思议的冤屈、恐吓、危险、痛苦,岂非无论什麽事也不能令他动心。

  梦一般的月光下,只见她深沉的眼睛里,凝聚着叔不尽的悲哀,苍白的面靥上,带着种说不出的忧郁,这深沉的悲哀与忧郁,并未能损伤她的美丽,却更使她有种动人心魄的魅力,她看来已非人间的绝色,她看来竟似天上的花神,将玫瑰的艳丽,兰花的清幽,菊花的高雅,牡丹的端淑,全都聚集在一身。

  俞佩玉淡淡的瞧着,目光没有刻意转开,好像在瞧什么有趣事物似得。

  海棠夫人紧盯着他的眼睛,道:「你确定你可认得她?」俞佩玉淡淡道:「菱花剑的女儿,有谁不认得。可惜在下不认得。」「不认得」三个字仿佛三团火,烤过他的心上,发出毕剥的声音。

  海棠夫人转向林黛羽,道:「你可认得他?」

  林黛羽看也不看他,冷冷道:「不认得。」

  三个字仿佛三支箭,从俞佩玉心中穿过,带起一抹殷红呼啸而去。

  海棠夫人叹息道:「看来他真的不是那俞佩玉,一个人如果连自己未来的妻子都不愿相认,他纵然活着,也等于是死了。」林黛羽一言不发,转身离去,像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

  俞佩玉看着她的背影,道:「夫人可知,这世上最痛苦的事情不是死亡,还有比死亡更痛苦的。爱上一个人是最辛苦的事情,你明明深爱着她,不能没有她,不能失去她,但她不爱你,甚至不在乎你,你能够狠下心来放手,真真正正的放弃,你才是真正的,勇敢的,懂爱和会爱的人。」海棠夫人道:「公子可真像是情中之圣,可有女孩子说过你花心的?」俞佩玉道:「没有,在下迷倒过无数女子。」海棠夫人咯咯娇笑,笑得花枝招展,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俞佩玉举杯道:「为夫人的如花容颜,喝上一杯。」海棠夫人娇笑道:「你休想迷倒我。」俞佩玉道:「岂敢。」一饮而尽。

  ◇◇◇

  不知道什么时候,海棠夫人和百花宫的门人全都走了,走得一干二净。

  那些鲜花、美酒、美人就像是一场梦一样,梦醒之后,什么都没留下。

  俞佩玉叹息一声,举步前行,突听一声娇喝:「站住!」俞佩玉动也不动,站立于地,一道寒光闪烁,一把长剑抵在了他脖子上。

  那人缓缓道:「你是什么人?」

  俞佩玉缓缓转身看他,只见这人一身黄衣衫,腰束金带,正是江湖闻名的女侠金燕子。

  俞佩玉道:「在下俞佩玉。」

  金燕子一惊:「俞佩玉不是已经死了么!为何你也叫俞佩玉?」俞佩玉道:「姑娘可知道江湖上有两个俞佩玉,一个死了,一个还活着。」金燕子默然,剑不自觉垂了下来,片刻后又蛮横道:「我不管你是不是俞佩玉,现在你得陪我去一个地方。」俞佩玉叹息道:「姑娘想去何处?」金燕子道:「离此不远有一处洞窟,名唤『销魂媚宫』,传说里面财宝无数,并有销魂宫主生前留下的秘笈,修炼之后能魅惑众生,你陪我去取来,洞中宝藏随你予取予求。如不答应,我一剑杀了你。」俞佩玉道:「这传闻姑娘是从何听来的,再说姑娘已经美艳动人,何必还去修炼销魂秘笈。」金燕子道:「是一个独臂银光老人告诉我的。少废话,快随本姑娘前去。」俞佩玉叹息一声,只得跟在她身侧。

  向西行了大约十里,来到一处怪石嶙峋的半山腰,金燕子在一处山壁上轻轻一按,重逾千斤的山石向旁滑开,露出一道黝黑的地穴。剑锋横上俞佩玉脖子,喝道:「你先走。」俞佩玉苦笑道:「都到这了,你就算不让我进去我也是不愿的。」两人一前一后进入洞窟,身后大石自然闭合,金燕子拿出一只火摺子点燃,照亮了四周洞穴,见到俞佩玉目光至始至终未曾变过,也不知这人到底是傻子还是天生胆子很大,轻轻叹息,道:「我们进去吧。」昏黄的火摺子映照地金燕子脸蛋一片金黄,只见她举着火摺子在洞穴中大踏步而行,全然不顾四周。俞佩玉眉头微皱,苦笑道:「姑娘真的是来寻秘宝的么?

  还是来自家后花园来了。「

  金燕子满不在乎道:「有什么要紧……」她话未说完突然身子一矮,往下陷落。

  俞佩玉惊呼:「小心!」飞身扑过去一把拽住了金燕子的手臂。

  金燕子惊骇欲绝,手中火摺子掉下地洞,只见下方密密麻麻树立着尖刀,若是自己掉下,焉有命在。惊骇里,身躯已被俞佩玉拉了上去,惊魂甫定道:「你救了我。」俞佩玉在洞边看了看,叹道:「可惜火摺子掉下去了,没有它,这洞穴也去不成了。」金燕子左思右想,蛮横道:「我不管,我一定要进去,你想办法,不然……」俞佩玉左右一顾,寻得一段绳索让金燕子拿住一头,自己垂落洞底将火摺子拾了出来。

  俞佩玉道:「你既然还要进去,路上可得听我的,如果还是如此莽撞,我不保证你能拿到宝藏。」金燕子道:「废话少说。」两人继续前行。

  走了一段,俞佩玉道:「姑娘不是和神刀公子形影不离的么?此刻他又去哪了?」金燕子冷冷道:「他以为他有多了不起,好似人家会抢着喜欢他似得,我早就不想他缠着我了,于是黄池大会后,我趁乱一个人走了。」俞佩玉道:「他待你还是不错的。」金燕子默然走了一段,突然叫道:「世人都说我和他般配,可他们知道神刀公子只是想得到我的身体么?他竟敢……」她越说越气,竟然含愤一脚向石壁踢去。

  俞佩玉惊呼道:「不要!」但是已经迟了,突然从石壁中伸出一具石像,一刀向金燕子劈下。俞佩玉飞身而出,一把抱住金燕子就地一滚,险险避开砍来的大刀,刀锋几乎是贴着他的面门而过。「铛」得一声劈在地上,立刻出现一道深深的刀痕。

  金燕子惊恐良久才道:「你又救了我。」

  俞佩玉苦笑道:「我可不能保证下次还能救得了你。」俩人安静片刻,发现还互相拥抱着,俞佩玉顿时一阵心慌意乱,忙要道歉,金燕子却咯咯笑道:「你方才还在说那神刀公子,若叫他看到我们如此情景,只怕会气个半死。」俞佩玉见她浑若无事,也不禁婉然,笑道:「只是不知那神刀公子对你做了什么,你这么讨厌他。」金燕子道:「无论他做了什么,我都不想回到他身边了。」俞佩玉身下的躯体柔软玲珑,芳香扑鼻,心中一荡,率先起身,然后拉她起来道:「你说的想要进入洞穴深处拿宝藏的,现在还没走完一半,继续吧。」金燕子一掠秀发,道:「我来这寻找宝物,一来是收到他人信息,二来想逃开神刀公子,只是这一番波折,我对那宝藏兴趣不大了。」俞佩玉道:「都走到这一步了,再回去岂不可惜。你只要好好跟着我,不会有事的。」金燕子跟在他身后,忍不住道:「俞佩玉,其实我一开始抓你进来是想拿你送死的,我瞧你傻傻的。」俞佩玉道:「只是没想到我这傻子会有这么大本事么?其实我早看出来你心地善良,绝不会做拿别人当挡箭牌的人,不然我还会跟你进来么?」金燕子心里甜甜的,忍不住握住了他的手,两人携手前行。

  俞佩玉道:「若不是在这洞窟中,又有谁知道金燕子是如此善良可爱的女孩子。」金燕子道:「你真的叫俞佩玉么?不是后来起的?」俞佩玉道:「你这么关心俞佩玉,是否与他有什么关系?」金燕子脸蛋一红,垂首道:「没有。」俞佩玉柔声道:「我虽然不是那俞佩玉,但是可以替他照顾你。」金燕子悦然一笑,却又摇了摇头。

  两人默然前行,又行出一条长长的甬道前方出现两座巨大的石像,刚好堵住洞穴。

  金燕子道:「此路不通,想必机关就在这两具石像上了。」俞佩玉道:「你等一会,我去探索一下机关。」他上前在石像上四处查探了一下,在两只右腿上一拍,石像腹部各出现一个孔洞,大小刚好够伸入一只手掌。

  俞佩玉道:「这就是开启这道门户的机括了,门后想必就是宝藏所在了。」双手各按一个机关同时发力,石像发出一阵轰鸣声,开始向后退去。突然石像胸膛大开,一对漆黑的羽箭激射而出,正站在石像前的俞佩玉若是被射中,焉有命在。俞佩玉大惊,急切里一个抽身疾退,而按住机括的双手像是生了根纹丝不动,羽箭势必命中。好在一旁的金燕子连番惊险,已有准备,宝剑一舞将两只羽箭磕飞。

  俞佩玉收回双手,看着渐渐退开的石像和显露的洞口,道:「好恶毒的机关,设下这机关的人是以人命作为开启的代价,开启一次一条性命今天若非你在此,我绝无幸免。」金燕子道:「你若无事便是最好的了。」俞佩玉道:「门既已开。我们进去瞧瞧吧。」

  走了几步,金燕子噗哧一笑,道:「这下你不会再当我是又笨又没用的丫头了吧?」俞佩玉轻抚她的秀发,柔声道:「金燕子是最能干最有本事的姑娘。」金燕子「嘤咛」一声扑入了他的怀里,幽幽道:「我后悔了,我不该来寻甚么宝藏的,我对那些财宝一点兴趣都没有了。至于销魂秘笈,只要有了……有了……我也没兴趣要。只要能和……」俞佩玉温香软玉抱了个满怀,自从家庭变故以来,一直都是颠沛流离,况且自小家教甚严,何曾享受过女孩柔情,一时间不由痴了。轻轻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道:「你不想要了也简单至极,我陪你进来再陪你出去便是。进来不容易,出去就好办的多。」金燕子点点头,拉着他走了几步,突然又说道:「反正我们都已经进来了,又何必不去看看,反正我们原本打算什么都不拿。」俞佩玉道:「你说的也有道理。」金燕子甜甜一笑:「我本来就很有道理。」双手紧握,再也不愿分开。

  在这样惊心动魄患难与共的历程中,人与人的情感往往会不知不觉飞快滋长,其情其景恐怕连他们自己都意料不到。

  意料不到的事情,又有几人阻止得住。

  又走过一条甬道,转了个弯后眼前突然开阔。这是一间巨大的石室,头上垂下无数钟乳石,石室墙壁上悬挂着无数夜明珠和精美的饰物,映照得整个石室珠光宝气。石室中间有个白玉砌成的水池,里面波光粼粼,水质清澈。池边摆了十数具石床和锦榻,锦榻旁的木桌上还有整齐的酒盏、金樽。

  俞佩玉叹息道:「宝物、醇酒、美人,这销魂媚宫可真是天下第一男子温柔乡。来到这里的人,享受了这里的美酒女人之后,只怕销魂蚀骨,再也不愿离开了。」金燕子轻轻走到池边,掬起一捧清水,道:「原来这里是活水,难怪历经这么多年依然清澈无比。」她缓缓在池边行走,突然欢呼一声,打开了石床旁的一个箱子,顿时一阵珠光宝气映照出来,令得墙壁上的夜明珠黯然失色。

  俞佩玉见她满面迷醉的走了回来,脖子上戴着一大串珍珠,映照得脸蛋荧光致致,如梦如幻,她道:「我戴这串珍珠好不好看?」俞佩玉道:「好看。」金燕子道:「你们男人看珠宝只看它的价值,我们女孩子就不同了。我们只在意它好看不好看。」俞佩玉看着她有如出尘仙子一般的容颜,柔声道:「珠光再美,又如何及得上你的眼波之万一。」金燕子面上一红,珠光下也看不出来,垂首道:「看不出来你倒很会哄女孩子开心。」俞佩玉伸手一划,道:「此间有十数具箱子,有财宝无数,现在随你予取予求了。」金燕子道:「我早说了,我不要这里的一丝一毫财物。」她四处乱走,突然发出一道惊呼。

  俞佩玉惊骇,连忙掠到她身旁,道:「什么事?」金燕子以手捂面,手指指着前方道:「那里有一处极尽下流的物事。」俞佩玉顺着她所指望去,只见石壁上嵌着两具白玉雕成的裸女,互相搂抱,摸胸抚臀,两具白玉裸女身材雕刻得玲珑剔透,纤毫毕现,裸女的面容上荡漾着春情荡意,妩媚诱惑,男子看了不免面红耳赤,欲火中烧,女子看了也要羞涩无状。

  金燕子羞不自胜,见俞佩玉还在盯着玉像看,娇嗔道:「销魂媚宫竟然还有这等下流物什,真是不知害臊,看我毁了它。」说完一剑劈了过去。俞佩玉想要阻止已是不及,脱口道:「别!」只见那裸女乳头上激射出一道粉红色烟雾,朝金燕子扑了过去。俞佩玉横身一撞,将金燕子撞开,自己却被烟雾喷了个正着,急切里闭不上呼吸,鼻间已嗅入一丝香甜的毒雾。

  金燕子大惊,连忙拉着他道:「你没事么?」

  俞佩玉一声不吭,立刻盘膝坐下,运功逼毒。

  金燕子心中焦急,又不敢打搅他,急得跳脚。

  过了好一会,俞佩玉长舒了一口气,缓缓睁开眼来。金燕子急道:「你怎样?」俞佩玉展颜一笑,道:「没事,幸好这毒粉时隔太久,药力不足,我吸入不多,没有大碍。」金燕子哭道:「我又犯错了,都是我害得你如此。」俞佩玉道:「这机关如此设计,想来算好了别人的反应,你只是刚巧中计,错不在你。」金燕子道:「这里邪里邪气,我们还是快点离开吧。」俞佩玉点点头,道:「好。」走出没两步,俞佩玉突然甩开她的手,冷冷道:

  「你先走吧。」

  金燕子惊疑道:「你怎么了?」

  俞佩玉不答话,只是手掌攥紧,双唇颤抖,似乎在忍受巨大的苦楚。金燕子惊叫道:「俞佩玉,你有事么?」俞佩玉奋力甩开她的手臂,怒道:「走!快走!」金燕子道:「我不走。你到底如何了,你快告诉我。」俞佩玉紧咬牙关,好容易从齿缝迸出一句话:「你还不快走!我叫你快走!」见她无动于衷,怒喝道:「你这女子为何这般不知羞,你简直是我见过最讨厌的人,我看到你就想呕吐,我简直一刻都不愿见到你!」金燕子如遭雷击,又惊又惶,身子又酸又软,六神无主,突然发疯一般惊叫一声,向洞外奔去。

  俞佩玉终于坚持不住,身躯颓然坠地。

  ◇◇◇

  金燕子在甬道里狂奔着,泪珠不停从眼眶撒下,她不明白俞佩玉好好的一个人为何对她如此暴躁,几乎像发疯一样。俞佩玉的话语之恶毒,语声之绝情,几乎要击碎了她的梦想。

  她奔行了一段,心绪渐渐平静下来,忽觉俞佩玉的态度有些奇异。

  ◇◇◇

  俞佩玉只觉身上越来越热,体内似乎有股澎湃的热力不停奔涌,却找不到一个宣泄口。他不住撕扯着自己的衣服,不惜满地打滚,甚至用头去撞坚硬的石壁。

  恍惚里,他似乎又看到了被他喝走的金燕子的身影,几乎是用咆哮的语声道:

  「你怎么回来了!我不是让你走了么!」

  金燕子泪珠一颗颗落下,道:「你还是中毒了,你怕连累我,故意想气走我,是不是?」俞佩玉喃喃道:「你为何要回来?为何要回来……」金燕子急急扶起他的面颊,道:「俞佩玉,你告诉我你中的什么毒,我好解救。」看到他的面颊时,金燕子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只见俞佩玉脸上浮上一抹奇异的艳红,双手触之,滚烫无比,他大睁的眸子已经变得血红。

  俞佩玉看到她的身形,眼中闪过一抹极度渴望之色,随即被他压下,手臂一挥将金燕子甩开,怒道:「别管我!」整个身躯「噗通」一声跃进了水池。

  金燕子站在池边,心中开始思索,俞佩玉此番情景必是与先前那石像中粉色毒雾有关,以这销魂媚宫中人行事淫邪风格来看,那毒雾怕是……金燕子轻轻跃下水池,缓缓向俞佩玉行去。

  俞佩玉哀求道:「你莫过来了好么?求你莫过来。」金燕子细细观察他的面庞,渐渐印证了自己心中所想,预感到接下来的事,她只感觉又是紧张又是欣喜,全身酸酸麻麻的,也不知是什么样的感觉。她强自镇定走到俞佩玉身前,道:「你莫要骗我了,你已经中了催情之毒是么,若不得女体,就会爆体而亡。你故意对我大吼大叫,就是不忍心伤害我,赶我走是么。」俞佩玉痛苦道:「快走,我快控制不了自己了。我怕……」金燕子道:「你是为我中的毒,这次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走了。」俞佩玉仰天大吼,手舞足蹈,状若疯虎,大叫道:「我不能要你,我已经有了……有了……」金燕子温柔抱住他的身躯,道:「为什么我们就不能,俞佩玉,你不喜欢我么?」俞佩玉含糊不清道:「我……喜欢……喜欢……」金燕子嫣然道:「既然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那为何我们就不能……为你献出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她柔软的身躯贴紧他,仿佛为他无法宣泄的欲望找到了一剂清凉药,俞佩玉渐渐停止了颤抖,缓缓抱住了她。

  金燕子「嘤咛」一声,闭上了眼睛。她感觉到对方滚烫的身体,澎湃的热力,胸如鹿撞。

  俞佩玉突然发一声喊,从水中跃出,落在池边。金燕子心房都快要跳出胸腔,脱口惊呼一声。俞佩玉只是将她轻轻放在池边,金燕子心中又羞又慌,不敢睁开眼看他。

  只听俞佩玉喃喃自语道:「我是喜欢你的……你也是喜欢我的……」反复念来念去,像是在做什么重大决定。突然一个虎吼,纵身扑了下去。

  金燕子知道他情毒已然发作,再难控制自己,她放弃抵抗,放弃挣扎,已准备奉献自己了。没有哪一个女孩子会觉得为心爱的人,做出这种牺牲,是不值得的。

  俞佩玉口中热气不断,喷在金燕子的耳边,脸颊,她一阵心慌意乱。而他只是在她耳旁发梢胡乱亲吻,从未经历过人事的他,只凭着欲望的本能胡乱发泄而已。金燕子只觉他的唇在自己脸上亲来亲去,不停摩挲的躯体,令她发出难耐的呻吟。她一个呜咽,双唇已被俞佩玉吻住,火热的唇,灵活的舌,她很快意乱情迷。

  恍惚间里,俞佩玉放开了她的唇舌,低头一看时,更让她羞涩的事情正在发生,俞佩玉解开了她的胸衣,露出胸前那从未被人品鉴过的奇峰玉岭。她平日里一看到自己樱红的乳头都羞不自胜,从未敢触摸,此刻俞佩玉睁着血红双目,如饥似渴盯着她胸前的美好,而且双掌还在那一抹白玉高峰上不停抚摸,她只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以手掩面的她很快就尝到了胸前从未有过的奇异感受,似磨墨,似挥毫,似蜻蜓点水,又似狼吞虎咽,如云如糖,让她整个魂儿飘上云端。

  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俞佩玉抱上了石床,两人衣衫不整团团搂抱在一起。

  俞佩玉好似一个好奇的游客,在她身上不住东摸摸,西瞧瞧。金燕子羞不自胜,见他扯开了自己的亵裤,暗道:那是我最隐密之处,都被他瞧见了,羞死我了,羞死我了……「俞佩玉不停在她身上摸来摸去,亲来亲去,杂乱又无章法,弄得她欲火焚身,却始终得不到慰藉,金燕子难耐呻吟,暗道:你莫要这般折磨人好么?我被你弄得……她不知俞佩玉自小克己自律,不知男女之间情事,事情到了这一步,他却不知该如何进行下去。

  俞佩玉突然虎吼一声,蓦然撕开了两人之间的衣裳,将她柔软的身躯压在了身下。金燕子「嘤咛」一声,已经准备承受。两人身躯紧密叠在一起,不停磨挲,金燕子愉悦至极,不住呻吟。俞佩玉却并未真正交合,身体的欲望得不到舒解,狂暴不已,身体不住一上一下在金燕子身上磨弄不止,本能教他如此做,仿佛这样就能发泄身体的欲望。

  金燕子婉转呻吟,迎接承欢,俞佩玉冲撞了几次,似乎终于找到了宣泄口,下个瞬间顶住从来不知的关口,突破了进去。身下的金燕子身子一僵,原本满嘴的呻吟全变成了痛苦的哼鸣。

  金燕子只觉双腿间的幽径,被他在自己下身磨弄不休的坚硬物事,破开门户,一举进入,莫名的痛楚,渐渐袭来。

  俞佩玉只感觉自己仿佛找到了一个极温柔所在,那里似乎就是他的极乐天堂,似乎生命中所有的找寻,都是为了到这之中一游。

  金燕子咬紧了下唇,破身的痛楚随着他的起伏,渐高渐低,她蜷起身子,迎接着俞佩玉一下一下的冲击。

  石床上,俞佩玉将金燕子的身躯压在身下,下身不住的一动一动着,两人的身体不住分分合合,他动作间隐隐有些生涩,石洞的珠光宝气映照在两人身上,像是两具石像一般。

  金燕子时而咬住嘴唇,时而张口呼吸,时而婉转呻吟,宽阔的石洞内回荡她细碎的呻吟声,还有不断响起的拍肉声,慢慢她已经习惯了身上的人儿一次次的抽插,下体肉穴也适应了那根外来物什,男女交欢是身体的本能,她渐渐已能体会到这样事物的好处。

  金燕子又承受了好一会,再抬起头时,发现俞佩玉正注视着她,目光已经恢复清明,夹杂着一丝爱怜。

  金燕子羞得无地自容,急忙转开脸,道:「你还好么?」俞佩玉无言以对,显是恢复了神智对眼下情况进退两难,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许久才歉然道:「金燕子小姐,在下竟然稀里糊涂玷污了你。」金燕子道:「不关你事,是我自愿的。」俞佩玉道:「我的药力已退了……」金燕子随意应了一声,不知该如何回应。

  两人之间尴尬起来,没有毒雾催情的驱使,似乎没有理由再这样继续下去,可是两个人的身体还紧密结合在一起,好似一个人似得。

  俞佩玉打破沉默道:「我们……我们还是就此打住吧……」金燕子茫然应了一声:「好啊。」俞佩玉想抽身而退,肉棒稍一牵动时,两人不自禁同时发出一声惊呼,俞佩玉在她身体里是那般快乐,这一抽离,叫他万般难舍。金燕子只觉他那物什在体内抽动,带起难言美妙感觉,只盼他能再狠狠抽送进来,知道他要离体而去,心中不禁凄凄惨惨。

  惊叫过后,两人一齐停止了动作,四目相对,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不舍、难耐。也不知道是谁先动的,俞佩玉纵身一个抽插,金燕子用玉腿紧紧缠绕了他的腰身,再也不愿和他分开一丝一毫。肉棒深陷入嫩穴中,似乎永远都不肯再出来。

  俞佩玉不停亲吻她的唇舌,生涩的缠绵,含糊不清道:「金燕子,我实在舍不得你……」金燕子勾上他的脖子,边亲吻边道:「佩玉,佩玉……我也是,我也是……」两人搂作一团,不住缠绵,欢声笑语不断,在石床上滚来滚去。

  许久过去,两人想是累了,慢慢平静下来,俞佩玉坐于石床将她抱在怀中,身体仍是紧密结合。

  金燕子嫣然一笑:「佩玉,你爱我么?」

  俞佩玉道:「爱。」

  金燕子主动羞涩亲吻他,两人生涩吻着,不多时又分开,相视一笑,双双倒在石床上,俞佩玉挽着她的双腿,下身不住动作,肉棒在她花谷间来回抽送。

  金燕子偷瞄他一眼,见他对自己和他结合之处起了兴致,心中大羞。

  俞佩玉看着自己的肉棒在金燕子肉穴不停抽动,滚圆的肉棒破开两片花瓣,深入那不得奥秘的洞穴中,其间不停有潺潺花蜜自洞口流出,若非亲眼得见,实在想象不出男女这两样物事结合在一起是这般愉悦、销魂。

  眼看了十数下,升腾的欲望也按捺不住,按倒金燕子身上,重又挺身抽插起来。脑中想着男女两物结合的美景,享受着身体销魂无双的愉悦,很快攀上愉悦高峰。

  金燕子只觉身体那物什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有力,几乎每一次都命中花心所在,身心飘飘欲仙,愉悦有如波涛一般,一浪高过一浪。茫茫然里,她不知道俞佩玉会把她带到哪里,只是迎合着,享受着,同时不停呻吟着。在某个瞬间她只觉得像是有一道水流从身体从身体奔涌而过,润泽清甜,发散到四肢百骸,又像是突然从地下飘到云端,那般惬意,那般自在。

  两人在石床上火热痴缠,汗水流了满铺,呻吟不住响彻石洞,动作了半晌,金燕子的身躯开始不住抽搐,口中也已失声,连续抽搐了十余波才缓缓停止下来。

  俞佩玉只觉她的肉穴一阵火热紧缩,时而灸热时而又变得清凉无比,一张一驰,紧紧箍住他的肉棒,让他享受到了什么是销魂蚀骨。过了一会,她又平静下来,只是肉壁依然紧紧包裹他,身体更是瘫软如泥,似乎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在她的紧密里,俞佩玉继续纵身抽送。

  石洞中珠光依旧,水池荡漾,更是除了两人,再无一片人踪。

  那两具裸露的石女缠绕依旧,面上是亘古不化的妩媚春情,造物主或许知道人世间男女情爱之甜美,但这两具石像怕是永远都无法体会。

  又不知过去了多久,石床上的俞佩玉突然一阵气喘如牛,在金燕子身上一通猛烈抽插,不到数十下,金燕子只觉一道道热流从对方身体那物什里激射出来,全打在花心上,约莫有十余股之后才静止下来,俞佩玉身体颓然坠下,终于也阳尽而止。

  金燕子也被他折腾得不轻,柔声道:「玉,玉!你还好么?」俞佩玉只觉自己的力气几乎消耗一空,在她耳边随意应了一声。

  两人静静拥抱半晌,金燕子首先爬起身来,对着还在石床上的俞佩玉嫣然一笑,见到他打量自己的身体,方才还云雨过的她却羞涩无比,急急下床寻找先前撕破的衣裳穿上。索性衣服只有稍许破裂,足以蔽体。

  俞佩玉看着她将玲珑剔透的身体穿在衣下,看到自己赤身露体,顿觉不妥,也取了衣衫穿上。

  两人都衣衫齐整,再次相对时,想到方才的激情和旖旎,都不禁涩然,却又觉得对方无比亲近,只想和对方昵在一起。

  俞佩玉微笑执起她的手,道:「金燕子。」

  金燕子羞涩道:「佩玉。」

  相视一笑后,紧紧拥抱,再也不愿分开,似乎想就这样地老天荒。

  两人相拥到锦榻坐下,金燕子悠悠道:「这一日的经历,怕是我要用一辈子去铭记了。」俞佩玉道:「像你这么美丽善良的女孩子,我也会一辈子把你记在心上的。」金燕子道:「我现在只盼能和你快些出去,我有好多话……想和你说。」俞佩玉叹道:「出去以后,我也不想再和你分离了。」金燕子嫣然一笑。

  突听一个声音传来:「好一对同命鸳鸯,死到临头了,竟然浑然不知。」俞佩玉和金燕子大惊。

  后记:古龙大师的《名剑风流》是一部经典巨着,里面的恩怨,情仇,爱恨,诡秘,惊险,离奇,真是像沙滩贝壳一般,数之不尽,初读此着时,必定会为了主人公俞佩玉的离奇经历而感到悲伤,愤怒,惊讶,惶恐,在看到古龙大师给我们呈现一幕幕光怪陆离的场景时,不得不佩服大师构思之巧妙,对人事认识之精辟。

  在拜读大师巨作的同时,也有了一些自己的思考,《名剑风流》成书于几十年前,当时的人们思想,爱情的观念,都与现在有些出入,比如那时的人们可能更加保守,有爱也不轻易说出口。并且那个时候还没有电脑,古龙大师创作全是靠的纸和笔,所有的字句全是一笔一画写出来的,可能语句间更加简短、精辟。

  哪里像现在随便一个情节,能洋洋洒洒一万字。这也是这个年代和古龙大师那个年代的不同,就好像现在的饮料,添加了更多物质,口感也让人更加舒适。

  想要品读那个时候的人们,非得用心不可。

  对于爱情方面,古龙大师生平据说有很多女人,在下惭愧,实在未能领略大师的爱情观,或者说并不赞同,《名剑风流》最让人遗憾的怕就是到了最后,古龙大师也没有给我们一个准确的选择,而代他人之笔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结局。

  至于金燕子,在大师的笔下,她是一个至情至善的人,在一个合适的时间遇到了一个合适的人,把人善良的本质展现无遗,只不过离奇的经历让她的美好如昙花一现,甚至遭遇了最难以忍受的事情,最后在大师的笔下成了一个匆匆过客,不知是幸也是不幸。

  大师英年早逝,我们后辈人,除了深切缅怀,也只有从大师的艺海中拾贝。

  金燕子一角,诸多亮点,却也是遗憾一桩,唯借鉴大师才华之万一,成此[金燕子]一文,寥表慰藉,虽然是情色创作,并无半点亵渎大师之意,同时向熊耀华先生英灵致以敬意。

  后记:古龙大师的《名剑风流》是一部经典巨着,里面的恩怨,情仇,爱恨,诡秘,惊险,离奇,真是像沙滩贝壳一般,数之不尽,初读此着时,必定会为了主人公俞佩玉的离奇经历而感到悲伤,愤怒,惊讶,惶恐,在看到古龙大师给我们呈现一幕幕光怪陆离的场景时,不得不佩服大师构思之巧妙,对人事认识之精辟。

  在拜读大师巨作的同时,也有了一些自己的思考,《名剑风流》成书于几十年前,当时的人们思想,爱情的观念,都与现在有些出入,比如那时的人们可能更加保守,有爱也不轻易说出口。并且那个时候还没有电脑,古龙大师创作全是靠的纸和笔,所有的字句全是一笔一画写出来的,可能语句间更加简短、精辟。

  哪里像现在随便一个情节,能洋洋洒洒一万字。这也是这个年代和古龙大师那个年代的不同,就好像现在的饮料,添加了更多物质,口感也让人更加舒适。

  想要品读那个时候的人们,非得用心不可。

  对于爱情方面,古龙大师生平据说有很多女人,在下惭愧,实在未能领略大师的爱情观,或者说并不赞同,《名剑风流》最让人遗憾的怕就是到了最后,古龙大师也没有给我们一个准确的选择,而代他人之笔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结局。

  至于金燕子,在大师的笔下,她是一个至情至善的人,在一个合适的时间遇到了一个合适的人,把人善良的本质展现无遗,只不过离奇的经历让她的美好如昙花一现,甚至遭遇了最难以忍受的事情,最后在大师的笔下成了一个匆匆过客,不知是幸也是不幸。

  大师英年早逝,我们后辈人,除了深切缅怀,也只有从大师的艺海中拾贝。

  金燕子一角,诸多亮点,却也是遗憾一桩,唯借鉴大师才华之万一,成此[金燕子]一文,寥表慰藉,虽然是情色创作,并无半点亵渎大师之意,同时向熊耀华先生英灵致以敬意。

  【完】
分享到:更多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