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色网

虎色网
高清在线视频

老公值班妻子发骚

“在么?我下周去西安出差,要不要见个面”
“好呀,你什么时候,来呆多久,我下周都没什么事”

我和老婆是同事,每天一起上班一起下班的那种,阴差阳错的,她租的房子和我回家是同一个方向,因为我俩关系不错,后来我每天都会在开车上下班的时候顺路带上她。这样的我们就多了一些接触的机会,从普通的朋友关系逐渐升温,到后来演变成了一种老婆对我的依赖性,一起上下班,一起工作,一起娱乐,慢慢地就擦出了一些火花。直到有一天把她送到小区门口时,我没有抑制住冲动,在车里抱紧了她,就这样我俩就在一起了。
各方面都很合适的两个人迅速的就订婚了。而我直到结婚前一个月我过生日的时候,才第一次进入了她的身体,那时候的老婆已经完全发育成熟,等待了二十多年的身体已经准备的十分充分,而且因为已经订婚了,有了归属感,她毫无保留的将自己奉献了出来。而几乎是老婆阴道里的痛感消失的一刹那,老婆就沦陷了,她深深的爱上了做爱,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早早的将身子交给我。而此时的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小家,此时的老婆已经完全抛弃了所有的青涩和纯洁,没有束缚的我们几乎只要在家就会疯狂的做爱,玮贪婪的汲取着我的精华,几乎所有的精液都流进了老婆的子宫、后庭和胃里。而调教和开发小骚货是易如反掌的,从基础的操逼,口暴,到爆菊,足交,再到道具、SM等,我们试遍了几乎一切能够接受的做爱方式,而老婆在这短短几个月时间里从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女孩进化成了风情万种的骚货,一直受传统思想而压迫天性的老婆仿佛要将憋了二十多年的欲望一次发泄完。
蜜月总是短暂的,而我们的激情在结婚3-4个月后就按了暂停,如山一样的工作压倒了我,我们做爱的频率越来越低,此时老婆是善解人意的,总是在我想要的时候竭尽全力满足我,在我精疲力竭的的时候自己偷偷用双手解决欲望,而经过了一段调整期,我俩的生活逐渐稳定下来,做爱的频率保持在了一个相对健康的水平,每周四五次,老婆的欲望也不像之前那样如猛虎一般。
时间回到现在,结婚已经六个月的我们过着甜蜜的小日子,全然不知M正在盘算着一个邪恶的计划。周四很快就到了,他飞机一落地就给老婆发来了微信,
“我到西安了”,
“你先忙吧,有空了告诉我,这几天都没事”
“好”
“老公,我有个同学来西安出差,这几天如果有空我想跟他聚聚”,老婆给我发来了语音,这样的话我就没办法区分是“她”还是“他”,而当时的玮也没过脑子,只是不愿让我多想就没有告诉我是跟男性朋友出去,并没有想到会做出任何不可挽回的事。
“去吧,正好我两个周末都要在单位值班,刚知道的本来想回去跟你说”
“啊?要值多久”
“连着两天中午12点到晚上12点”我们是那种不分黑白不分节假日闲起来特别闲忙起来特别忙的职业,老婆在我的要求下已经辞职在家了,一个人要挣出两个人的零花钱,所以在忙时就主动要求多加班换加班费。最近几周我几乎都在加班,每天忙得跟孙子一样,回家之后根本无心做爱,每天回到家接近凌晨,疲惫的身体在勃起时都无法达到满意的硬度,每次做爱都是草草了事,老婆的心里十分矛盾,不搞,难受,搞,更难受,我对老婆也很愧疚,很多次都用手指给老婆满足欲望,但是和男人一样,手永远无法代替真正的性爱,此时的老婆需要一根肉棒。
“天哪,那你回来再说吧”
当天晚上我做完了工作,十点左右,此时的老婆躺在床上看书,看到我回来满脸绯红,娇嫩的说,今天有惊喜给你哦。我已经猜到了惊喜一定是和性有关的,就说那我先去冲个澡,一会儿回来。三下五除二解决问题的我完事了躺上床,此时的老婆也放下书,我一上床就抱住了她,一凑近她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在震动,我一脸狐疑的看着她,她羞涩的点了点头,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把手伸进了老婆的内裤里,此时玮的股间已经是淫水横流,而顺着震动的源头摸去,老婆的骚穴之中埋藏着一个嗡嗡作响的跳蛋,而随着我手指的伸入,压迫感间接的放大了刺激的强度,老婆开始轻声呻吟,我深入老婆淫穴的中指迅速掌握了跳蛋的控制权,利用跳蛋挤压老婆的G点,那种压迫G点所产生的快感配合上跳蛋高频振动的刺激让老婆十分受用,双手使劲揉搓着自己的乳房想要获得更大的满足,而很快随着潮湿的峡谷中一股浓浓的阴精喷涌而出,老婆达到了快乐的顶峰。此时的老婆紧紧地抱着我,她看出来我今晚也许没有足够的体力来完成对她的致命一击,她仍然很感激我的手指,所以温柔的玮轻轻地跟我说,你要是累我给你舔舔吧,此时的我也有些心怀愧疚,就拒绝了老婆的好意,只是简单的让她给我揉了揉。老婆是那种,必须要经历肉棒和精液的洗礼后才会得到满足的女人,简单的手指活动并不能为她止痒,就这样玮伴随着淫穴中巨大的空虚感,抱着我睡着了。
周五一大早我就匆匆忙忙的上班去了,留下玮一个人在家,虽然她不用工作,但是每天都过得很充实,走之前我告诉她第二天是12点上班,所以不需要早起,心有灵犀的她明白了也许今晚,也许明天一早,昨晚留下的遗憾就可以被弥补,所以一上午玮的心情都不错,但是下体传来饥渴的感觉还是实打实的存在着,一天对于她来说也是满难熬的,每隔一会,下面就会有一股液体流出来,无可奈何的她决定先自己解决一下,拿出昨晚的跳蛋,熟练地塞入阴道中,模仿着我的方法,想要获得一点暂时的慰藉。但是就如前面提到的,这只是隔靴搔痒,此时的她就像身中剧毒一样,必须用最浓稠的精液做解毒剂来驱散阴道内的毒素,而跳蛋不仅丝毫不能缓解症状,还把空虚感蔓延到了全身,整整半个小时,四次高潮,跳蛋把玮骚穴内的淫水已经榨干了,可没有肉棒带来的快感,老婆还是无法满足,最终她还是放弃了,决定起来做中午饭。
“刚跟领导吃晚饭,我下午就没事了,方便出来吗?”,老婆刚吃完饭,准备小睡一下,就收到了这条微信
“应该是没事,你等我问问我老公”
“老公,你几点回来,我同学说下午没事了叫我出去,你要是回来的早我就明天再出去”,老婆其实内心里仍然期待着晚上的大餐,她不希望错过。
“估计吃饭之前都回不去了”
“那我们先去市区逛逛,如果你能提前回来就告诉我,如果回不来我俩就在外边吃了”,老婆此时心里有些失落,不过也没办法。
“好吧我干活了”
“几点见面?我随时可以出门”,老婆随手给M发了微信
“我现在正在往酒店走,大概还要半个小时左右,你知道XX酒店吗”
“离我家很近的,开车20分钟就到”
“那如果你现在能出来,咱们约在那里见面吧”
“好吧,我现在出门”
老婆早上已经出过门,所以不需要太多打扮,收拾了心情,走到衣柜前开始挑选衣服,和所有虚荣心作祟的女孩子一样,老婆此时想要把自己打扮的漂亮点,为的是在老同学面前风光一点。于是她拿出了一件薄毛衣和一条短裙,又挑了一条中等厚度的黑色丝袜。反正我出门都要开车,估计不会在户外逗留太久,老婆心里想着。此时已经深冬,老婆向来没有穿秋裤的习惯,而结婚之后,为了迎合我的喜好,老婆开始改穿丝袜。女人就是奇怪,上身穿羽绒服都会觉得冷,腿上一条薄薄的丝袜却能度过整个冬天。玮不紧不慢穿上了丝袜,双手拂过双腿抹平了褶皱,虽然老婆的腿不是特别细,但是足够长,比例刚刚好,穿上丝袜之后也是美不胜收。衣服穿好,一切准备妥当,老婆就出门了。
到了酒店,玮停下车,进了酒店大堂,拿出手机给M发了微信,两个人见了面寒暄了一下,商量了半天去哪,最后M说天气太冷哪都不想去,他屋里有沙发,上去聊聊天得了。由于两个人的关系,老婆并没有多想,觉得老同学好久不见还是叙旧为主,就答应了,殊不知这是M精心设计的圈套。两个人上了楼,进了屋M一屁股自己坐在了椅子上,老婆就坐在了床上,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毕业之后的故事,而话题在M的引导下开始慢慢跑偏
“有一个问题一直想问你,怕你生气”
“什么?”
“你俩那方面和谐么”,老婆也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个问题,这是M在试探她,如果老婆顺着他的话题往下说,就是中了计,如果老婆反感这类话题,他也能圆回来。
“问这个干啥?挺好的呀”,
“因为我觉得你是一个特别纯洁的女孩,特别难联想到那方面,所以有点好奇”,试探的结果不错,老婆并不反感,话题继续
“不正经,那你之前那几个女朋友,都很和谐吗?”,老婆有点赌气,M在学校里换过几任女友,而且经常出去开房,都是公开的秘密。
“那当然,我厉害呗”
“那能厉害到哪去,我老公也挺厉害的”,说着说着自己脸都红了,玮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跟老同学聊这些,虚荣心作祟让她不想示弱。
“其实我是好奇,结了婚天天住在一起,会不会有些烦”
“当然不烦,又不是每天都会”
“那多久一次呢”
“两周?大概两周吧,他太忙了每天都不着家,回来的又晚,今天就说不能回家吃饭了,周末居然两天都要加班”,没错上一次我俩真正的做爱确实是两周之前,老婆努力回想之后点了点头,此时的她像个怨妇一样打开了话匣子,抱怨起来没完。
“哦?那你不会想要吗”,说者无心听者有意,M听出了老婆的画外音,她欲求不满,她需要慰藉。
“想啊,那怎么办”,老婆此时终于觉得有点失言,尴尬的笑了笑赶紧住了嘴。
M适时的打断了话题,他站起来拿了瓶水喝了两口,问老婆要不要喝水,在得到肯定得答复后他把另外一瓶水递给了老婆,而顺势却并肩坐在了老婆旁边注视着老婆喝水,有点口渴的玮没有注意到这一变化,喝了几口水就把瓶子放下了,然后才注意到旁边M火辣辣的目光,此时的老婆莫名的心跳加速,与此同时体内的荷尔蒙浓度开始上升,气氛有些怪怪的。
“干嘛坐过来”
“你知道那时候我其实很喜欢你吗”,M的声音很轻也很温柔,老婆扭过脸去盯着墙,这短短的几个字触动了一下老婆的小心脏,
“那你为什么还跟别人在一起”
“我承认我很色,和在你一起我怕我会控制不住”
“控制不住什么?”,老婆此时开始有点喘不上气。从感情上,她对M的喜欢隐藏了四年,但是知道两个人不可能,但现在M的这几句话又让她找回了学生时代那种青涩的感觉;从肉体上,体内的荷尔蒙正在一点点升温,老婆的大脑正在逐渐失去对身体的控制。而带给玮情感肉体双重折磨的他就在咫尺开外。
“控制不住,这样”,M温柔的搂住老婆,亲了上去。老婆此时没有做出任何挣扎,她的大脑已经停止了思考,M顺势把玮放躺在床上,把魔爪伸向老婆一侧的乳房。薄毛衣和里面的胸罩没有起到任何保护的作用,理智大概只存在了半秒钟,就被乳房受刺激后分泌的荷尔蒙吞噬了。一股淫水从老婆的阴道里喷涌而出,仿佛是在邀请身旁的男人,此时老婆的淫穴奇痒难忍,她开始扭动双腿试图驱散这种感觉,但是无济于事。此时的M知道自己的猎物已经被捕获,现在只剩享受胜利的果实了。
他的手很快离开了老婆的胸部,一路向下伸进了老婆的短裙里,隔着丝袜和蕾丝内裤开始轻轻的刮着老婆的阴部,这对老婆来说几乎是一种酷刑,两三下之后老婆就紧紧的抓住了M的手腕,而她却并没有推开他的手,而是向反方向拼命地用他的手压迫阴部。三五个回合之后老婆就全线崩溃了,他将老婆的毛衣推到胸部以上,又伸手从后边熟练地解开了内衣的卡扣,他盯着玮粉嫩的乳头出了一下神,然后一口将它含进了嘴里。在嘴唇牙齿舌头的三重刺激下,老婆已经从轻声娇喘变成了大声呻吟,空出来的那只手在空气中乱抓了几下之后,就紧紧的握住了M的肉棒,对于玮来说现在肉棒就是她的救命稻草,手感的反馈让她知道这根肉棒很粗长,而手上的力道随着M的刺激一点一点加重。肉棒上传来的压力就是老婆传递给M的信号,她已经准备好了,需要立刻被插入。
他停了下来,开始解自己的腰带,之后温柔的给老婆脱下了短裙、丝袜和内裤,此时的老婆双手紧紧地抱在胸前,她的心中完全没有一丝人妻出轨时应有的愧疚,只有那种第一次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裸露胴体的羞涩,就这样看着她一点点的扒光了两个人。而肉棒从内裤中弹出的一瞬间,老婆的注意力就完全被它吸引了。大,这是她的第一个想法,玮在我的调教下和我一起看过A片,她知道阳具的尺寸有大有小,也知道自己老公的尺寸属于偏小的,而此时的她其实对尺寸并没有什么概念,她并不知道这根大鸡吧能带来数倍于我的快感。她在努力回想我的鸡巴,长度呢,好像只有眼前这根肉棒的2/3,根部的粗细好像差不多,但是她的视线注意到了那个硕大的龟头,跟伞一样。会不会很疼,老婆心里想着。
这是老婆还在床边,M一只手托住后背,一只手搂着双腿,半抱半推的将老婆挪到了床的中央,双腿分开,整个人跟着就趴在了老婆身上,将他的龟头精准的顶在了老婆的阴道口上,龟头最前面较细的部分已经陷入了老婆的阴唇中,只要稍微一用力就可以长驱直入。“慢,慢一点”,此时的老婆有些害怕,她的嫩穴才被开发没多久,她还清楚地记得在破处之后最初的几周里每次做爱之前那种撕裂般的疼痛,而眼前这巨大的龟头让老婆有些恐惧。他开始前进了,M感受到了巨大的阻力,他很熟悉这种感觉,很多第一次和他做爱的姑娘都经历过这种再破处的经历,罪魁祸首当然是他那硕大的龟头,同时他也知道眼前这个女人也会在他的胯下彻底沦陷,因为对方的老公能够带给她的快乐远逊于自己。他很有耐心,一点一点慢慢地进入,之前老婆骚穴中分泌的饮水足够润滑,龟头冠处已经完全进入了玮的身体,老婆双腿无力的勾在他的背后,双手却拼命地扣着床单,一种充实的感觉从自己的阴道口在向花心深处缓慢的蔓延着,这种让她有些南一着急,所以此时的她心里十分矛盾,既希望这感觉迅速抵达终点,又怕超越自己承受的极限。一厘米,两厘米,三厘米,鬼头上最粗的部分在经过老婆G点的同时,数倍于之前的压迫感刺激了老婆的子宫,一股水流再一次喷薄而出,热浪打在M的龟头上被挡住了去路。经过十厘米的时候,老婆心中一紧,在自己的印象里再深处的部分从来没有被刺激过,无论是自己老公的手指和肉棒每次进入到这个位置就已经是极限了,不过好像他射精的时候会有精液钻进去,还挺舒服的。而很快她就发现身体里这条大蛇还在继续进入,没有一点停下的意思,而阴道内受到刺激的褶皱让老婆期待他的更加深入。巨大的活塞终于停止了前进,因为它遇到了障碍,没错这就是老婆的子宫口,这也让M内心狂喜,老婆身材高挑,阴道却不是很深,大概只有13厘米左右,而男主人公的尺寸虽然不是傲视群雄
,但足够填满老婆的淫穴,而且此时仍然有一部分露在外边。随着龟头上的马眼和子宫口上的花心在骚穴中的交汇,老婆的小腹里传来了一种从未感受过的舒服,她闪过一个可怕的年头,如果这辈子都只跟老公做爱,那岂不是永远不能体验到这种感觉。玮双目紧闭,此时的她只有一个想法:大鸡吧真好。而此时甚至他每次心跳所引发的颤动都会给老婆带来巨大的快感,仅仅是这样保持不动老婆都舒服到不停地娇喘。
M调整了一下,为即将到来的活塞运动做好准备,他亲了亲老婆的嘴唇,像是在传递信号,随后就开始进行活塞运动。伴随着淫水的润滑仅仅四五个回合过后M就觉得自己已经完全行动自如,抽插十分流畅。他一点一点增加着抽插的速度,并不急于发起冲刺,他希望找到老婆承受力的临界点,如果刺激太大,在第一次做爱时让玮被自己的大屌制造出不适的感觉,会影响自己的之后的计划,所以一直观察着老婆的反应,老婆狭窄的阴道此时展现出了巨大的潜力,并没有在对方的淫威之下屈服,而是一直敬业的向老婆的大脑传递着快乐感觉。
老婆一边感受着下身传来的快感,一边大声的呻吟着,她没有想到会是大鸡吧的抽插是如此的舒服,每次花心与马眼的正面接触都让自己浑身颤抖,她觉得自己肚子里有个水球,在每次对方插入的时候,水球由于受到挤压,大量的液体就会向阴道口涌去,但一直被M巨大的龟头冠挡住去路,于是这股水流就掉头涌向了她的尿道口,将这巨大的压力转移到老婆的括约肌上,她必须十分辛苦的控制着自己的下体,才能防止这股液体从尿道口中以小便失禁的形式,她觉得这太丢脸了。但是每一次插入又仿佛像是往肚子里里灌入更多新的液体,而只有其中很少的一部分能够从肉棒与阴道褶皱间的缝隙中流出,下体传来的便意越来越大。
“不行啊,太深了,要尿了啊!”
老婆不断地重复着这几个字,试图向压在自己身体上的那个人求饶,而同时嘴里传出快乐的呻吟声,仿佛又是在激励对方再快一点。久经沙场的M能够轻松的区分出快乐的呻吟和痛苦的呻吟,而此时的老婆显然是属于前者,这是一种极度淫荡女人的特质,而只要这一次把握好机会,让她体验一次绝顶的高潮,这个女人将永远离不开自己的肉棒。他轻声的在老婆耳边低语
“尿出来吧,这样更舒服”
话音刚落,他不理睬老婆的反应,就加足马力,开始了冲刺。在淫穴包裹下的鸡巴也同时传来巨大的快感,又有一些血液从体内流入龟头,使肉棒变得更坚挺。
“这骚娘们的逼太紧了”
他心里暗骂,自己这种打桩机的频率不会坚持太久就会忍不住射精,所以他一定要在缴枪之前将老婆彻底击败,一场竞赛开始了,他每次深入龟头都重重的砸向玮的花心,所以退出的时候都会带出很多淫水,打湿了一片床单。而老婆也感受到了对方的恶意,她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她想放弃对括约肌的控制,全身心的享受淫穴里传来的快感,但真的好丢人啊,被操的尿出来,要让别人知道了还怎么见人。但是这种羞愧感伴随着M的大力抽查已经开始瓦解,他的龟头像攻城锤一样撞击着自己的花心,她觉得城门马上就要被攻破了。反抗的心理越来越无力,她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自己的淫穴上,不是她不想再控制,而是再也顾不上了。
她紧紧地搂住了M的后背,双腿紧紧地勾在他的屁股上
”来吧,谁怕谁“
她坚定了信心,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自己的阴道里,之前憋尿时紧绷的尿道口,阴道和肛门开始逐渐放松,M也收到了信号,进出更加自由,他快要射精了,看到老婆的下体开始高潮的前奏,他知道自己可以进行最后的冲刺了。他开始使出吃奶的力气,再一次增加了抽插的力气和频率,龟头已经开始肿胀变大,精液已经准备好喷射而出。于是在冲刺10几下之后,M开始感受到自己的下腹部传来了一阵热流,虽然并不是喷泉般的潮吹,但是他每一次插入这股热流都会喷薄而出。
老婆发现自己下体的感觉开始倍增,她将控制下体的责任交给了下意识,但是果然并不靠谱,再一次大力插入的同时,她的阴道和尿道同时沦陷了,这个水球终于被捅破了,尿液随着肉棒每一次挤压花心,像挤牛奶一样缓缓流出。
“这就是高潮
分享到:更多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