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色网

虎色网
高清在线视频

与前台小妹的多P

第一次多P,大部份是意外来的,比如一起去玩(尤其是出国旅游)、去唱歌、喝酒,玩得太High,喝得太High,东搂西抱的。或是一起到有KTV的motel玩呀玩的,很容易就搞上了,我还曾经遇过被几个女生扒得一干二净的。
  只有一次例外,我公司小妹因为接电话的关系,知道我很花,常常有不同的女生来电邀约。有一次,小妹跟我聊天,突然跟我说:「我这辈子还没见过人家做爱。」当时我只是笑笑的说:「给你男友机会呀!没机会,就制造机会呀!」她嘟着嘴说:「我没男友。」过几天,我与女友在一起聊起这件事,女友就说,以前她工作的地方,老板与会计搞在一起,有一天会计还问她,要不要一起玩?当时她吓得赶紧离职。我说:「那改天我们找小妹见习一下。」女友笑了笑。
  我想,她可能在笑说:以前那个会计的角色,现在换成她了。只是这次有点不同,这次是小妹主动提起。
  快到周末,我跟小妹说:「我与女友去玩,缺一个摄影师,你要不要去?」她问:「去哪?」我就说:「去竹东北埔狮头山一带,要一整天。」她说:「好呀!」于是约了会面时间、地点。
  那天,我们兴高采烈出发了,一路上大家有说有笑,小妹很尽责,沿途也拍了一些照。我们逛了北浦之后,本来预定路线是要往狮头山、南庄,但我想说,若要去motel,至少也要三个小时,不能太晚去,于是建议到新竹南寮渔港吃海鲜。
  从竹东走快速道路,很快就到了南寮。一楼逛一逛之后,就上二楼吃海鲜。
  很多人从一楼买了鱼到二楼给厨师煮,还要给餐厅工本费,那何不直接到二楼点餐?东西绝对比自己买来得好。因为好料的,餐厅都先挑走了,何况我不内行,从外表根本看不出好坏。
  我点了一堆海鲜,有鱼、有虾、有蟹,大家吃得不亦乐乎。我女友对我很殷勤,总是剥虾子喂我,不然就挖蟹卵给我吃,然后边喂还边抛来暧昧的眼神与微笑,我想,小妹看在眼里,大概也知道我女友的意思了。我不好意思都光是我一人吃,于是也剥虾给女友及小妹吃。
  吃饱喝足了,就出发啰!女友问:「去哪?」我说:「我累了,想睡。」女友就说:「那就找个地方休息吧!听说西滨有一家『X金海岸』还不错,要不要去那?」小妹听了,有点憋扭,女友就说:「没关系啦,你只要负责拍照就好。」我也拍拍小妹肩膀,说:「就见识一下吧!」小妹笑了一下,点点头。
  我们一行人到了「X金海岸」,check-in进了房间,里头设备是不错,空间蛮大的,有KTV、有八爪椅,房间布置,南洋风味。我与女友去过很多次了,所以我进了门倒头就躺在床上,女友陪着小妹,好奇的东瞧瞧、西瞧瞧的,大略介绍一下环境。
  当她们走到床边时,我一把抓住女友往床里拉,女友应声倒在床上,我狂吻着女友,她挣扎着……我一边吻她、一边摸她,一边脱她衣服……两人狂吻中,很快的她已被我扒光,我也很快的脱去衣裤。可能吃过海鲜的关系吧,下体已涨得像木棍、像钢铁般坚硬,想找个出处,逢洞就想钻入。
  我摸了女友私处,已泛滥成灾了,床单早已湿了一大片。我找到洞口,用力挺入,女友唉声尖叫的,一直唉唉叫,一下叫「爽、好爽、好爽」;一下叫「干死我、干死我」;每用力一挺,女友就大叫一声,过程十分激烈。
  运动了一些时候,可能也累了,到了中场休息,我俩终于想到小妹在场。我看她站在床头,两个眼睛睁得大大的,我说:「小妹,来,坐在这。」她坐过来了,我坐过去她身边,一手握着她的手,一手轻抚着她的脸、耳与嘴,她没有逃避。
  这时我知道,她可接受我,于是我轻轻的亲了她,她也回亲了我。边亲我边摸她全身,边脱她的衣服,直到她全身脱光,仰躺在床上。
  我轻轻的吻她全身,她闭着眼睛,身体时而动而动的,我从她动的状态,很快地抓到她的敏感带,我亲着她的下体,舌头很卖力地吸、吃、舔……她动得越来越厉害了,我转身把我的下体放到她嘴巴,她手抓着它,嘴巴微张,我轻轻一挺,进入她的嘴里。
  女人很奇怪,没什么经验,却容易进入状况,除了牙齿的位置不太会处理以外,其它的舔、含,不用教,自然就会。
  我将她下体边吸、边吹(轻轻哈热气进去)、边舔,搞得湿答答一片后,我再转身,将她的腿张开,轻轻插入……这时,我想起女友的存在了,我转头看见女友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边看她,边轻插着小妹,她偶尔转过头看我,看到我在看她,她微微一笑,又转头继续看她的电视了。
  我回过头看着小妹,只见小妹眼睛闭着,两手抱着我的身体,两腿张得开开的,嘴巴湿湿的微微张开,轻轻地吐着气。我拥抱着她,亲吻她的唇,她也回亲我,我舌头搅入她的嘴内,她也把舌头伸了出来,两人的舌头就这样搅来搅去。
  我轻声问她:「好吗?」她点点头,下身却开始动了起来,一直往上挺,往上挺,越动越激烈,好像恨不得将我的全部给吸入。
  我知道,她爽了、享受到了,就要高潮了,我还是坚挺着往里头插,尽量深入,轻轻的动作,怕影响了她的节奏。果然没多久,动作停了,她紧拥着我,我也紧拥着她,然后轻轻亲吻她的脸颊与眼睛。
  她睁开了眼,羞涩的对着我笑了一下,我对她眨一下眼,然后温柔地亲她的鼻子、嘴唇。
  两人亲了一阵子之后,我说:「我们去清洗吧!」她点点头。
  这时,有人起身走动,我看到我女友走到浴室,洗浴缸。这是我与女友的习惯,我们若想到外面的motell,总是会带着一块菜瓜布、一瓶「沙拉脱」与一瓶「沙威隆」。我们去泡澡之前,一定用「沙拉脱」用力洗过一遍,然后用「沙威隆」消毒一下,才使用浴缸泡澡。
  我牵着小妹进了浴室,小妹见到我女友在刷洗,也跳进了浴缸,想要帮忙,女友指着莲澎头说:「给你冲水。」我就在旁边看着两个裸露的女人,一个刷、一个冲洗着浴缸。
  好不容易清洗好了,消毒好了,开始漏水了。两个女人一身是汗,我女友拿条毛巾给小妹,小妹也赶紧拿一条毛巾给女友,发现我没毛巾,又去拿了一条给我,三个人就这样目目相视,擦着身体。
  忽然,两个女人笑了起来,我也跟在旁边傻笑。我想,他们可能在笑说:我又没刷浴缸,又没流汗,还拿着毛巾跟着擦身体。我不管他们怎么笑,反正毛巾给我,我就擦。何况,她们可能忘记了,刚刚在运动的时候,我流了不少汗。
  两个女人就在我面前走来走去,拿东西、小解,刷牙,洗脸……好像无视于我的存在。我已习惯了这种现象,女人,下面喂饱了,光着身体在你面前走来走去,好像刚刚的事没发生过一样,也不会主动来亲一下,或言语慰劳一下、夸奖一下。
  浴缸的水漏得差不多了,三个人也都已冲洗完了,我就说:「走吧,一起泡澡。」我正要说的是,与两个没有敌意与妒意的女人在一起,真的很幸福,两个女人依偎在身边,一个帮你擦肥皂,一个帮你冲水,你亲了一个,另一个也把脸靠过来,要你亲她;你舌吻了一个,把气氛搞热了,另一个就偎在你身后,抚摸着你全身。这就是为什么西方把这种现象叫做「lucky man」。
  我真的很幸运,遇到这么好的两个女人。我也因此收心了许多,专心疼爱这两个女人。以后的发展,有许多欢乐,与最终分手离开时的无奈,只能说,我们很珍惜那一段在一起的时光。
分享到:更多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