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色网

虎色网
高清在线视频

家庭欲火

  在距离我家不到一里远的地方有一条小河,河虽然不大但河水清澈宜人,一到夏天去那里洗澡的人特别多。

  吃了午饭后,已是下午三点过了。我和妹妹关好门朝那条河走去,离河不远便听到叽叽喳喳的喧闹声。走到河边,发现一群小孩正在河中戏水。我和妹妹顺着河边一直朝上游走,那群小孩的喧闹声在我们身后变得越来越小,走着走着便再也听不到了。

  「哥,咱们就在这里洗吧。」走在前面的妹妹停下来,用征求的目光看着我说。我四下看了看,发现这里确实是一个洗澡的好地方,但这里离那群小孩不是太远,难免也有人会到这里来洗澡。

  「再走一走吧,走得越远越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我用灼热的目光看着妹妹说。妹妹羞涩地低下头,转过身去继续朝前走。我激动地跟在妹妹身后,一面走着一面下意识地摸了摸胯下硬梆梆地翘着的阴茎,恨不得一下将妹妹搂进怀里。

  我和妹妹又向上游走了好一阵,终于找到了一个理想的洗澡场所。这里环境清幽、宜人,除了河水的哗哗声外只有远处传来一两声鸟鸣,再也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了。

  妹妹脱下身上的衣裤,从塑料袋里拿出红色游泳衣穿在身上,象一头快活的小鹿似的蹦蹦跳跳地下河去很快游到河心,然后又往回游。游到水浅的地方,站起身来向我不停地招手说:「哥,快下来,好舒服啊!」妹妹站的地方河水刚好淹到她的胸部,她那丰满的胸部在水波中时隐时现,特别诱人。我脱下衬衫、裤衩从塑料袋里拿出三角裤往身上穿,但我的阴茎却硬梆梆地翘着不肯就范,于是干脆脱下三角裤扔在河岸上,赤条条地朝妹妹走去。

  「哥,你怎么连裤子都不穿啊?!」妹妹吃惊地说。我嘿嘿一笑,走到妹妹面前说:「你看!就是它不肯让我穿呢!」我一面说着,一面将妹妹的手拉到我胯下,让她摸我那根硬梆梆的阴茎。妹妹满脸通红,羞涩地说:「哥,去把裤子穿上吧,不然,如果被人看见的话就不好了。」「乖妹子,放心吧,」我打断妹妹的话满不在乎地说:「这里这么远,不会有人来的。」妹妹见我这样说,也就低下头不再说什么了。我乘势将妹妹搂进怀里,激动地说:「乖妹子,来,让哥帮你好好把这个地方洗一洗。」说完,我把手伸到妹妹胯下顺着妹妹娇嫩的大腿往上摸,伸进妹妹的泳装内按住妹妹的阴户不停地搓揉。

  「哥,你好坏啊!」妹妹娇羞地说,慢慢将头靠在我肩膀上不住地喘气。水波轻轻拍打着我和妹妹的身子,仿佛一双无形的手在我们身上轻轻抚摸,为我们增添着无限的乐趣。揉着揉着,我将手指插入妹妹的阴道内轻轻抽动起来。

  顿时,妹妹的身子向触电似的轻轻颤抖起来,喘息声也变得越来越大。「哥,别、别弄了!好,好痒啊。」妹妹用颤抖的声音说。我将手指从妹妹的阴道内抽出来,激动地说:「乖妹子,哥马上就给你止痒!」说完,我便迫不及待地抓住妹妹的游泳衣往下脱。

  「哥,就、就在这里?」妹妹羞涩地问。我嘿嘿一笑说:「乖妹子,在水里说不定还别有一翻滋味哩!」说话间,我将妹妹的游泳衣脱下来递到妹妹手中,然后双手搂住妹妹的腰熟练地将胯下硬梆梆的阴茎猛地一下插入妹妹的阴道内。

  「哦!」妹妹娇哼一声,伸出双臂将我的脖子紧紧搂住。我乘势抱住妹妹的两腿将妹妹抱起,一面抽动着阴茎同妹妹性交,一面抱着妹妹在水里转动。

  「哦,哥,舒服!好舒服啊!」妹妹一面兴奋地叫着,一面不停地耸动着身子同我配合。周围的水波不停地跳动着,发出哗哗的响声,仿佛在为我和妹妹助兴。在浮力的作用下,我感到浑身轻飘飘的,就象置身于云雾之中,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真是美妙极了。

  在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中,我和妹妹的性交渐渐达到了高潮。我的阴茎在妹妹的阴道内剧烈地抖动起来,将一股股热乎乎的精液射入妹妹的阴道内。射精后我将妹妹放下来,又搂着妹妹亲吻一阵,这才携着妹妹的手同妹妹一起朝岸上走去。

  走了几步,妹妹突然叫了起来:「哥,我的游泳衣不见了!」我一听,这才注意到妹妹两手空空,拿在她手中的游泳衣不知什么时候弄丢了。我下意识地朝下游望去,只见河水哗哗流动,根本没有游泳衣的踪影。

  「走,咱们快穿上衣服顺着河边往下找,说不定能找到。」我拉着妹妹的手一面往河岸走一面说。

  我和妹妹穿好衣服,顺着河边一面走一面仔细搜寻,一直走到那群小孩子戏水的那个地方都没有看到游泳衣的影子。妹妹站在河边往下游张望,看样子还想继续寻找。

  那群小孩子中,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子正趴在离我们不远的一块大石头上晒太阳。那男孩子背脊被太阳晒得发黑,头发湿漉漉的,显然刚从水中起来不久。

  我灵机一动,走过去问道:「小弟弟,你们在这里洗澡有没有看见什么东西冲下来啊?」「怎么,你们丢了什么东西吗?」「是啊,」我指着妹妹说:「是那个姐姐的游泳衣掉在水里了,我们一直找到这里都没有找到。」「没有看到过,」小男孩肯定地说:「如果冲到这里,肯定逃不过我们的眼睛!」说完,小男孩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

  我一想,这小男孩说得不错。于是走到妹妹面前低声说:「乖妹子,不要找了,咱们回去另外再买一件就是。」说完,拉着妹妹的手往家里走。

  我和妹妹回到家中,已经是下午六点过了。妹妹因为没有找到游泳衣,一到家中便闷闷不乐地坐在沙发上。我搂着妹妹温存了好一会,才弄得妹妹开心地笑了。

  「哥,那件游泳衣是去年我生日时爸爸特意给我买的,今天把它弄丢了真可惜。」妹妹把头靠在我胸前,有些遗憾地说。

  「乖妹子,别想那么多了,」我一面轻轻抚摸着妹妹的大腿一面柔声说:「咱们要好好把握住时机,开开心心地玩痛个快。不然过几天妈执完班回来,咱们就没有这么方便了。」「哥,我真怕,要是、要是咱们的事被妈知道,那该怎么办啊。」妹妹担心地说,身子有些发抖。

  「放心吧,」我紧紧搂住妹妹低声说:「只要你不说,我也不说,妈又不是神仙,她怎么会知道呢?来,给哥舔一舔。」说完,我放开妹妹脱掉身上的裤子,露出胯下硬梆梆的阴茎。妹妹羞涩地看了我一眼,顺从地跪在我张开的两腿之间,用有些发抖的手握住我胯下那根又粗又长的阴茎,低下头去小心翼翼地舔了起来。

  妹妹不停地舔我的龟头,舔着舔着张口含住我的阴茎不住地吮吸、套动。我一面轻轻抚摸妹妹的秀发,一面闭上眼睛静静地享受妹妹给我带来的快感。没多久,妹妹的口水便顺着我的阴茎不住地往外流,而我也被妹妹弄得浑身血脉奋张、欲火如炽,阴茎也变得异常坚硬。

  「乖妹子,行了。」我轻轻拍了拍妹妹的头说。妹妹站起身来,用羞涩的目光看着我,脸上泛着红晕,丰满的胸脯随着她那变得急促的呼吸而不停地上下起伏。

  「来,坐下来,让哥也给你舔一舔!」我激动地说。说完将妹妹拉过来坐在沙发上,把妹妹的裙子向上翻起,然后把妹妹的裤衩脱下来扔在沙发上。

  「哥,你好凶啊!」妹妹喘着气说。

  「嘿嘿!乖妹子,更‘凶’的还在后面哩。」我激动地说。说完跪在沙发前,把妹妹的双腿向两边掰开,迫不及待地把头伸到妹妹的胯下对着妹妹的阴户一阵猛舔!

  妹妹被我舔得浑身乱抖,阴道内的淫水不停地往外流。我心中暗喜,对着妹妹的阴道口又是一阵猛吸。

  妹妹一面地呻吟着,一面不停地用手抚摸我的头。到后来她再也沉不住气了,用颤抖的声音说:「哥,求你别、别弄了,好、好痒啊!」我站起来擦了擦嘴巴,看着被我弄得欲火高涨的妹妹,感到又得意又兴奋,笑嘻嘻地说:「乖妹子,你哪里痒啊?」「哥,你、你真坏!」妹妹一面不住地喘气,一面娇羞地说。我得意地笑了笑,激动地说:「来吧,乖妹子,咱们到床上去,让哥好好为你止痒!」我一面说着一面将从沙发上妹妹抱起来,大步朝着母亲的卧室走去。

  我抱着妹妹走进母亲的卧室,将妹妹放在宽大的席梦思床上,打开卧室里的电灯,然后象剥水果皮似的很快将妹妹浑身上下脱了个精光。在明亮的灯光下,妹妹胸前高耸的双乳、胯下浓密的阴毛全都毫无遮掩地暴露在我的眼前。我脱下衬衫正要上床,突然看见妹妹身边那个厚厚的枕头,于是灵机一动,将它拿起来塞在妹妹的屁股下面。

  「哥,你这是干什么?」妹妹不解地问。我咽了口唾沫,嘿嘿一笑说:「乖妹子,你马上说知道了!」说完,我上床去将妹妹的双腿向两边掰开。

  妹妹的阴户被屁股下面的枕头顶得高高的向上凸起,两片丰厚的大阴唇被顶得向两边张开,露出了湿乎乎的阴道口。那阴道口也微微张开着,宛如嗷嗷待哺的婴儿的小嘴。

  看着妹妹那被枕头顶得向上凸起的阴户,我情不自禁地为自己的「杰作」感到激动和兴奋,胯下的阴茎也陡然间硬得象木棍似的蠢蠢欲动。

  「哥,你、你快点嘛!」妹妹急不可待地说。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高涨的欲火压抑下来,然后趴在妹妹身上深情地吻了妹妹一下说:「乖妹子,别急嘛,咱们慢慢地来。」说话间,我将手伸到胯下握住我那根又粗又长的阴茎,把硕大的龟头塞进妹妹的阴道口内,然后缓缓地将硬梆梆的阴茎往妹妹的阴道内插。

  「哥,你、你的鸡巴怎么变长了?」妹妹浑身颤抖,节节巴巴地说。我停下来嘿嘿一笑,问道:「乖妹子,感觉怎么样?哥的大鸡巴给你插到底没有?」「哥,插、插到底了!塞得满满的!」妹妹激动地说,情不自禁地伸出双臂将我的脖子紧紧搂住。

  「乖妹子,」我用得意的目光看着妹妹,激动地说:「现在,你明白哥为什么要在你的屁股下面垫一个枕头了吧?嘿嘿……外面还有好长一截哩!」说完我猛地用力一挺,将又粗又长的阴茎齐根儿全部插入妹妹的阴道内!

  「啊!」妹妹尖叫一声便晕了过去。

  我心里一阵激动,一面吻着妹妹一面缓缓抽动着阴茎同妹妹性交。没多久,妹妹便苏醒过来了。

  「哥,快拉出来!好、好胀,好痛啊!」妹妹瘫在床上,一面喘着气一面用颤抖的声音说。

  「乖妹子,别怕。」我一面继续抽动着阴茎同妹妹性交,一面柔声安慰妹妹说:「这是哥的鸡巴插到你的子宫颈里去了,你自然会觉得又胀又痛哩。」「哥,好、好胀啊!求求你把枕头拿开嘛,俺受不了了。」妹妹一面喘着气,一面不停地摇晃着脑袋说。但我一点也不为所动,一面不停地抽送着阴茎同妹妹性交一面激动地说:「乖妹子,你忍着点,咱们慢慢的来。」说话间,我进一步放慢了抽送阴茎的速度。我完全趴在妹妹身上轻轻蠕动腚部,使我那硕大的龟头在妹妹的子宫颈内缓缓地来回滑动,以此减轻妹妹的胀痛感。

  半个多小时后,我感到妹妹的子宫颈变得松驰了,便停下来轻轻擦了擦妹妹额头上的汗珠,轻声问道:「乖妹子,现在觉得怎么样?」「哥,好舒服啊!」妹妹兴奋地说。

  「嘿嘿,乖妹子,那你就好好地享受吧!」我激动地说。说完,我将阴茎从妹妹的阴道内往外抽出一大截,随即猛地一下往里插!

  「哦!」妹妹尖叫一声,张着嘴不住地喘气。

  「乖妹子,舒服吧?嘿嘿,又来了!」我笑着说。说完,我深吸一口气,然后抽动着阴茎一下一下地猛插,次次都直插到妹妹的子宫颈里,插得妹妹不停地叫喊,大量的淫水源源不断地从妹妹的阴道内往外流。

  我一口气抽插了七、八十下后,妹妹在尖叫声中又晕过去了。我心里一阵激动,继续飞快地抽动着阴茎同妹妹性交。我一面不停地抽动着阴茎,一面看着昏睡中的妹妹,不由得又得意、又快活、又激动。因为的知道,妹妹是由于承受不了我这凶猛的动作所产生的强烈快感而晕过去的。

  在我飞快的抽送下,妹妹胸前那对高耸的乳房不停地摇摆着、晃动着,宽大的席梦思床也在不停地摇晃,吱呀吱地向个不停。

  几分钟后,妹妹苏醒过来了。

  「唔,哥,好、好舒服啊,我要死了。」妹妹呻吟着说。

  「乖妹子,再坚持一会儿,快结束了。」我一面飞快地抽动着阴茎,一面喘着气说。

  十多分钟后,我的阴茎在妹妹的阴道内剧烈地抖动起来,一股股乎乎的精液激射而出,直射入妹妹的子宫颈内。

  射精后,我趴在妹妹身上休息了好一阵,才将阴茎从妹妹的阴道内拔出来。

  妹妹瘫在床上不停地喘气,用羞涩而又兴奋的目光看着我。我看了看表,惊奇地发现我和妹妹的这次性交竟然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乖妹子,感觉怎么样?」我得意地问。妹妹羞涩地笑了笑,没有吭声,仿佛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我情不自禁地将目光投向妹妹的下体,发现妹妹的阴部一片狼籍,阴道口张得大大的,还在不停地往外流淫水。

  「哥,把枕头给我取出来吧,这样怪不舒服的!」妹妹瘫在床上用羞涩的目光看着我娇嗔地说。我歉意地笑了笑,将塞在妹妹屁股下面的枕头取出来,发现枕头上粘糊糊的湿了一大团。

  「乖妹子,你看。」我把枕头拿到妹妹眼前,让她看那块被她阴道内流出来的淫水弄湿的地方。

  「哥,要是妈回来发现枕头被弄脏了怎么办?」妹妹紧张地说。我一听,下意识地看了看床单,发现床单上也有好几处斑痕。天啊,要是这些斑痕被母亲看到那还了得?凭母亲的经验,她完全可以从这些斑痕得知这间床上发生过什么事!

  「要是这些斑痕迟几天发现,那真是糟透了!」我心中不由得暗暗庆幸,胸有成竹地对妹妹说:「别担心,乖妹子,咱们把它洗得干干净净的不就行了?说不定,妈还要夸你勤快哩!」妹妹一听,坐起身来急急忙忙地拿起衣服就往身上穿。

  「乖妹子,你干什么?」我不解地问。

  「洗枕头啊。」妹妹一面穿衣服一面说:「不然,被妈看见,我们就完了。」看到妹妹那付惊弓之鸟的样子,我不禁笑着说:「乖妹子,你紧张什么?今天才星期二,妈还要过四、五天才回来哩!」「不行,要是妈突然回来看见了怎么办?」妹妹一面穿衣服,一面紧张地说。

  我一想,觉得妹妹的话有道理——谁敢担保母亲不会突然间回家来看看呢?

  于是,我也拿起自已的衬衫急急忙忙地往身上穿。

  我和妹妹将床单、枕套换下来,拿到外面洗得干干净净,这才如释重负地吁了口气。

  当天晚上,我仍然和妹妹一起去母亲房里睡。只不过从那以后,我每次同妹妹性交,都在妹妹屁股下面垫上一张毛巾或一条裤衩。这样一来,尽管我和妹妹照样在母亲房里寻欢逐乐、夜夜春霄,但床上却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完】
分享到:更多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