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色网

虎色网
高清在线视频

叔嫂深情被翻浪

  虽然被巨大的快感冲击的浑身酥麻、娇软无力,可陈静还是勉力抬起胳膊大腿,把小叔子仍然激烈运动的身体缠进怀里:“宝贝……宝贝……先停停……先停停……啊……让嫂子喘口气……嫂子要被你操死了……”陈静喘息着,用手在小叔子背臀上来回爱抚,缓解他的紧绷情绪,香甜的舌头舔吸着他满脸的汗水。

  “宝贝……先歇会儿……看把你累的……那么狠干嘛?真要把嫂子操死啊?

  真要操死了,看你到哪找这么疼你的嫂子。“在江帆耳边喃喃细语,说着淫话儿,陈静并没让小叔子把阴茎抽出去,有自己暖水壶一般的滑腻阴道包容挤压着他,以求稍微缓解他的欲望。

  “嫂子,谢谢你!”江帆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搞得陈静有点找不着北,昂头在小叔子的嘴唇上亲了一下:“嗯?怎么突然谢谢我?”江帆回吻了一下:“谢谢你这么疼我,爱我,其实我觉得挺对不起糖糖和果果,你把心都放在我心上,对她们还不如对我好……我……”“噗嗤”陈静笑了一声,把小叔子的头紧抱在怀里:“傻瓜,你和糖果能一样吗?糖果是我的宝贝女儿,你可是我的宝贝老公。要说你对不起……嘻嘻……你对不起你大哥还差不多,睡了你大哥的老婆,给他带绿帽子,帆帆你很坏哦!““才没对不起他,是他对不起你,什么事都只考虑他自己,从不为你考虑,他感谢我还差不多,是我替他照顾老婆孩子。”江帆立即反驳。因为年龄上有差距,而且江海常年在外,江帆和大哥的感情并不深。

  陈静心里清楚,江帆对他大哥有抵触,八成还是因为自己,说白了,就是吃醋。所以立马顺着他说道:“是是是,他得感谢你,感谢你帮他照顾老婆孩子,不过照顾到他老婆床上而已……嘻嘻……”

  江帆被说的有点不好意思,又要蠢蠢欲动。陈静这会儿也缓过劲来,准备一鼓作气把他给灭了,更加挑逗起来:“干嘛?又要欺负你大哥老婆了?有你这么照顾人的嘛?……啊……坏蛋……每次都操那么深……”江帆有点委屈:“每次都说我操地深,老婆你看看,还有好多没进去呢!”“都进去?都进去还不被你捅穿肚子……啊……别……”“就要捅穿你肚子……嗯……”

  “捅吧……捅吧……捅死算了……陈静的小逼太……啊……太没用了,连帆帆的鸡巴都……都装不下,还留着干嘛?是不……帆帆?”“……”

  “嘻嘻……怎么不使劲往里捅了?……舍不得了?”陈静有点得意的看着胯间留在体外的那一段儿。

  “我舍不得把大宝贝的小骚逼给捅坏了,我要捅屁眼”“……”

  陈静就算没跪下磕头了,使尽浑身解数,甜言蜜语、淫词浪话,又咬牙奋战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把小叔子的精液骗进了自己的子宫,保住了自己最后一块阵地。开玩笑,上次的肛交自己足足躺了三天,害的婆婆以为自己得了什么大病,好不容易才遮掩过去。这以后没有搞定他的办法之前,坚决不能让他走后门了,那滋味……缓过劲来的陈静拉着小叔子一起去洗了个鸳鸯浴。然后换了个床单,让江帆睡好,她又跑去厨房打了俩荷包蛋,热了杯牛奶,侍候江帆吃了,自己才光溜溜的爬上床把他搂在怀里问打架的事。

  对于嫂子,江帆从来没有隐瞒过什么?把脸贴在嫂子肥软的奶子上,把玩着另外一只,一五一十的说个清楚。

  其实也没什么,也就是仇涛那小子被江帆欺压了一年多,终于熬到毕业了,心想总算脱离了苦海,不敢招惹江帆,刚好在学校碰到江帆的同桌好友艾诺,就想拿她撒撒气。谁知道走了狗屎运,又被江帆逮个正着,挨了一顿胖揍。

  “唉,都怪我,要不是我,你也不会向现在这样动不动就动拳头,我真害怕哪天你会出大事。”想起以前的事,陈静还是有点自责。

  江帆舔了一口嫂子仍然耸立的乳头,又仰起头亲了一口嫂子的红唇:“大宝贝,那怎么能怪你呢,我不是说了吗,这社会你如果太软弱,只会受人欺负,所以,我要狠,让所有人都怕我,这样我才能保护你……嫂子,你会让我保护你……一辈子吗?“陈静眼圈微红,抱住小叔子一阵热吻:“宝贝……嫂子的乖宝贝,嫂子爱死你了……只要你不嫌弃嫂子,嫂子一辈子都跟着你……做牛做马做这么都行……”一番热吻,江帆的阴茎有开始蠢蠢欲动,手也滑到嫂子光滑无毛的私处,中指挤开两片温热娇嫩的阴唇,在肉缝里上下滑动,时不时的挤压凸起的阴蒂,时不时的顶进红肿的阴道。又痛又麻的陈静脑袋清醒过来,暗骂自己又昏头了,下面被操的又红又肿,吃不消了还敢去招惹这小祖宗。

  大眼咕噜噜一转,连忙伸出小手按住在自己私处肆虐的大手:“对了,帆帆,那个仇涛今天没把你那女同学怎么着吧?她吃亏没有?”一听这话,江帆的注意力果然被吸引过来:“嘿嘿,那到不会,我告诉你,嘿嘿……那小子是个同性恋,只对男人感兴趣。”“啊?真的假的?你怎么知道的?”陈静也挺好奇。要说这同性恋在网络上那是经常有报道,不过在现实生活中还真很少见。

  “当然真的,我亲眼看见的,而且……呕……不说了,恶心!”江帆一付恶心欲吐的样子。

  “而且什么?坏蛋快说,把嫂子好奇心勾起来了又不说了,想难受死我啊?”“不说了,想想就恶心,大宝贝,咱们……”

  “不行……别乱摸……快说……

  “……”

  “哎呀……别吸我脖子……你不说是吧?行啊你,下礼拜别想上我的床!”这个要挟对十五岁的江帆来说太残酷了,没尝过女人什么滋味那就算了,这一旦尝过,而且还当是家常便饭的吃着,哪天突然不让你吃了……啧啧……“算你狠,我说还不行吗?”

  这事得从头说。

  本来江帆是个很听话的孩子,也就是时下常说的宅男小学霸。在学校里也从不惹是生非,绝对家长老师眼中那个『你最棒』。仇涛仗着他老子是区长,在学校里横的没边,向江帆这一类型自然是受虐型的。哪知道十年河东十年河西,江帆经过嫂子那件事后,突然来了个咸鱼翻身,以前动口不动手,现在动手不动口,在仇涛又一次拿他当马炮捏的时候他变成了西瓜,砸了仇涛一脸西瓜红。

  悲愤欲狂的仇涛自然不能善罢甘休,仗着他老爸的后台,找了几个社会上的小混混,要给江帆来下狠的。原本牛逼哄哄要强势装逼的仇涛更悲剧了,几个跑到学校耀武扬威的混世的『大哥』,一见到江帆好比老鼠见了猫,帆哥长帆哥短的那叫的一个亲热。强势而来的仇涛傻眼了,不带这么玩人的,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再次被江帆狠揍一顿后,仇涛终于识时务、做俊杰,老老实实的拜江帆做了大哥。虽然心里面不忿,但是表面上仇涛对江帆那是点头哈腰、言听计从,更是经常请江帆下馆子、泡KTV.一次在KTV 玩的时候,江帆无意中撞见让他目瞪口呆的一幕,仇涛竟然跪在一个社会小混混的胯下,津津有味的给一个大男人吮鸡巴,差点没把江帆恶心的吐出来。

  被撞破好事的仇涛差点没给江帆磕头,求他千万别把这丑事说出去,甚至愿意向他以身相许,江帆避如蛇蝎的赶紧跑路。有把柄落在江帆手里的仇涛从那往后对江帆更加恭顺。

  原本好奇的陈静听了,也恶心的不行,她还有点纳闷,平时自己对小叔子的大肉肠总是爱不释手,就算有些异味也能甘之如饴的塞进嘴里又吸又舔,可一想到一个大男人给另一个大男人……呃……全身起鸡皮疙瘩。

  “好了好了别说了,恶心死了,你也真是,这么恶心的事你也往外说。”陈静对江帆表示反感。

  “……”

  江帆差点被她一句话噎死。这骚娘们也太善变了,刚刚非要自己说,现在立马又怪自己说的恶心。

  是可忍,孰不可忍!

  江帆一个鲤鱼翻身爬了起来,上去一步跨骑在陈静的饱满的双乳上,把气的独眼怒睁的大肉肠抵在她红润的小嘴上:“你个骚娘们,还翻了天了你,恶心是不?我就让你恶心,张开嘴,给我吃。”

  对于江帆的恶形恶状,陈静浑不在意,嘻嘻笑着摇着头不让小叔子得逞:

  “不吃不吃,恶心……嘻嘻……”

  江帆抓着自己肉棍,先是用龟头在陈静俏脸上到处磨蹭,见嫂子不肯就范,随即把粗长的大肉肠当成肉鞭使,啪啪地抽打在陈静娇嫩红润的脸蛋上。

  “啊……坏蛋……你敢打我?……我……我咬死你!”陈静恶狠狠的张嘴把小叔子的大肉菇给吞了进去,然后却笑意迷蒙的轻舔慢吸起来。

  先是用舌头把小叔子的整个阴茎清洗一遍,那如饥似渴的样子,一点也看不出来哪里恶心。接着把整个棒身贴在脸上,张开小嘴把下面脆弱的蛋蛋含进嘴里温柔舔吸,小手也滑到他的身后,扒开臀缝,滑嫩的手指在江帆的菊花上轻轻按压。

  “哦……江帆爽地全身打着冷颤,要不是他大小练出的健壮体魄,就这几下就能让他缴枪不杀。

  深吸一口冷气,江帆便要起身上马。陈静哪会这么轻易放过他,现在她的小穴还隐隐作痛,不把他伺候个八九不离十,让他插进去再弄个半天,明天就不用下床了。她抱住小叔子,把他的屁股移到自己的脸上,扒开臀肉,红润的香舌伸出老长,顶在屁眼上快速的舔吸,一只小手也握住肉棒快速的套弄。

  “嘶……啊……”江帆爽的连声吸气,想要起身又舍不得,无奈之下转了个身,一头埋进嫂子的双腿之间,把嫂子白嫩光滑的大腿使劲掰开,大舌头在她肥嫩湿滑的肉缝和娇嫩紧闭的菊眼间来回舔弄。

  叔嫂俩69式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配合默契的享受着对方的口舌服务。不过陈静是想先用嘴巴把宝贝小叔子给伺候的差不多,可不想自己先被舔出高潮。于是没几分钟她就从胯下爬了出来,按住江帆让他撅着屁股跪趴在床上,自己跪在他后面,一双小手在小叔子的屁股上来回爱抚:“宝贝,乖乖的,让嫂子好好伺候你。”

  陈静俯下身,香滑的舌头一遍一遍的舔着小叔子结实的屁股肉,小手掏出他肿胀的鸡巴爱抚套弄。渐渐的湿滑的舌尖滑进屁股沟,轻柔的顶在江帆的菊花上。

  “嘶……”江帆的屁眼猛的夹紧,又迅速松开。趁着这个空,陈静用力将舌尖顶进小叔子的屁眼。

  “嘶……啊……嫂子……”

  “宝贝,舒服吗?”

  “嗯……嗯……舒服死了……”

  “乖乖的……嫂子疼你……”陈静舌尖快速的在江帆的屁眼里进进出出,小手也在下面飞快的套弄着他坚硬如铁的肉棒。双重快感让江帆的情欲飞快的向高峰攀登:“啊……嫂子……好嫂子……嘶……我想射你逼里……”“嗯……啧啧……好,等下嫂子让你射逼里……要射了告诉嫂子……宝贝……“成就感十足的陈静更加卖力的伺候江帆,香舌在屁眼和蛋蛋之间来回吻吸,小手一刻不停的飞快套弄。

  ……

  “嫂子……宝贝老婆……我……我要射了……”持续的快感让江帆也吃不住了,尤其是嫂子滑嫩的舌头简直要他的命了。

  陈静心里暗暗松了口气,总算要射了,舌头都麻了。她拉起江帆躺了下来,白嫩的大腿大大的张开,两手伸到胯间,自觉的扒开红肿滑腻的阴唇,露出不停吐着春水的阴道口:“快来宝贝……操进来……”江帆急不可耐的扶着阴茎,对准嫂子的阴道,急吼吼的插了进去。

  “啊……宝贝……快操……操嫂子的逼……都射进来……射进来……”江帆扶着嫂子的大腿,飞快的做着最后的冲刺:“啊……啊……嫂子……要射了……”

  “嗯嗯……宝贝真棒……嫂子也要到了……都射进来……”“啊……啊……啊……”江帆猛地把肉棒顶到最深处,甚至感觉到龟头挤开了嫂子柔嫩的花心,阴茎激烈的脉动,一股股滚烫的精液突突的射了进去。

  “啊……好烫……射到肚子里了……”


  【完】
分享到:更多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