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色网

虎色网
高清在线视频

白素浪荡史

  场景转回韦斯利家中──张言德一巴掌打向木头,因为他说白素跑掉了。

  张言德愤怒的说:“胡说八道!韦斯利在我手中,那只母狗敢跑到哪里去!不怕我杀了韦斯利!”

  木头摀着发红的脸颊,怯怯的说:“但是我送完请帖之后,一转身白素就不见了!我也不知道她会跑到哪里去!”

  张言德:“她已经有了〝淫药〞的瘾了,不回来的话、她会变成花痴的!”

  此时木头心里一惊,暗自思考着。

  张言德神情紧张,一时之间也没了主意,而三天之后将与各角头黑势力的老大聚会,而白素将是他展现实力的战利品之一,虽然手上有韦斯利这张王牌,但江湖上对白素的评价更高,更有利用价值。

  张言德气的一脚揣向木头,大声吼叫:“滚!三天内没把白素找回来,你就去死吧!”

  “是!我知道了?”:木头跚跚的推门离去。

  张言德气的心情郁闷便走到二楼的卧房,一把将正在照顾穆秀珍及韦斯利的木兰花推倒在床边,粗暴的扯下她的裤子及内裤,并且解下自已的腰带,掏出肉棒便往木兰花的下体开始撞击、抽插,把一切的怒气往木兰花身上发泄木兰花逆来顺受,因为同样的情形,同一个人在几年前也同样的对她如此对待,因为她知道目前只能等待时机。

  因为只要一天有〝淫药〞的瘾,一天就不能摆脱张言德的控制。

  此时所能做的,就是好好服侍张言德,并且好好的顺从他?为了表妹及韦斯利,也为了自已已经淫荡的身体。

  也因此,每次做爱的时候,木兰花都会放开自我,尽情的喊叫“~~嗯啊~~啊啊~~~嗯啊~~啊啊~~~嗯啊~~啊啊~~”!“~~嗯啊~~啊啊~~”

  “~~嗯啊~~啊啊~~~嗯啊~~啊啊~~~嗯啊~~啊啊~~”!“~~嗯啊~~啊啊~~”

  “~~嗯啊~~啊啊~~~嗯啊~~啊啊~~~嗯啊~~啊啊~~”

  另一方面,被张言德赶出门外的木头吐了一口痰在地上,眼神精光奕奕:“好个张言德,我总算认识你了?”

  木头咒骂了几声之后,整理了一下思绪便往白素被禁脔的方向前去。

  日落。香港夜景的人工珍珠又明亮起来,自山区往下俯瞰那繁荣的都市,像是一处洒落满地的夜明珠的梦幻仙境,美极了!

  但美丽的表面之下,人性丑陋的行为到处流窜。

  原始欲望的需求,利益权力的争夺──无论是在多么高级、多么神圣的场所,或是多么污秽、幽暗漆黑的巷道之中──都依附于光鲜亮丽的外表下时时刻刻在上演着。

  而在一处偏僻的暗巷尽头,一栋人迹罕致的空屋之内,正持续着进行一个故事,一个人性丑陋的行为、原始欲望的故事“哈哈哈~来!干杯~”

  “敬老大!”“敬老大!”“敬老大!”

  “哈哈哈~来!来!来!尽量喝,大家尽兴!”?一群嬉闹的声音在空屋里回荡。

  木头捏手捏脚,小心翼翼的靠近门口,躲在暗处观察那一群人的行径。

  只见光头老大及其它三人席地而坐,围着一团烛光,身旁酒瓶、酒杯散布一地,大家已经喝的半醉,行为放荡粗鲁。?那白素呢?

  此时白素神情恍惚,一丝不挂的正躺在他们中间。双手高举的绑在一起,双腿张得开开的,而且屁股底下垫了一块枕头,令白素的阴部抬起,阴唇的部位赤裸裸的曝露着。

  更令人啧啧称奇的是──白素的阴唇洞口里,竟插了一根蜡烛!〈当然底下有着装蜡油的漏斗,使得蜡油滴落的时候,不至于烫伤了那两片粉嫩的嫩肉。〉白素的身体上摆满了各种食物,而光头他们一伙人一边喝酒一边从白素雪白的身体各处挟取下酒菜,好不痛快!

  落脚仔:“老大!日本的人体寿司听的多了,吃也没吃过,今天总算是尝到了!多愧日本那群矮骡子那么会想,果然滋味无穷,哈哈哈!”

  光头老大:“不只如此,你看?”说完便挟起了一块肉,往阴唇的部位塞了几下,拿起来便往嘴里送,吃了起来。

  边吃还边说:“还是低盐的呢!任何酱油的味道都比不上!哈哈哈!”

  肥猪和小弟也没闲着,用筷子挑逗着白素的乳头,将两粒乳头挟起放开,挟起又放开,嬉嬉哈哈的玩弄。

  白素由早上到现在,几乎被〝干〞了一整天,身体及心里都已经相当疲累,连呻吟的声音都断断续续的有气无力的叫着。

  光头老大说:“我看她也饿了,小弟!你今天〝泄〞的最少,你来喂她喝一些东西吧!”

  小弟应了一声,脱下裤子,跨卧在白素的脸上。一握肉棒就往白素的樱桃小嘴塞入,开始抽插。

  一有肉棒塞入嘴中,白素下意识的吸吮起来,吸的小弟高潮难耐,数十下之后便射出浓浓的精液,连〝马眼〞的部位也被白素灵活的舌头舔的一乾二净,迅速的吞下。

  小弟气喘嘘嘘:“好厉害!吸的好厉害!”

  光头老大:“早泄的家伙,肥猪换你!”

  肥猪嘻嘻哈哈的推开小弟,捧起白素的脸开始重复同样的动作,但没两三下同样的喷洒在白素的口中。

  喝下两人的精液之后,白素似乎恢复了一些体力,睁开迷蒙的双眼。

  “醒啦!醒了最好,可以办正事了!”光头老大说:“落脚仔!把药拿过来!”

  光头老大站起身来,哼哼的冷笑着脱光衣服,盯着底下光溜溜的白素。

  伸手接过落脚仔的毒品,倒了一些粉末在自已的肉棒上套弄均匀,拔起蜡烛将龟头对准白素的阴唇,准备进入。

  白素知道那白色粉末是毒品,拼命摇头哀求着:“不要!不要!不要这样!快停下来!求求你,快停下来!不要放进去!”

  白素泪眼汪汪,极力反抗,但无奈全身无力,双手又被绑住,双腿及身体分别又被其它三人压住,动弹不得。

  面对白素苦苦哀求、楚楚可怜的表情,反而引起光头老大的兽性。

  他调整好身体的角度之后,下腰急速向前用力一挺,两个肉体结合之处发出─〝噗吱〞一声,白素〝啊~〞的一声惨叫,痛的闭上眼睛,眼流了下来,而底下的嫩穴在被大肉棒强行进入之下,流下殷红的血丝?。

  落脚仔惊叫着说:“干!流血了!她流血了耶!”兴奋的叫着。

  之前光头老大在〝干〞白素的时候还算温柔,自已也知道自已的肉棒异于常人像根黑铁棒一样,既大又粗,一般的女人都难以承受。

  所以在进入白素身体之前都会将龟头充分的润滑一下,再慢慢的塞入挺进,开始抽插以免搞坏她的嫩穴。

  但此时光头老大面对清醒的白素,望着她声色俱佳的表情声音及反抗的动作,征服的欲望燃起,也顾不得怜香惜玉、只要自已〝爽〞就好的奋力狂抽猛送!

  一次又一次的蹂躏白素的身体。

  另一方面相较于光头老大魁武的体魄,白素的体型娇小许多,光头老大认为自已现在〝干〞的是一位清纯的女学生,稚嫩的少女一样,而白素目前为止和男人发生的性行为并不多〈她被人强肏是这一两天的事〉,所以阴唇的嫩穴还很〝紧〞,加上又有血丝流落,所以光头老大现在与〝处女〞做爱没什么两样!

  光头老大仰头一喊:“干!这才叫〝强肏〞嘛!我要操死你!我操!我操!我操!我操!哈哈哈!”下体不停的猛然抽动。

  小弟说:“你们看!她的奶子〝晃〞的好厉害!果然是〝干〞大奶的好,饱水又多汁!”小弟双掌挤压住两粒豪乳,但没几下就蹦跳了出来,抓都抓不住。

  白素在震荡之下轻咬下唇,眉头紧皱的闭着双眼流下眼泪,不敢相信自己竟被街头的小混混〝轮肏〞,糟糕的是自己被掺有毒品的肉棒抽插,意识越来越模糊,高潮的感觉一波波的侵蚀着意志,最后终于忍不住的大声叫了出来!

  “~~来~~来吧~啊啊~〝干~〞~嗯啊~~〝干〞死我吧啊啊~~~嗯啊~~啊~~”

  “好棒!好棒!用力,用力!就是那里!嗯~~啊!啊啊嗯”

  光头老大见白素已经〝发情〞,便解开绳子将白素抬起抱在自已身上,而白素也主动的的将双手勾搭在他的脖子上,双腿夹住他的腰部,屁股向下一压,好让光头老大能〝插〞的深一点。

  光头老大又含了一些毒品之后吻向白素的樱桃小嘴,而白素居然也伸出舌头回应并深入光头老大的口中挑弄舔吸,纠缠着。

  一阵激烈的抽插并且变换了几个姿势之后,光头老大最后命令白素双手撑在窗沿上,屁股抬起背向他。

  光头老大双手按在雪白〝翘〞丽的臀部上,向前一顶,像骑马一样向前冲刺!

  〈因为面对街边的窗户上,刚好有几位路人经过,听见一阵奇怪的〝叫声〞便寻声抬头望向空屋,居然看见废弃多年的屋子内竟然有一位赤裸裸的美艳女子仰头淫叫,声音凄厉哀怨。

  配合上背后的烛光闪烁、身影诡魅,街上冷风阵阵,吓的路人拔腿奔跑。而空屋闹鬼的事更是传的沸沸腾腾的。这是此故事的一小段插曲,接下来回到空屋之内?〉几经抽插之后,终于暗喝一声,喷洒浓浓的精液进入白素的体内?光头老大退下阵来,落脚仔早已脱光衣服在一旁等待,也不管已经累摊了的白素,一把抬起她还汗水的淋漓、精液流落的屁股,就一场猛〝干〞。

  肥猪和小弟虽然之前已经喂了白素一顿,但毕竟美色当前,尤其是像白素这种绝艳品种,真是引人犯罪,底下两根肉棒又兴致〝勃勃〞的〝起立〞!

  等到落脚仔终于也狂泄之后,又轮到肥猪和小弟的抽插时间了,不过他们是两人一起上的,一各在前、一各在后,几十下之后两人互换位置,采取自以最满意的姿势,前前后后的摆动,像是把白素的身体当作跷跷板一样,上上下下的撞击、推动。

  也许酒足饭饱,也许毒品的效力作祟,他们四人竟然前前后后〝轮肏〞了白素达五次之久!算一算白素可以说是被二十人强肏一样!

  光头老大及其它三人已经累的躺地呼呼大睡,但白素因为受到毒品及〝淫药剂〞的影响,体内的淫欲已经被激发出来了,所以还很有精神的四处寻找肉棒来舔吸,但是无论如何,现场的四根肉棒真的已经站不起来了。

  此时木头悄悄的自黑暗中走出,走到白素面前拉下裤子上的拉炼,一根肉棒蹦跳而出,青茎满布上下跳动着。

  白素看到那么有〝精神〞的肉棒,高兴的轻呼一声,马上爬到木头底下拿起肉棒就往嘴里送,像是小孩见到糖果一样紧抓着不放。

  木头冷冷看着跪在自已面前拼命舔吸套弄肉棒的白素,心中五味杂陈,因为自已曾经在假扮老蔡的期间和白素相处过几天,那时候的白素是高贵而圣洁的,是一位完美无暇的女英雄女诸葛。

  虽然自已是为了任务而卧底,但短短几天的相处之下自已竟然对白素也产生了爱慕之意。独自一人的时候,木头会拿出白素的内衣内裤吸闻舔嗅着,幻想自已正和白素缠绵做爱,任意抽插。

  虽然昨天已经达到目的,〝狠狠〞的品尝过白素娇嫩柔软、凹凸有致的身体,但却也更加深了对白素占有的欲望。

  为了达到自已的计划,见到自已心目中的〝女神〞白素被光头老大他们四人调戏凌辱,极尽狂暴变态的〝轮肏〞也忍下而不出面阻止,任由他们强肏白素。

  但白素的变化令木头料想不到,远远超出他的估计。此时底下眼前的白素已经和几天前那位高雅美艳、聪慧无比的白素完全不一样,现在的白素像是个淫娃荡妇一般,完全没有道德意识、世俗观念,行为放荡淫乱无比。

  讲实际一点,就像一只饥渴的母狗一样跪趴在地上,任何人都可以〝干〞!木头暗自佩服张言德的〝淫药〞的可怕,若不能掌握住淫药的配方,那白素真有可能从此以后都会淫荡无比,便成〝花痴〞。

  木头不舍的按住白素的头:“你不能怪我,怪也只能怪你长得太漂亮、太美丽了!怪只怪你和韦斯利搞在一起,名气太大了。现在我所能做的是让你尽情发泄欲望,来吧!”

  木头拔出肉棒,将几尽痴癫的白素拖往旁边的房间走去。将全身粘稠、布满精液的白素梳洗干净之后,木头便开始对着白素〝办起事〞来了!

  木头的技巧极高,运用身上所有可以使用的器官包括舌头、手指、等等所有技巧,搞的白素欲仙欲死,高潮不断,淫水直流。

  讲了一大堆废话,表白了一堆内心的剖白,说到底,木头的目的还不是要〝干〞白素!连续两天观赏那么精采的〝活色生香的鬼打架〞,光头老大他们每一个人都至少在白素的肉体上发泄了八次以上,在白素被轮肏的时候,木头底下的肉棒无时无刻都是硬梆梆的,想一想当初在〝干〞白素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变化那么多的姿势,还有那稚嫩紧密的屁眼竟白白让那些小混混享用夺去了,真可惜!

  一想到这里,木头放弃了阴唇上的嫩穴,将白素反身压在地上,抬起她的翘臀,向狗一样的跪在地上,拿起肉棒就往白素屁眼里插进去,“噗滋”一声!木头的肉棒一紧:“操!果然紧!老子玩处女的时候也没像你这骚货那么紧!爽!”

  原本已经累摊的了白素感到屁眼一痛,啊!的一声仰头惨叫:

  “啊啊~~~嗯啊~~啊~~不要!不要弄那里!啊啊~~~嗯啊~~啊~~”。

  白素像人肉推车一样被木头自背后撞击着。

  她已经无力反抗,身体随着木头的动作前后摇摆,胸前的两粒大奶子垂贴于地板上被挤压的像是两团水袋一样,肿胀的极大,彷佛快被撑破一样。

  而白素的嘴里配合着抽插,反射性的

  “啊嗯!啊嗯!啊嗯!?”的叫着。

  原本沈浸于高潮之中而迷失自我的白素,对于木头的肉棒就屁眼强烈的攻击,渐感吃不消,屁眼阵阵的刺痛,神智因而恢复了不少,叫的声音也变大了。

  木头吃了一惊,原以为白素经过光头老大他们四人长时间的轮肏之后,因该已经呈现半昏迷状态而且完全淫乱的了,想不到白素现在居然还有精神求挠。

  木头吓了一跳,怕惊醒了光头他们四人,

  但一见头光头他们睡的死死的毫无动静,而自己抽插的动作也停不下来,便放心大胆的伸手用力捏住白素晃动的奶子说:“你还会痛?”

  木头说:“刚才那只肥猪不是插的你很爽吗?你的小屁眼穴还把他夹的紧紧的不是吗?你现在叫什么叫!好─你要叫,就让你叫个够!”

  木头先将肉棒拔出,将龟头顶在白素的阴唇口处,深呼吸之后,将自身的血液逼向肉棒,而木头的肉棒居然暴胀了一寸、青筋怒张,而龟头也红炵炵的发亮,像个小球一样,一弹一弹的跳动着。

  接下来木头“啪!”的一巴掌打在白素的屁股上,下腰一挺!硬是将粗大的肉棒一下子就完全塞入白素的屁眼,只听见肉体的拍打声一响!白素痛的眼泪流了下来。

  一夜下来,木头在白素体内狂射了三次,虽然他还有许多的变态姿势想在白素身上尝试,但木头还有许多善后的工作要做,不得已暂且放过白素。

  一早十点多,光头他们自睡梦中悠悠醒来,惊讶的发觉他们四人都已经被人捆绑住、一字排开,而面前的椅子上坐着一位五六十岁的老人,赤裸着下体,而全身脱的精光的白素则像一只狗一样,跪在地上仰头舔吸着那老人的粗大肉棒。

  “你?你是谁?为什么绑住我们?”

  “你们醒了,睡的舒服吗?”

  “快放开我们!死老头!否则老子砍死你!”

  “哈哈哈!我老归老,体力还不会输给你们这些小混混,你们看这只母狗吸的多满足啊!”他顺手摸了摸白素的头,得意的说着。

  “他妈的!你想怎样?”光头眼睛发红的说着

  “别生气,如果我想怎样的话,怎么会将这只美丽的母狗让给你们享受!当然你们也要付诸一些代价?”

  “代价你个头!女人我要,你的命我也要!”

  “哈哈哈!好!我给你机会。”

  木头站起身,走向光头并将他松绑。

  光头有点惊讶,抖了抖身子强打精神。虽然两天以来的疯狂做爱流失了不少体力,但对付眼前的老头子措措有余。

  光头冷笑了一下,〝喝〞的一声!举起拳头狠狠的往木头下巴打去。

  “碰!”的一声,光头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身体软软的倒了下去。

  光头老大的手下个个张目结舌,还来不及帮老大喝采时,搏斗已经结束。

  “哈哈哈!想当年我赤手空拳闯天下,你们这群小伙子还没断奶呢!赶更我斗,找死!”说完一脚踹向光头老大,他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撞到墙角。

  而跪在地上的白素,嘴角上的精液尚未滴落冷不防的被木头抓起秀发,同样一只红炵炵的肉棒又塞入白素嘴中,再一次的发出嗯啊的声音。

  木头安坐在椅子上,气定神闲一幅威严的样子。他自身旁的袋子里拿出两迭钞票及一包高纯量的毒品丢向他们四人眼前。

  落脚仔:“海洛因!高纯量的海洛因!”

  肥猪及小弟惊呼:“美金!是美金!好大一迭!”

  木头闷嗯一声,眼神精光大盛盯着他们四人,以极具威严的口吻说着:“跟着我,听我说话办事以后你们要什们有什么,反抗我,你们就得死!”

  木头说到激动处,双手按住白素的头并且下腰一挺,“噗滋─”的一声,大量的精液如狂潮一般射入白素喉咙深处,浓稠温热的白色液体一股一股的流入白素体内。

  白素闷哼着?眉头紧皱,鼻子及嘴巴都被木头的下体紧紧贴住,一时之间无法呼吸,“嘤哼”一声便昏了过去。

  白素在昏迷的梦境之中,回想起许多以前的人事物,包括他的父亲白老大,哥哥白奇伟,韦斯利及其它在以往的冒险故事出现的人物,情境。

  梦中的白素自已冷静、杰出,无论如何困难惊险、对方如何机智势力如何庞大,白素都能一一化解。

  正当白素意气风发的时候,忽然眼前景物一黑,自己却像跌入幽暗的深谷一般,整个身子飘荡在无静的黑暗空间里、无法接触任何东西、攀住任何事物。

  白素惊慌的想喊叫,但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甚至感觉到黑暗中似乎有东西靠近她的身体,不但压迫着她,甚至强迫到进入她的身体里面、从身体上所又的洞口中一寸寸进入。

  梦境中的白素无法反抗,无法出力、孤独无助。白素从来没有如此的感到害怕、惊慌,她甚至于有一种终于认识自己的感觉,原来自己在内心的真实世界理事如此的无力,白素感到自己也许从来没有真正的当过〝女人〞,没有真正感受到韦斯利把她当作需要呵护,甜言蜜语对待的老婆。

  也许韦斯利认为白素强过他,能够照顾自己。但再强的女人终究还是女人,需要浪漫、温柔,强而有力的肩膀来维护她,虽然自己在他人面前坚强冷静,而实际上白素过的相当孤独寂寞,韦斯利一天到晚到处跑,尤其这两年更是严重,韦斯利躺在床上连话都没得讲,而且这一躺还不知道能不能醒过来还不知道,自己独守空闺没有家人朋友谈心,抒发内心的寂寞无助,白素开始怪自己为什么那么精明能干、搞的自己像无敌女神一样,那么累、那么虚伪。

  一想到此,白素放弃了自己的武装,放弃了抵抗,让自己任环境来侵袭自己。

  渐渐地,原本在黑暗中变得不再那么可怕,而肉体上的痛苦也慢慢的变得有一种解脱后的舒服、快感!

  梦境中时而出现张言德、光头老大等丑陋、狰狞的面孔,数十双手自黑暗中伸来抚摸、搓揉自己的身体每一寸肉体,接着是一根根青茎怒胀、龟头红亮的肉棒蹦跳于眼前围绕着自己、慢慢的向自己逼近,接下来那数十只硕壮的肉棒自不同的部位分别占据白素的阴唇、双乳、嘴巴等处,在她的身体上推挤抽插,而白素像是再暴风雨中行驶的小船一样,上上下下、左右摇摆,任粗暴的风雨支配。

  迷惘之间,白素彷佛看见木头的肉棒正在自己的小嘴中快速的进出,而光头老大则正按住自己的翘臀猛烈的抽插“啪滋─啪滋─”的发出阵阵的声响,而胸前的奶子、修长的大腿及身体的其它各处都手或是肉棒摩激烈的蹭着。

  白素已经分不清楚是梦境还是现实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这样吧,来吧!让我舒服,让我解脱吧!”。渐渐地,白素又沉入意识的黑暗之中。因为有些读者认为老是围着白素打转,情节有些无聊。


  【完】
分享到:更多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