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色网

虎色网
高清在线视频

沦为色老头肉壶的雅婷

  文华大楼是位在市区84户的套房大楼,这天下午保全阿杰和清洁工张老伯空闲时后在一楼柜台闲聊。

  「昨晚去那里又是找小琪了?」阿杰问。

  「对阿,我就是中意他。正妹一个,服务好又不赶时间。只是贵了一点。」「我看他生意好的时候,鸡掰穴都被插烂了吼。」张老伯点点头。「如果一堆人在排的话,我就找别人了。」张老伯是60岁的老头,身体强健。阿杰身材中等,是早班的中年保全,有个像怀孕似的啤酒肚,两人都是单身汉,在聊找妓女打炮的事情,张老伯有找妓女泄慾的习惯,而且很熟悉此道。聊到一半时,一对男女从电梯走出,男子是保险专员曹安,女子是住户陈雅婷,两人走出大楼后,张老伯做了一个猥亵的手式。

  「他们两刚才一定有打炮。」他说。

  阿杰嘿嘿笑。「你又知道了?」

  「有一次在楼上碰巧看见那小子去雅婷家,那妹妹浓妆艳抹,画一双大黑眼圈,穿一件薄纱短裙的情趣睡衣。」他把头凑近阿杰悄声说︰「像妓女一样。」他也悄声说︰「雅婷知道你这么说会发飙的。」陈雅婷是个年轻妹妹,瓜子脸蛋,皮肤白哲,一头染成金色的长头发,身材玲珑有致,一副洋妞的装扮。私下会和保全及张老伯们开黄色玩笑,有时会给张老伯性暗示,但仅止于暧昧,似乎在钓胃口捉弄他,让他心痒难搔,看的见吃不到。

  张老伯口中像妓女一样的雅婷走回大楼后,经过柜台时对他们一笑点头打个招呼,便去等电梯上楼。雅婷一身短裙洋装,金色长发随着动作摇摆,一双修长的美腿踩在高跟凉鞋上喀喀的响着走路,让张老伯看了就觉得口乾舌燥。

  她发觉张老伯在偷瞄,进电梯时对他抛眼摇臀回应。

  小骚货。张老伯在心里念了一下。雅婷上楼后,两人又背后聊起她。

  「听说雅婷是詹先生包养在这里的。」阿杰说。

  「狐狸精一个。你看那妹妹戴的绿眼珠隐形眼镜,装扮的老外洋妞似。」「两人年纪差那么多,那年轻妹妹都可以做他女儿了。」「还不是看上他的钱,不愁吃穿享乐,不然你以为那妹妹是为了什么?」他不自觉隔着裤裆抓一抓半勃起的老阴茎。「你看他平常对我那样,是不有意思?」他笑说︰「你癞蛤蟆妄想吃天鹅肉。他逗你的,你又不是詹先生。」「曹安那小子呢?」「不晓得。或许不是你想的那样。」「放屁。曹安一定上过那妹妹。」

  最近那洋妞似的雅婷,疑似和曹安乱搞的事情,是他们私下会聊的八挂话题。

  一个月后的下午,张老伯正在楼上收回收物,这是他的工作之一,每一层楼都要去收,他拉着小推车在12楼,发现雅婷套房门外的锁孔上插着一把钥匙,且门内隐约传出叽嘎声,除了他楼层安静无人,他靠上门听的很清楚,叽嘎叽嘎小小的声音很规律。

  住户忘记拔出钥匙这种事,他偶尔会去发现到,以往都是把钥匙交给楼下保全去处理,这一次却不同,他动作小心不发出声音转动钥匙,押下把手将门推开一点,此时声音就听的更大声清楚了,那是床舖剧烈震动,还伴随着床角摇晃发出吚哎吚哎的声音。

  他忽然想到什么事情的样子,看了一下楼层四下无人,以他在这工作的经验,除了假日这个时间是没遇过其他人,除了雅婷这户以外,决定冒险一试,脱下鞋子,把门推开一些好侧身进去。他像贼一样静悄悄靠着一旁浴厕墙壁往房间潜近,看见化妆台上的镜子反射出对面床上的景象,吃惊了一下,雅婷和曹安正在床上打炮。由于他们两位置的关系,没有发现张老伯在偷看。

  “ I'm a cock hungry slut. ”

  那妹妹在说什么鬼?张老伯心想。他不听懂外文。

  他看见雅婷背对着自己蹲坐在曹安身上,金色的长发挽在头上,露出全部的白哲背身。

  她蹲坐的很直,两手按在曹安腹部,规律的活塞运动交合。

  雅婷抚摸乳房说︰ “ It's like my cunt was made for your dick. ”

  那声音让张老伯浑身酥麻麻的。

  他从口袋拿出手机来,把镜头对向他们开始录影,途中雅婷给他吹了一会儿喇叭又蹲坐回去。录了几分钟他不敢久待,和先前一样静悄悄的出去把门关上,将钥匙留在原处离开。

  隔天张老伯遇见雅婷,如往常一样互动,熟悉的说笑,偷拍影片的事情好似从没有过。

  一开始打算收藏在手机里供自己观看,直到他改变主意拿去要胁雅婷。

  一星期后晚上,张老伯位在文华大楼后的住处,那是一栋没有电梯的五层楼老旧公寓。

  他平时有去找妓女泄慾的习惯,只是赚的钱不多,没办法常去。想要去老地方找那一些熟识的小姐爽一下,但这几天口袋紧没办法,打算用放在床舖底下的娃娃暂时应付一下。那是一个装在长方型纸箱里的仿真人矽胶娃娃,是供他口袋紧没办法去找妓女,用来泄慾的工具。

  当他抱着娃娃压在床上抽插假阴道,幻想是之前偷拍影片的雅婷,那金发绿眼骚包妆扮,洋妞似的年轻妹妹时,脑海划过一个邪念,让他动作停了下来。他放开娃娃拔出假阴道里的老二,坐在床舖边思索刚才那一个念头,色慾薰心下决定这么做。如果那妹妹肯就范的话,接下来就好办事,如果她不肯就范,大不了撕破脸不相往来。

  次日张老伯在文华大楼一楼后面的信箱墙遇见雅婷,她身穿细肩带小可爱和短裤,刚从外面回来,手上提个几罐饮料的超商小袋子。

  「妹妹来一下,我有一个东西想让你看看。」张老伯招手说。

  「老伯,什么东西?」她刷得漂漂亮亮的睫毛闪了两下。

  张老伯左右看一下没人,拿出手机把萤幕转向她,让她瞪大圆眼抽了一口气,下意识的伸手去抢,却被闪开。

  「你偷拍?!」雅婷变色说。

  「詹先生看到影片后会怎么样?」他嘴角勾起贼贼一笑。「这里不方便说话,到下面的储藏室,那里没别人。」储藏室在地下一层的停车场,放着张老伯清洁工作用的东西和其他杂物。

  「老伯,你不会拿给他看吧,我和你没仇,这样我会遭殃的。」雅婷担忧的说。

  「放心,我不会给他看的。」张老伯心想︰知道的话你会被休掉。

  「那你把影片删除掉。」她两手合十撒娇的说︰「老伯拜托你啦~」「只要你愿意和我做,影片我不会给詹先生知道。」他眼光盯在雅婷那火辣的腰身上,胯下的老阴茎不安份了起来。

  他哈这骚包的妹妹很久了,那一头染成金色的长发,瓜子脸蛋,绿色眼珠的隐形眼镜,一副老外洋妞的装扮。

  「妹妹,你说怎样呢?」张老伯催促,肩带上衣露出的白哲皮肤,让他咽下一口口水。

  「你这是在要胁我!」她生气说。

  「玩玩而已麻,让我爽一爽就没事情,不然我拿给詹先生看。」他嘻皮的说,转身做势要走出去。

  「好啦好啦,」她急的拉住张老伯不甘愿说。「你想怎样啦?」「在你的房间做,现在。」他嘿嘿笑。「我今天没有什么事情,工作也做的差不多了,有些时间。」张老伯有持无恐,毫不避讳的在她面前,摸了一摸隔着裤裆里勃起的阴茎,跃跃欲试的样子。雅婷见他如此大胆,先是又惊又怒,一会肩膀垂下,叹口气屈服。

  她低头轻咬下唇思索什么一下说︰「我先上楼进房去,你再上来。」依她所说,张老伯等了一下后也走出储藏室上楼,进到她的套房里。

  「老伯,你要遵守诺言。」雅婷说。

  「当然。再说拿给他看对我没好处,他也不会感谢我。」雅婷看一下他身上工作后脏兮兮和闻到的汗臭味。「先去冲洗一下,衣服可以挂在墙壁衣架上。」张老伯脱下衣裤,阴茎已翘的硬邦邦和铁棍一样。雅婷也一件件脱下,穿的是丁字内裤,最后光溜溜一丝不挂,张老伯发现她的阴毛和头发一样也染成金色。她挽起金色长发绑在头上进浴室,他也跟在屁股后。一进去忍不住的想先过瘾一下,从她后面一把抱住上下其手,抓着奶子揉搓,又去挖弄鸡掰穴,直到她扭动身体挣开。

  两人冲洗擦乾后回到房间,雅婷从化妆台的抽屉拿出一个保险套要他戴上,再从床头柜上拿过一瓶水性润滑剂。张老伯拆开铝箔包边线取出保险套,雅婷坐在床舖边按出润滑液在手指上,沿着阴唇开始涂抹进阴道里面。

  张老伯捏着保险套的储精囊,从龟头开始把整根阴茎套上戴好后,饿狼扑羊似的把雅婷推倒在床上撑开双腿压在奶子上,由于是受胁迫的,她别过脸面无表情。

  这小骚货和死鱼一样。张老伯心想。

  他抓着奶子,扶住阴茎将龟靠上阴唇摩擦,屁股往前一挺,整根老二插了进去。

  他现在正操着雅婷的鸡掰穴。

  「妹妹,你也配合一下好麻。」张老伯有些不悦的说。

  雅婷翻一下白眼,只想这老头赶快射精完事滚蛋,假装自愿配合做爱,双手环在他颈上,两腿交叉勾在腰上,嘴里吐出销魂的外文叫春声。

  “ That's exactly how I like it. Ohhh yeahhhh… ”

  张老伯也知道她是被迫配合不是真心的,但在雅婷的金发绿眼和叫春声中,视觉和声音的刺激下,让他幻想是和洋妞打炮,更加坑奋了起来。

  雅婷勾着他颈子说︰ “ You're so fucking good in bed. ”

  他起身把雅婷拉起来,要她转身四肢着床趴好,然后把滑溜溜的保险套尾端拉一拉戴好,扶着阴茎凑在她屁股下。他腰杆用力一挺,肚子往前啪的一声响撞上雅婷的屁股,龟头也直捣黄龙般撞到子宫颈去。

  “ Ohhh! ” 雅婷娇呼一下说︰ “ I love it when you grab my ass. ”

  张老伯一边操她的鸡掰穴,用力的拍打一下她的屁股。「再叫阿!继续!」“ Yesssss! Fuck me, baby!!! Fuck me!! ”

  张老伯虽然听不懂外文,不知道她在喊什么,但是却听的很爽,以为和洋妞打炮一样。

  她酥麻的说︰ “You fuck like a champion.”

  张老伯像喀了药似的非常亢奋,一手扶在雅婷的腰间,把她的金色长发束起握在手抓紧,使劲的去撞屁股操鸡掰穴。

  “ I'm about to burst, you feels so fucking good! ”

  张老伯冲刺一会,睾丸袋倏的收缩,身体抖一下,把精液射了出去。

  「老伯,别忘了你答应过的事。」雅婷光溜溜的坐在床边,两手抓着保险套尾端打结,储精囊装了一袋乳白色精液,准备要用纸巾包起来丢垃圾桶。

  「妹妹你放心啦。」张老伯站在床边用卫生纸擦拭龟头上残留的精液。

  「那就好。你赶快出去啦。」她要这老头滚蛋。

  张老伯拉一拉裤子,看了洋妞似的雅婷一眼,意犹未尽的离开。

  往后的一个月里,张老伯找机会相继的要胁,打了那骚包的妹妹好几次炮。偷拍影片的关系,雅婷没再让曹安那小子找她鬼混了,似乎在忌惮什么。张老伯避开詹先生每个星期六、日会来过夜的两天,找机会约她时间地方打炮过瘾。除非她要和詹先生翻脸或已不相往来,否则影片可以继续要胁下去。

  某日晚上文华大楼后面,张老伯的老旧公寓住处张老伯裸身站在单人床舖边,胯下金发绿眼的雅婷蹲着正给他吹喇叭。

  雅婷光溜溜只穿一件细肩带薄纱情趣衣,双腿黑丝袜。这是应张老伯要求穿上,从套房住所带出来的。

  受不了,这妹妹真会吹。张老伯心想。他的屁股缩一下,有点招架不住样子。雅婷握住阴茎,嘴巴含紧龟头,推转着手去吹喇叭,还会去舔弄睾丸袋。张老伯把阴茎从她嘴巴里面抽出,躺在单人床铺上,要她在上方屁股朝他的脸趴好,继续吹喇叭。

  “ Nothing tastes better than your cum. ” 她拨一下金色长发,低下头把龟头含进嘴。

  「喔!~我操!」张老伯头皮发麻,紧缩屁股,颤抖的舒爽叫出。

  “ You make me want to be so naughty. ” 她调皮的说,用舌尖来回的舔弄龟头马眼。

  张老伯躺在床上真享受,给她又吹又舔的一段时间后,拍了一下她的屁股说︰「好了,妹妹。可以坐上来了。」她松口说︰ “ Ok. ”

  套子戴好,那洋妞似的雅婷,两手把金色长发拨到肩后,蹲下扶住阴茎,将龟头靠上去阴唇间摩擦对准,屁股一坐下,整根老二也进了去,只剩睾丸袋压在下面。

  她扭一扭屁股摩擦阴道的龟头说︰“ Feel so good. ”

  她手放膝盖,挺直腰背蹲坐,规率的活塞运动交合,套弄屁股下的阴茎。

  “ That's exactly how I like it. Ohhh! yeahhhh… ” 她狂野的喊。

  她越叫大声,动作也急遽起来,金色长发跳动,屁股不断的去撞击张老伯的大腿套弄老二,床舖嘎吱嘎吱的震动。

  操!这骚货真是受不了。张老伯心想。

  雅婷身上性感情趣衣,双腿黑丝袜,正面坐在他身上一览无遗的刺激,加上放荡表情和销魂叫春,让他呼吸急促起来,大感吃不消。

  「妹妹我们换个位置好了。」张老伯坐起上半身,抱着身上的雅婷翻转让她在床上躺好,接着手背擦一下额头的汗水,挺直腰背,两手扶在她腰间慢慢的一下又一下的抽插阴道,想缓和一下刚才激烈动作。

  她淫荡的说︰ “ Tell me I'm your favorite dirty girl. ” 抬起双腿用脚趾挑逗他的身体。

  她不想拖太久时间,只想这老头赶快射精完事,所以一直刺激他。

  张老伯忍不住的抽插动作越来越快,抓着她双手睕交叉拉直在腹部。

  “ Ohhh! yes fucking good! ”

  他非常亢奋,盯着金发绿眼的雅婷看,紧抓着她的手晼,腰臀使劲用力的去抽插阴道。

  过没多久,睾丸袋收缩,干了一声,身体抖了一抖,射了精液出去。

  隔天晚上张老伯的老旧公寓住处

  那洋妞似的雅婷以狗爬的姿势横在床上,和昨晚相同装扮,情趣衣和黑丝袜。张老伯站在她屁股后也就是床下,双手扶在她腰间正在操鸡掰穴,一旁垃圾桶里有一个昨晚用过打结丢弃的保险套。

  早在将近一小时前雅婷就已依约来了,两人现正打炮中。

  “ Oh! ye Oh! ye ” 她酥酥麻麻的喊叫。 “ Spank my ass. Harder! ”

  「你这小骚货!」他操鸡掰穴的同时,三五不时的去打一下雅婷的屁股。

  次日晚上张老伯的老旧公寓住处

  张老伯压着那洋妞似的雅婷在床上操鸡掰穴,他呼吸粗重,一下接一下使劲腰臀力量。

  次日下午文华套房大楼

  张老伯坐在顶楼阶梯上抽烟休息,他刚擦拭完大楼内一侧全部的玻璃窗,现在很劳累的样子。他本身体强健,这份工作游刃有余,但是连续三天耗上精力,打了那骚包的年轻妹妹三次炮后,身体明显的疲惫,工作起来也没有那么轻松。他站起身挺直腰杆,原地活动四肢舒展筋骨,脑海浮现出昨晚打炮的记忆,压在那妹妹果冻般软软的奶子在床上,操着她紧紧的鸡掰穴,不自觉摸了一摸隔着裤裆里的老阴茎,低声念了一下小骚货。

  「然后他马上抓过纸巾去黛玲的胸部上擦来擦去,」雅婷掩嘴哈哈笑。「黛玲整个人愣傻住,安妮也一样!」她在一楼柜台前和保全阿杰闲聊。

  「他是藉机吃豆腐吧。」

  「他马子在旁边,不敢。」雅婷摇头说。

  「这样?」他张开手掌五指微弯,在自己胸前画圆圈。雅婷看了又哈哈笑起来。

  「什么事那么好笑?」张老伯忽然出现,从一旁来到他们身边。

  雅婷不经意的和张老伯四眼对望到,脸颊热了一下,下意识的低头撇开脸。张老伯正眼看她没回避,一副两人之间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的样子,和往常一样笑呵呵的面对。

  雅婷看向阿杰说︰「大叔,下次聊,我先走了掰。」随即将脸向外一转,勾着小包包,踩着高跟鞋喀喀响的往大楼外走出,似乎要回避张老伯。

  「那妹妹在说他朋友搞笑的事情。」阿杰说。

  张老伯走到柜台后拉出椅子坐下,阿杰也坐下来,看了一下他问︰「今天事情很多?」「没有。」「看你很累的样子,我以为事情很多。」「这几天没睡好,精神不济。」他撒谎,他不会说要胁雅婷的事情。他已不是年轻人,连续打了雅婷那妹妹三天炮,消耗很多精力。前几天是过度了,他自知之明身体状况,打算忍一忍休息一段时间。

  张老伯知道要胁雅婷的影片,随时都可能无法给他利用,可能现在或明天,可能一星期或一个月,也许几个月都有可能不一定,端视雅婷的决定及和詹先生的关系如何。

  张老伯往后的日子省下钱去找妓女,因为那洋妞似的雅婷,沦为供他泄慾用的肉壶。


  【完】
分享到:更多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