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色网

虎色网
高清在线视频

老师终发骚



“这两个大白馒头的手感真是好,不知道味道怎么样。”小雄张开血盆大口,开始在女人的美臀上又啃又咬,直到自己的口水涂满了她的屁股蛋儿,虽然并没有真的用力,但她的皮肉实在是太娇嫩了,还是留下了排排的齿痕,“真他妈香,还有点儿甜,热乎乎的,是不是刚出锅啊?”

“闭嘴,闭嘴,你这个流氓……恶棍……我可是人民教师啊!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你敢我,我会告你,让你坐牢……”都影双手按在窗户上,头向后仰着,她从来没有停止过用自己的**磨蹭光滑的玻璃。

“**,我叫你嚣张,看我不**死你!”小雄站了起来,“呲啦”一声,将女人的小内裤撕成了两片,扔到了空中。

至此,一套一千多块的职业套装、一套二百多块的高级内衣,算是全让小雄毁了,但都影一点儿也不心疼,高质量的性生活是钱买不来的,再说了这一切都是小雄给买的,撕坏了他还会给买更好的。

小雄捋了捋自己的**,双腿微屈,向着斜上方,将**狠狠的捅进了美女老师**间的小**里,“呵呵呵呵,好紧,好湿,好热。”

一进入,他就开始“噗哧、噗哧”的凶猛**,丝毫不讲技巧,这样才像嘛。

都影的反应和预料的完全相反,她并没有积极的回应男人的**干,就连原先在屁股被舔咬时轻微颤抖的身体,现在都变成了绷紧不动,除了从鼻子中发出的“嗯……嗯……嗯……”哼声,她是一言不发,从窗户上映出的是一张痛苦中带着无助的美艳脸庞。

“真是个天生尤物!”小雄心中赞美,嘴上却是大骂,“你个骚,给我叫,你不出声儿,老子就不爽!”他双手死死掐住女人的细腰,把抽送的速度和力量再次加强,撞得美人雪白的大屁股“啪啪”做响,“你他妈叫不叫!?”虽然他的喊声很大,但还是不足以盖住从两人性器结合处发出的“噗哧”、“咕叽”声。

都影死撑了一会儿,也“矜持”够了,“饶了……啊……饶了我吧……求求你……啊……放……放过我……”

“现在求饶不觉得太晚了吗?平时在学校就老刁难我,今天****烂你这骚!”小雄腾出一只手,将美女老师的翠玉发簪拽了出来,一把揪住她散开的青丝。

“啊!”都影的螓首向后仰到了极限,头、背、臀间形成了凹陷的弧形,全身只有那对儿大**仍旧顶在窗户上。

“臭婊子,你倒是叫啊!”

“我……啊……不会……不会叫……”

“骚,别装傻!”小雄在美女的翘臀上扇了一巴掌。

虽然学校根本没用力,都影却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叫喊,“疼……别打……求求你……我再也不刁难你了……啊……不要打我……我什么……什么都听你的……啊……要被你的……你的大****死了……**死我了……啊……要被插穿了……啊……啊……啊……”

“还说不会叫,**,爽不爽?老子玩儿得你爽不爽?”

“啊……啊……爽……爽死了……”都影带着哭腔儿**着,开始扭动自己的腰肢,肥嫩的屁股向后拱着,她的子宫都被撞得麻痹了。

男人越干越起劲,女人也越来越配合,大量的**被**砸得从小中溅出,喷洒在窗户上,星星点点的。

“嘿嘿嘿!”小雄笑了几声,突然把**从**中拔了出来,两手用力将女人的双臀拉开,“让我来开开你的屁眼!”

“不要……不要……那里不可以……啊……不可以……”都影感到了学生的**顶住了自己一张一合的肛门,惊恐的大叫起来,但身体却没有试图逃走。

“少废话,老子就喜欢**女人的屁眼儿。”小雄说着,**已经撑开了美人的后庭,巨大的**缓缓的杵进了直肠中,肛门四周的皱褶慢慢的消失了。

“啊!啊!啊!来……来了……来了……”都影叫的非常凄惨,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她的子宫颈口张开了,火烫的阴精放射了出来。

“**!你的屁眼儿真是太紧了,夹得老子好疼!”小雄并没有因此而放慢**的速度,甚至比**的时候更用力,“痛快,真他妈痛快!还有什么比自己的老师痛快啊!”

“疼……疼死了……你的太……太大了……要裂开了……你要把……啊……把我撕裂了……啊……啊……”都影雪白柔软的臀肉在微微痉挛,上面沁了一层细微的汗珠儿。

小雄突然觉得老师可能不是装出来的,自己只是借着**,并没有使用润滑液,也许自己是真的弄疼影姐了,心念至此,他已经停下了**干的动作,“宝贝儿,是真的难受吗?”

都影没有回答,只是扭头抛给爱人一个媚眼儿。小雄一笑,粗长的**又开始在她紧窄的肠道中进出……

终于再影姐的屁眼里射出了子弹。

“怎么样,好玩吗?”被窝儿里,都影偎在小雄的身边,轻轻的舔着他的肩头。

“切!今天咋的了?”小雄搂紧了都影。

“今天在家看了个影碟,是香港的拍的,叫制服诱惑,就是讲的!勾起了我的一段回忆!”

“什么?你被过?”

“如果我被过,你还要我吗?”

“要!咋不要?那又不是你的错!”

都影用舌头在小雄耳垂上舔了一下说:“跟你开玩笑的!我上高三的时候有个同班同学,非常的漂亮。正临近高考的时候,我们天天都要上晚自习。我记得清清楚楚的,那时五月十七号,天下着毛毛雨,路上基本就没有行人,我的同学在回家的路上被一个流氓给了!”

“我**!真可怜!”

“直到有上下夜班的人路过才发现,她被送回家后大病一场,我去看过她,她对谁也不说话,等病好了之后她就失踪了!前年我春节我回家,在北京换车的时候遇到了她,虽然这么多年了,但是她除了个子长高了,丰满了,模样没有变。这我才知道事情的真相!”

“什么真相?”

“原来她的继父对她性骚扰,对她扣扣摸摸的,她告诉了母亲,母亲不敢维护她,她继父是当地的一个地痞流氓,打老婆是家常便饭,当初就是垂涎她母亲的美貌,先了守寡四年多的母亲,逼着嫁给了他。她认识一个学校门口书店里的小伙子,俩人感情非常的好,她就和恋人合伙演了这出的戏!然后和恋人私奔了到了河北,恋人在一个歌厅看场子,她作小姐。后来手里有了点积蓄就开了个书店。我看到她的时候他俩已经成为当地最大的书籍批发商!这么多年从没有回过家。她问我她母亲的情况,我告诉她,她继父因为打架被人砍死了,就剩她母亲领着她的同母异父的妹妹生活,非常艰苦。她但是哭着就把票退了,买了高价票和我一起回老家接母亲和妹妹。”

“好感人啊!你说得**掉眼泪了!”

“是啊!不管怎么说结果是好的!”都影搂住小雄,“今天看了那个影碟我就想试试被是什么滋味!”

“什么滋味?”

“如果不是心里对你有爱,真的很痛苦啊!”

“你今天是第一次叫我老公,我好喜欢!”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资格叫你老公!”

“你没有谁有?以后就叫我老公,不许在改了!”

“是,老公!”

“在叫几声,老婆!”

“老公,老公,老公,色狼老公……哎唷……”原来小雄的手又伸到了都影的缝上揉了起来。

都影喉中发出“嗯嗯”的急促声,胸口起伏和呼吸的速度都加快了很多,明显是小雄的挑逗起了作用。

小雄把右臂插到美女的腰下,向上一抬,自己坐直了,将她的身子紧箍在自己身前,从床上下来向卫生间走去,左手的手指仍旧在她的**中抠挖。

都影用双腿夹住了小雄腰,抱着他的脖子,在他的耳朵上亲来吻去,“老公……老公……啊……”

小雄抱着美女老师进入了浴缸中,拔出了女体内的手指,把淋浴打开了。自己跪在她身前,把她的双腿劈开,架在自己的大腿上,**压入了她的缝儿里,屁股用力向前一顶,整根巨大的**强迫性的塞入了她的体内。

都影在从天而降的水中睁大了眼睛,嘴巴也张得大大的,但却没有发出声音,好像被堵住的不是她的小,而是她的喉咙一样。

“感觉如何?”小雄抓住了影姐的双腕,把它们按在墙上。

“你真会干!老公!”

小雄将基本抽出时的动作很缓慢,一直把半个大**儿都拉到夹紧的嫩肉外,然后再以很快的速度、很大的力量一插到底,每次都把女人的身子撞得向上一挺。三十几下之后,都影稍稍适应了一些,脑神经开始接受从**壁、子宫所传输来的快感信号儿。

“舒服了就叫出来。”小雄一下儿一下儿的挺着屁股。

“啊……老公……啊……啊……你的**好大……啊……像木棍……啊……一样硬……啊……啊……啊……老公……老公……好大的力……力量……啊啊啊……啊……舒服了……爽死了……啊啊……啊……好热的大……大**……天啊……妈呀……啊……受不了了……哥哥……老公……让……让我死吧……啊……啊……”都影不叫是不叫,一叫起来就没完了,声嘶力竭的,嗓子都喊哑了。

老师的这种极度热情稍稍勾起了小雄的亢奋,他也开始用一些不堪入耳的词进行回应,“小**还真他妈给劲啊,是老子的**太大,还是你的**太嫩啊?”

“太……太大了……啊啊……老公的**太……太……太强了……太棒了……嗯啊……小影的要被……被弄爆了……嗯嗯嗯……要丢了……要丢了……老公……**死我啦……”

听到美人的**即将来临,小雄却突然停住了**,只将**儿留在她的体内,“爽吗?”

“你干什么呀!?快**我啊!”已经离“天堂”不远了的都影一下儿就急了,拼命的想自己对**进行套动,只可惜她的腰腹力量本来就不足,现在更是酸软难当,再加上姿势所限,根本就挺不起来,“不要折磨人家了,老公,呼呼……求求你,求求你,继续狠狠的**我吧!”

“哼哼哼,那我就让你的小骚爽个够!”小雄狞笑着把大**再次杵进了女人的体腔内,她**里的嫩肉马上钳住了入侵的**,一个劲儿的箍着**磨擦、蠕动。

“老公……啊……啊啊啊……太子哥……让我抱你吧……让我抱你……死啦……死啦……啊啊……”都影快要疯掉了,猛甩着头,早就湿透了的长发贴到了脸上,样子也像疯了一样。

“那就来吧!”小雄拉着女人的双腕,将她的胳膊环到自己的脖子后面。

都影就像是抓到了一根儿救命稻草,抱得死死的,这样一来,她的身子也有了借力点,可以自己向前挺屁股了,等于是加快了**在她**中进出的速度。

小雄跪在坚硬的浴缸底儿上,膝盖不是一般的疼,他刚想把女人抱起来,结束这场“雨中爱”,美人的两条胳膊上突然产生了无比巨大的力量,几乎让他觉得自己都快筋断骨折了。

都影只觉自己身上所有的毛孔都张开了,浑身都在起鸡皮疙瘩,她右手抓住了男人后脑上的头发,狂猛的把他的头向后拉,一口堵住了他的嘴巴。

从影姐娇躯抖动的剧烈程度来看,她正处于绝顶的**中,小雄一边和她接吻,一边把**她抱出了浴缸,走回卧室,其间**从未脱出过她的**。到了床前,小雄将都影压在了床上,抬起她的两腿,扛在了自己的双肩上,啃咬她美丽的脚趾,狠狠的**她……

小雄完全是头下山的猛虎,猎到了一只小羊羔子,狂猛无比,势不可挡。

都影被**得白眼儿直翻,眼泪、口水横流,她已经没了叫声,身体的颤抖却没停过,一次接一次的泄身使她的神志不清,一次接一次的丢精使她脱离了尘世,仿佛置身云端。

小雄拔出了**,一下儿蹿到了床的另一头儿,把影姐拉了过来,使她的螓首仰在床边儿,把小半截**插进了她张开的檀口中,在后半根上狠捋了几下儿,把大股的浓精射进了她的嘴里……

好久,都影才从半昏迷状态醒过来,悠悠的说:“老公啊!你**死我了!一个月我都不会在想你的**了!哎唷……太舒服了……”她扭过头在小雄**上亲了一口,“这家伙,真不是我一个人能招架得住的!”

小雄笑着用挂在墙上的对讲机告诉小棉来给换床单,然后抱起都影说:“看你流的浪水,把床单都湿透了!”

都影用粉拳捶打小雄的胸口说:“我还没让你**傻,这是水不假,但是不是我的水!**流这么多水还不脱水死了!讨厌的老公!就会戏弄我!”

小雄哈哈笑着抱着都影走出了卧室,“干吗?”

“换个房间,你想让小棉看到你这个样子吗?”

“看到了又怎么样?我这是被老公**的,我很自豪!”

“我靠,影姐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豪放?”

“不豪放行吗?你的那几个女人个个都豪放,**不豪放早晚还不被你踢了啊!?”

“踢谁我也不舍得踢你啊!老婆!”小雄要把都影抱到楼上妈妈的卧室,刚走到楼梯,小棉就上来了,小雄看到他俩这样,羞的小脸通红。

擦身而过的时候,都影用手在小棉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小棉回头说:“讨厌!色狼少爷!”

小雄莫明其妙的停下来,“小棉,你骂我干吗?”

“你自己知道!”小棉继续向前走,屁股扭来扭去,裙子上有五个**的手指印,小雄顿时明白了,低头咬了都影奶头一次说:“调皮!”

都影“咯咯咯”的浪笑。

进了妈妈的卧室,小雄找来毛巾把都影身体擦干净放到床上,扑上去压住她说:“宝贝儿,在来一炮?”

都影挣扎道:“好老公,你饶了我吧!在**真的要出人命了!”

小雄抱住她说:“看你态度诚恳就饶你一命,还不谢恩?”

“谢老公不杀之恩!”

“什么不杀之恩?”

“哦……是谢谢老公不**死之恩!咯咯咯!”

“行了,爱妃平身吧!”

“真不要脸!”

“什么?再说一遍!”

“不敢了!不敢了!睡觉吧!看看几点了,我明天还有课!”

“好!睡觉!搂着老婆睡觉喽!”

“老公,我爱你!老公……老公……”

u.com/
分享到:更多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