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色网

虎色网
高清在线视频

合格的色狼学生

;让陈功意外的是,这个高挑的身影转过身来,出现的面容竟然不是韩雅丽老师,但却也算得上是一位老熟人了。

“江老师”

陈功眯起了眼睛。

“你是陈功”

高挑的身影转过身后,俏丽的脸庞上,露出惊讶无比的神情,一脸错愕的说道:“我还以为只是重名而已,想不到真的是你”

“额,重名”

陈功忍不住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嘴角微微一扬,很是不满的说道:“江老师,你觉得我的名字有这么普通吗”

“非常普通。”

江老师一脸认真的点点头。

“普通到江老师你接连三次点名,都抓住了我的小辫子,而且还有亲自查看资料,确认一下此陈功究竟是否彼陈功”

陈功说着,朝江老师手里的资料夹努了努嘴。

闻言,江老师俏脸一变,双手忍不住微微一抖,手掌之中捧着的资料夹瞬间滑落,就散落到了地面上,其中几页纸张飘飞,里面的内容是陈功入学的时候提交的个人档案。

江老师连忙屈膝弯腰,想要捡起散落在地面的资料。

江老师身穿白色的职业officer套装,里面穿着套着一件红色的低胸内衣,由于俯下了身子,洁白的胸脯顿时就映入到了陈功的眼帘,迷人的乳沟,八字形的**,让人不禁垂涎三尺。

弯腰之处,大腿内侧紧贴着小腿腿肚,将包裹着长腿的肉色丝袜拉的很长,丝袜的网状清晰可见,像是一张细软而又富有弹性的丝网一般,紧紧勒着江老师修长的小腿。

尤其是套裙上,位于小腹下面的地带,悄然形成了一个小小的三角洲形状,不禁让陈功对江老师的套裙里面所隐藏的神秘地带,产生了无限的遐思

江老师芳名江诗晨,身材高挑,足有一米七,在普通的女人里面算得上是鹤立鸡群了。只不过,由于女人穿着高跟鞋的时候,身材都比较显高,所以第一眼看到江诗晨的背影,陈功依然以为她是韩雅丽。

江诗晨不止身材高挑,而且胸部硕大,根据目测,应该有36d以上,用“**”两个字来形容,丝毫都不为过。

江诗晨在陈功上学那会儿就已经是远近知名的大美人了,一张鹅蛋脸,白皙的肌肤,明眸皓齿,身材高挑,**奔放,又很懂得用穿衣来搭配自己的身材,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很有气质。

江诗晨曾经是陈功的高中班主任。

“江老师,我来帮你吧。”

看到江诗晨手忙脚乱,有些六神无主的样子,陈功于是就蹲下了身子,去帮江诗晨捡起地面上的资料。

陈功刚一伸手,就触碰到了江诗晨的手背,江诗晨像是触电了一般,手背慌忙一缩,不敢去看陈功,头埋的更低了,秀发遮掩之下的俏脸上,嫣红一片。

尽管陈功只是江诗晨的一个学生,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但是对于陈功,江诗晨还是十分顾忌的,事情的原因其实是这样的江诗晨担任陈功所在班级的班主任的时候,这一个月也正是她新婚大喜的日子。事业爱情双丰收,江诗晨怀着满心的喜悦,特地在新婚之日,邀请全班同学参加婚礼。原本,美好的婚礼过后,应该是江诗晨新生活的开始。但是在晚上闹洞房之后,发生了一件让江诗晨羞于启齿的事情,从此对陈功十分忌惮。

那天晚上,江诗晨的老公喝的酩酊大醉,加之亲友们过度热情,闹洞房太过激烈,以致于还没有来得及采摘江诗晨这朵尚未开苞的花瓣,就倒在了床上,呼呼大睡。

此时的陈功刚刚年满十八岁,正是处于青春萌动期,对于异性有一种朦胧的神秘感,迫切的想要了解。特别是在闹洞房的时候,江诗晨穿着洁白的婚纱,硕大的胸脯,浑圆的大腿,以及大腿内侧,隐约显露出来的黑色耻毛,都深深让陈功为之着迷。

强烈的探知欲,让回家之后的陈功辗转反侧,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觉,于是就偷偷摸摸的起床,趁着夜色翻出了宿舍,直奔江诗晨的婚房而去。听说新婚之夜,男女之间都是要做那个事情的,陈功很想知道,做那个事情的时候,到底是个什么滋味。

那时候的房子都是砖瓦房,一层一层的并排着,并不像现在这样,都好几层高,像是要耸入云霄一般。

江诗晨的婚房在一楼,尽管隔着窗帘,但是依然可以看得到,里面的灯光亮着。陈功趁着漆黑的夜色,悄悄的趴到了窗台前面,将自己的耳朵凑到了玻璃窗户前面,极力的想要聆听里面的声音。

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这屋子的隔音效果太好,陈功竖着耳朵听了一大半天,都没有听到什么想要听到的声音,于是就抬起头,蹙眉思索办法。谁知道这一抬头之下,陈功就赫然发现,自己的头顶上,吊着一根竹竿,上面晾晒着几件内衣,有内衣,有乳罩,还有内裤

这几件内衣一定是江诗晨的

一想起乳罩包裹过江诗晨硕大的丰胸,内裤紧贴过江诗晨肥美的三角洲地带,陈功的胯下之物,就不觉直挺而起,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走到了内裤前面,伸长了脖子嗅了嗅,一股淡淡的幽香传来,陈功忍不住伸出手来,拉开了裤裆的拉链,想象着婚房里面,江诗晨正跟她的老公做着剧烈的床上运动,情不自禁的握着他的胯下之物,开始撸管起来。

陈功的胯下之物,在不断的撸管之下,越来越粗,越来越长,滚烫火热的感觉,让陈功有一种想要撒尿的冲动。只是,此时的陈功还不知道,其实他是要射了,射出的是一种与尿液完全不同的液体。

尿意袭来,陈功急忙奔进了对面的茅厕。

山野小镇的家居,一般都没有卫生间,而是在房子旁边修筑茅厕,也不分男女,只是以一块麻布遮掩。当麻布垂下来的时候,就表示茅厕里面有人了。

陈功紧咬牙关,也不管茅厕的麻布是否垂下来,就匆匆忙忙的奔了进去,在黑暗的环境里面,挺着自己的胯下之物,释放出里面储蓄已久的热量,猛然喷发出来。

“啊”

茅厕里面突然响起一声女人的尖叫,陈功不由得一怔,立时瞪大了眼睛,掏出了随身携带的火柴,点燃了一根,借着微弱的火苗,陈功惊讶的看到,茅厕的蹲坑上,赫然蹲着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江诗晨老师。

“江老师”

陈功也是吓了一跳,这个时候的江老师,不是正应该睡在婚房里面,跟她的老公抵死缠绵的吗

这个时候的江诗晨,一张粉扑扑的脸蛋上,沾满了黏黏的,稠稠的白色的液体,隐约之间,还飘着一种腥臊的气味,虽然十分难闻,但竟然有一种让人迷恋的气息

陈功这才知道,自己一不小心,就尿到了江诗晨的脸上

山野小镇的夜晚一般都十分宁静,但是一旦被打破的话,就会四处响起狗吠之声,无比的刺耳。同时,无数昏暗的房间,齐刷刷的灯光亮起。

“江老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尿到你脸上的,我只是借个厕所而已,并不知道你在里面”

茅厕外面传来的狗吠之声,让陈功一阵心慌,急切的说完这几句话之后,就匆忙逃走了。

被陈功这么一吓,江诗晨几乎小便失禁,再也没有心思蹲坑了,匆忙提起了裤子,伸手抹了抹脸蛋,但是黏黏稠稠的液体,像是有了粘性一般,又沾到了江诗晨的手心里面,特别的难受。无奈之下,江诗晨只得回到屋里,倒了一盆热水,洗了把脸,却没想到这种液体的气味十分浓厚,弄得她满脸都是腥臊的气息,空气中散发出来的靡烂气味,隐隐让江诗晨有些芳心驿动。

直到跟老公有了肌肤之亲以后,江诗晨回想起来,终于明白陈功射在她脸上的不是童子尿,而是男人的

陈功英俊的脸庞,嘴角扬起的坏笑,像是有了一种魔力一般,马上就让江诗晨的鼻息之间,仿佛飘荡着一种独特的腥臊的男人的身下之物喷发出来的液体气味。

江诗晨不觉脸红心跳不止。

“江老师,你现在是我的辅导员了吗”

陈功倒是没有想得这么深远,只是一脸的疑惑,问道:“那韩雅丽老师呢,她调到哪个班级去了呢”

听到陈功的话,江诗晨不觉一阵宽心,诧异的想道,难道陈功已经不记得这件事情了,还是说我过于神经敏感了总之,不管怎么样,这件羞人的事情能够被永远掩埋,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一阵纠结之后,江诗晨这才抬起头,用略带忐忑的语气说道:“是这样的,韩雅丽老师的老公王德强副院长近日被纪委调查,学院为了影响考虑,暂停韩雅丽老师的职务,所以你们班级的辅导员一职,暂时有我代替。”

“这样啊”

陈功没有想到,那天的迎新晚会事件,竟然造成了这么严重的后果,想了想,朝江诗晨说道:“江老师,我有很要紧的事情,需要请假一些时日,你得批准啊。”

“要请多少天”

江诗晨秀眉一蹙,问道。

“这个可说不准啊。”

陈功摇了摇头,说道:“快的话可能要五六天,慢的话可能半个月”

“什么,半个月”

陈功的话还没有说完,一种身为辅导员的责任感,瞬间就让江诗晨面露不满之色,打断陈功的话,说道:“陈功,你知不知道,你已经连续三天缺勤必修课,还要一来就请假,这也就罢了,请假的时间那么长,你以为xn育人学院是你家开的呀”

长久的班主任和辅导员的身份,让江诗晨在面对着学生的时候,会不自觉的流露出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度。

陈功顿时怔住,刚刚还娇羞无限的江老师,怎么说变就变,转眼就变成了小辣椒,脾气火爆起来,还朝着自己咆哮

陈功郁闷不已。

其实,xn育人学院的辅导员业绩,采取的是问责制度,每个学生的学分多少,直接与辅导员的工资挂钩。学生的学分修的越高,拿的工资也越多。同时,年终奖也越丰厚。所以,江诗晨的态度才会突然变得这么强硬。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

陈功一脸严肃的说道:“江老师,你必须批准我的请假。”

江诗晨摇了摇头,态度坚决的说道:“陈功,依你目前的状况,我绝不会批准你请假。”

“江老师,你不批也没有关系。”

陈功忽然嘿嘿一笑,脸上露出一丝猥亵的笑意,语带双关的说道:“江老师,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你新婚之夜,在茅厕撒尿的事情”

“你”

听到陈功主动提起这件羞人的事情,江诗晨俏脸瞬间变色,怒道:“陈功,你威胁我”

陈功笑了笑,淡淡的说道:“不敢。”

“哼,简直是笑死人了。”

江诗晨强自镇定心神,装作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说道:“陈功,你觉得那样的事情,说出来会有人信吗”

“江老师,你就别装模作样了。”

陈功冷笑一声,撇了撇嘴,说道:“得了便宜还卖乖,享用了学生的精液还不批准我的请假,你说我要是写封匿名信,把当时的香艳场面,详细的描写给你老公看,你猜他会怎样”

“你”

江诗晨闻言,不觉娇躯一颤,手中捡起的资料再次滑落到地面上,咬了咬牙,说道:“哼,无论你怎么要挟我,我都不会屈服的。”

身为一个大权在握的辅导员,如果被一个新生逼迫得手,如果传了出去,简直就是笑死人了。

江诗晨不再理会散落在地面上的资料,站起了身子,紧咬着嘴唇,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

“江老师,你真的不答应吗”

陈功眼中淫光一闪,缓缓的站了起来,直视着江诗晨,猝然出手,“嘶”的一声,就撕碎了江诗晨胸前的一片衣衫,露出乳罩已经无法包裹的36d**。

江诗晨吓得花容失色,连忙伸手环住胸前,惊恐道:“陈功,你你要做什么”

“江老师,不知道你是真的单纯呢,还是在故意卖萌。你说一个男人撕掉一个女人的衣服,会做些什么呢”

陈功眯着眼睛,一脸淫邪的笑意,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我要强奸你”

对于这个高挑爆乳的人妻美女老师,陈功早就垂涎三尺,只是一直都没有机会下手而已。如今好不容易逮到了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时机,陈功如果不趁机下手的话,可真算不上是一个合格的色狼。

嘿嘿,**高校,不就是我的猎艳之旅么

听到“强奸”这个可耻的词眼,从眼前这个面貌英俊的学生嘴里吐出来,江诗晨浑身发颤,一种冰冷的寒意直抵心窝。

江诗晨害怕的说道:“陈功,你不要乱来,我会叫的”

“是吗,江老师”

陈功嘴角一扬,大手再次一挥,直接就扯开了江诗晨的乳白色胸罩,两只奶白色的36d**就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之中,而江诗晨的小手已经无法遮掩住胸前乍现的春色,陈功冷笑一声,说道:“叫吧,把各位领导老师们都叫过来看看,看看我们一向圣洁的美女老师江诗晨脱光了衣服,发骚的样子,是多么有趣”

“你”

陈功的威胁显然奏效,江诗晨气的直发抖,呼吸急促起来,胸前的白嫩**剧烈抖动起来,一双美艳的明眸恨恨的瞪了陈功许久之后,终于黯淡下来,垂下了头,妥协道:“陈功,你放过我吧,我现在就给你开具请假条。”

说着,江诗晨就要越过陈功,朝办公桌走去。

就在江诗晨与陈功擦肩的瞬间,陈功突然伸出手来,拉住了江诗晨的手腕,往自己的怀里一拉,顿时失去平衡的江诗晨娇躯不由得一歪,整个人就直挺挺的倒在了陈功的怀里。

陈功抱着江诗晨的小蛮腰,嘴角带着邪魅的笑意,直接俯下身去,赫然吻住了江诗晨

一阵温热而又粗重的男性口腔气息,十分霸道凌厉的盖住了江诗晨的小嘴,让江诗晨顿时脑海一片空白,茫然不知所措。作为一个思想保守传统的女性,陌生男性的吻,让她羞得无地自容,一张鹅蛋脸绯红不已。

陈功的吻霸道无比,张嘴直接含住了江诗晨的两片粉嫩的红唇,贪婪有力的吸允着,将自己嘴里的垂涎,都送入到了江诗晨的口腔里面。同时,江诗晨的香津溢出,两个人的垂沫就相互交织在了一起。

陈功伸出舌头,探进了江诗晨微微张开的小嘴里面,轻轻卷起的舌尖,略显坚硬却又不失柔软,扫荡着江诗晨美妙口腔里面的每一寸领地。

最后,像是得到了宝贝一般的陈功,舌尖触碰到江诗晨的丁香小舌之后,立即就发动猛攻,紧紧的缠绕着江诗晨的丁香小舌,舌尖时而卷弄,时而舔弄

独特的男性气息传来,尤其是陈功的吻那么热切,恍惚之间竟然让江诗晨觉得十分受用,麻木的抬起头,任由陈功肆虐一般的热吻自己。迷迷糊糊之间,江诗晨芳心不由得一阵躁动,红唇蠕动,竟然下意识的迎合陈功的热吻

我我竟然跟老公以外的男人接吻

与陈功热吻之中的江诗晨,心头突然窜上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顿时心如鹿撞,忐忑不安。

“唔”

瞬间惊醒过来的江诗晨,猛地吓出了一身冷汗,连忙伸手拍打陈功的胸膛,极力的想要从陈功的热吻之中挣脱。

江诗晨极度害怕,这一幕会被别人突然撞见。毕竟,这里好几个辅导员共用的办公室,指不准什么时候,就会有人突然进来了。

陈功握着江诗晨拍打他胸膛的手,顺势往下一探,硕大的手掌就摸住了江诗晨的**,身体的敏感地带,甫一被陌生男性接触,江诗晨就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柔软而又富有弹性的**,呈碗型的形状,尽管巨大,但丝毫都不下垂,反而十分坚挺,被陈功摸在了掌心之间,感觉十分的舒适。尤其是掌心正中的位置,一颗小小的**,在不住的摩挲之下,逐渐的变得坚硬起来。而坚硬之后的**,更加肉感,让陈功有些爱不释手,尽情肆意的玩弄着

在随时可能被人发现的办公室之中,被自己的学生胁迫着,做出这种羞人的事情,让江诗晨的身体变得更加敏感起来,除了**已经坚硬之外,**也开始渐渐富有力度。而就在这时,江诗晨突然发现了一个更加羞人的事实,那就是她的下身似乎已经潮湿不堪

热吻许久的陈功,总算是舍得松开了江诗晨的小嘴。

江诗晨趁着这个机会,大口大口的喘息,但是由于陈功的一只魔掌,不住的玩弄着她的**,让她粗重的喘息声之中,不时的夹杂着阵阵呻吟。

“嗯啊不不要不要再弄弄我的我的**好好吗”

特别是最后一声“吗”字,仿佛是用尽了江诗晨全身所有的力气一般,因为陈功的抚弄,而止不住的**渐渐胀起,情不自禁的拖长了音调,竟然带着**蚀骨的嗲气,瞬间就让陈功的骨头都酥软了。

这一声美妙的呻吟,简直就是药性强劲的催情药啊

一阵电流般的感觉传来,陈功胯下的巨大**,直接就挺立而起,顶着他的裤裆之处,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帐篷。紧挨着江诗晨的挺翘丰臀。

感觉一种粗大坚硬的物事,摩挲着自己的屁股,江诗晨马上就意识到那是什么玩意儿,瞬间就脸红不已,羞到了脖子根上。

“江老师,你好骚啊,你这么**,真是让我恨不得立刻马上就狠狠的操你一番呢。”

陈功伸手探到了江诗晨的小腹之处,缓缓的拉开了她的套裙拉链。

随着职业套裙的缓缓滑落,一片黑色网状丝袜,瞬间就映入了陈功的眼帘,黑色网状丝袜包裹之下的双腿,浑圆有力,肉感十足,很有弹性,美妙无比。

又是一个黑丝诱惑

“江老师,你的大腿真好看”

陈功嘴角流着垂涎,手掌轻轻的在江诗晨的大腿上抚摸着,由大腿根部缓缓向上游走,渐渐的探入到了江诗晨下身的三角**地带。

江诗晨忍不住娇躯一阵战栗,喃喃呻吟:“不要不要”

此时的江诗晨,在陈功的爱抚之下,娇躯早就瘫软无力,隐约之间,萌动的**悄然涌上心头,哪还有什么力气反抗

江诗晨无力的呻吟,非但起不了任何作用,反而让陈功兽欲沸腾。

随着陈功手指的蠕动,黑丝网状丝袜缓缓的褪至江诗晨的膝盖之处,失去了紧身丝袜束缚的大腿,顿时更加的浑圆有力,白里透红,十分好看。

更要命的是,江诗晨竟然穿着丁字裤

陈功觉得自己就要喷出鼻血了,这个高挑爆乳的人妻熟女老师,下身的幽谧之地,会穿的如此性感魅惑。这是一件极为小巧玲珑的丁字裤,灰黑的颜色,覆盖住**的布料丝质很薄,呈倒三角形,刚好可以遮掩住肥美的**。只不过,因为这片倒三角形的丝质布料上面还有镂空花纹,不时有几根黑幽幽的从空隙之中探出,让这件丁字裤成为了一件装饰品而已。这片倒三角形丝质布料以两根细带系着,一直延伸到屁股后面,陈功伸手摸了摸江诗晨屁股之间的菊缝,果然如同所有的丁字裤一样,她的屁眼肉缝里也缠绕着一条细带。

这件小巧的丁字裤,完全无法遮掩住江诗晨的肥美**。

“哇,江老师,你的屄好肥好漂亮”

陈功一双色迷迷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江诗晨的**,伸手就要去扯开她的性感丁字裤。

“不不要”

江诗晨顿时大惊失色,急忙伸手捂住自己的丁字裤,一脸紧张的说道:“会会被人发现的”

自己赤身**,出现在陈功面前,已经是够羞人的了。如果再一丝不挂的话,那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啊

“怎么,江老师的意思是,只要没有人发现,你肯就脱掉你的丁字裤,让我强奸你了,是吗”

陈功笑眯眯的说道。

“你你放过我,好不好”

江诗晨明眸惊恐,一张俏脸上满是无助的神色,几乎是带着哭腔说道:“我都已经答应批你的请假条了,呜呜呜”

“可是你答应的太晚了。”

陈功摇了摇头,露出一副狰狞的笑容,说道:“现在,除了请假条之外,我还要你,江老师。”

“你你不能这样”

江诗晨终于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学生将会对她做些什么,娇躯不由得阵阵战栗,颤声道:“陈功,你听老师说,这里是公共场合,我们这样这样随时会被发现的”

“江老师,难道你不觉得,正因为随时可能会被发现,才会更加的刺激吗”

陈功淫邪的笑了笑,这时就把江诗晨放了下来,三下五除二,就脱掉自己的裤子,露出无比粗壮坚硬的巨大**。

“啊”

江诗晨甫一见到这么巨大的男性阳根,一张俏脸羞的连忙别过头去,心神慌乱的闭上双眼。只不过,江诗晨越是紧闭着双眼,陈功的巨大**,就越是清晰的浮现在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怎么会陈功的那个地方,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记得老公的那个地方从来都不会有那么大的啊,天啊,简直是太吓人了如果陈功把他的那个玩意儿插进自己那里的话

哎呀,呸呸呸,我这是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江老师,你不用装模作样了,其实我知道你很想看我的大**,对不对”

陈功挺着巨大的**,将江诗晨的头硬生生的扭转了过来,脸上**毕露,笑眯眯的说道:“江老师,你看,我的小弟弟是不是很强壮啊”

被陈功死死的按住了头部,江诗晨的眼睛,就只能对准着陈功的胯下**看。刚一开始,江诗晨紧紧的闭着双眼,让自己不去看陈功的巨大**。可是,随着陈功的手,渐渐的压下了江诗晨的头,一股腥臊的气息传来,江诗晨忍不住蹙眉,蓦地睁开双眼,陈功的巨大**就近距离的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简直是太震撼了,难以想象,男人的玩意儿会有这么大

“江老师,好看吗”

看到江诗晨怔怔出神,陈功挺了挺自己的巨大**,血红的**在江诗晨洁白细腻如水的脸蛋上擦了擦,打马眼处偶尔会流出腥臊的分泌物,让江诗晨鼻息之间充满了性荷尔蒙的味道。

“呃”

江诗晨的明眸之中瞬间闪出一丝厌恶的神色。

下一刻,陈功的视线就落在了江诗晨的**上面。这对足有36d的爆乳,真是太适合给自己乳交了。

陈功嘿嘿一笑,说道:“江老师,拿着我的大**,放到你的**上面。”

“啊”

江诗晨秀眉一蹙。

陈功冷冷的说道:“江老师,你是打算让我自己亲自动手吗”

看到陈功一脸严肃的表情,似乎是很生气的样子,江诗晨真的害怕,陈功再次对自己粗鲁,犹豫了片刻之后,最终还是依照陈功的吩咐,一双颤抖不止的小手,缓缓的朝前伸去,然后就触摸到了陈功的**茎身上。

陈功的**茎身乌黑乌黑的,粗壮而又富有力度,经脉喷张,清晰可见,被江诗晨握在了手里,一种犹如电击般的酥麻感觉,瞬间就从指腹传遍了江诗晨的全身。

特别是这种巨大的**被握在手里,让江诗晨有着别样的感觉。

江诗晨一时怔怔的呆滞住。

“江老师,舒服吗”

陈功居高临下,斜睨着江诗晨,说道:“把它放到你的**上,你会更加的舒服。”

江诗晨依然有些犹豫。

“江老师,请你配合一下,好吗”

陈功冷哼一声,说道:“你这么磨磨蹭蹭,是要等到大家都下课回到办公室,一起欣赏你被我强奸的画面吗”

“我”

一阵巨大的羞耻感传来,江诗晨只得握着陈功的巨大**,将**茎身放在了自己的**上面,“是是这样吗”

从没有乳交经验的江诗晨,抬起头来,一张俏脸满是忐忑不安。

“江老师,把我的大**放到你的乳沟里面,嗯,对,就是这样子。还有,自己揉自己的**,要挤压我的大**哦。没错,想尽一切办法让我的大**爽起来,哈哈哈”

陈功眯着眼睛指挥道。

在陈功的指挥下,江诗晨柔嫩的小手,不住的揉搓着自己的36d**,使之向内侧挤压进去,极力的摩擦着陈功的巨大**。江诗晨的爆乳丰满无比,足以让陈功享受到巨大**摩挲**带来的惬意。

同时,陈功的巨大**,在江诗晨的两只**之间来回滚动,带着灼热的滚烫温度,带给江诗晨的**阵阵酥麻的快感。尤其是江诗晨的**,就算是老公,也从未以**侵犯过,让她娇躯酸软不已,隐约之间,别有一番刺激

江诗晨感觉,自己的下面已经泛滥成灾了。

“江老师,我想你的屄里应该是已经湿透了吧”

感觉摩擦的差不多的陈功,这时就笑眯眯的说道:“让我来满足你吧。”

被陈功说中了心思,江诗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自己自己怎么可以这样他他正在强奸自己啊可是自己竟然竟然有了快感呜呜羞死人了

这时,陈功就从江诗晨的乳沟之中抽出他的大**,将江诗晨拉了起来,一脸淫荡的笑容,朝江诗晨的**看去。薄薄的丝质丁字裤的镂空缝隙之中,阴毛上滴淌着嫩滑的**。还有一些**就顺着江诗晨的大腿内侧,不住的下滑。

陈功眯着眼睛笑道:“江老师,你流了好多**啊。”

说着,陈功就扯开了江诗晨的丁字裤。于是,江诗晨的**就完全呈现在了陈功的眼前。高挑爆乳的人妻美女老师江诗晨的**实在是太动人了,浅浅的黑色阴毛乌黑发亮,略显稀松的覆盖着她的**地带,下方是两片深红色的大**,细腻柔软肥美,没有半根杂毛,晶莹剔透。里面细小狭长的小**,被外面的蜜唇包裹着,一颗如同花生米粒般的肉蒂,挺立在肉缝之间,一股股清澈滑腻的**,从这条狭长细小的肉缝之中缓缓流出

陈功将江诗晨背过身去,让她趴在了办公桌上面,36d**紧贴着桌面,挺翘的屁股,正对着陈功的巨大**,以一副极为淫荡的姿势,等候着陈功的临幸。

而以江诗晨的这个角度,刚好眼睛就正对着落地玻璃,可以看到办公楼下的大街。幸好这个时间是上课的集中期,要不然的话,大街上人来人往,很容易被发现的。

不过,江诗晨的担忧完全是多余的。因为从楼下朝上面看来的角度,最多只能看到江诗晨俯着身子,一脸幽怨的神情。由于办公桌的遮挡,除了乳沟以外,她身体的任何地方,别人都是看不到的。

除非,在这个时候,有人突然进来

陈功抬起了江诗晨的一只脚,挺着自己的巨大**,从后面插入的姿势,缓缓的深入到了江诗晨的**之中。

“哦啊啊”

巨大**的闯入,让江诗晨的**瞬间胀大了不少,一种被塞满的极度满足感,传遍了江诗晨的全身。

江诗晨的**是如此紧凑,让陈功的巨大**,被紧紧的包裹着,陈功也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随着巨大**的逐渐深入,陈功感觉得到,江诗晨的**肉壁正在不断的收缩蠕动,仿佛正在吐纳陈功的巨大**一般。

由于江诗晨的**太多,让陈功很容易就一插到底。

“江老师,你的小屄屄好紧哦,该不是你的老公已经很久没有干你了吧,哈哈哈没关系,看你这么淫荡,就让我来满足你空虚寂寞的身体吧”

说着,陈功就耸动着屁股,开始**起来。

江诗晨趴在办公桌上,秀眉紧蹙,紧咬牙关,一张俏脸上,仿佛带着痛苦,又仿佛夹着一丝舒畅,凝目看着落地玻璃外面,娇躯随着陈功的抽动,而不断的扭动起来。

“啊啊啊噢噢噢我我我我我受不了了你你插得插得太深了”

江诗晨浑身颤抖,一脸痛苦而又满足的纠结神色,不由得扭过头去一看,只见陈功双手扶着她滚圆的屁股,**一进一出的**

“喔喔喔我不行了我丢了我要丢了你的大**太大了要干死我了啊啊好好难受我要死了喔啊”

这时,陈功忽然感到江诗晨的娇躯痉挛了一下,**里面的蠕动收缩更加猛烈起来,一阵温热的感觉,从**茎身传来,陈功马上就知道,江诗晨要**了。

果不其然,一股股温热的阴精,从江诗晨的**里面喷洒而出,尽数浇洒在了陈功的**茎身上,更加强烈的刺激,让陈功忍不住加快了抽送的速度。

“嗯嗯嗯哦哦哦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再插了你插的我好难难受啊啊啊”

江诗晨的声音越来越低,开始闭着眼睛,一副享受的神情了。

陈功的巨大**,比之江诗晨的老公要大了好几倍,尤其是在随时可能会被发现的办公室里,让江诗晨几度**。

快速的摩擦,带来的强烈性快感,让陈功屁股猛地朝前方一挺,整个人像是黏附在了江诗晨的后背一般,从他的巨大**之中,射出一股股浓稠的浓白色精液,全部冲进了江诗晨的**里面。

陈功从江诗晨的**里面拔出**,笑眯眯的问道:“江老师,你爽了吗爽了之后,是不是该办正事了”

激情退却的江诗晨,仍然深深的震撼于刚刚的剧烈**之中,仿佛那是一场奇异的梦境。可是,陈功如此清晰的近在眼前,让她觉得十分恍惚。

江诗晨从办公桌爬起,穿戴好了衣衫,面无表情,缓步走到了办公桌前面坐下,然后就开具了一张请假条,冷冷的递给了陈功。

陈功拿着请假条,一脸得意的走出了办公室,只留下满脸委屈的江诗晨,衣衫不整,背靠着冰冷的书橱,眼角流出屈辱的泪水

分享到:更多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