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色网

虎色网
高清在线视频

法学课的老师


(四十八)  进入了梦寐以求的大奶何心瑜身体,又在她体内喷射整整一星期的精液存量;同一节课又难得地跟老师接吻、性交,我却在爽完之后感到深深的失落感,原自於老师那番话,内射后才叫女方吃事后避孕药很伤女生身体,也是不珍惜、不尊重女性的表现.  我都已经内射过成打的女生了你才跟我讲这个,好啦,以后我会小心啦,若非必要,我的精液都只给你!不过我还是想跟老师说声抱歉,我原本以为老师会点我让我在课堂上内射老师、同学们,都是已经经过安全期计算的结果,所以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是女生怀孕怎么办,更何况老师几乎每个星期都跟我做过,这总不是计算安全期闪得掉的了,老师一定是吃了大量的避孕药。  上完刑总,回到老师研究室,我嗫嗫嚅嚅地想跟老师说说我的歉意。  「呼呼,热死了热死了。」  老师坐在椅子上,不计形象拉出衬衫,聊胜於无地搧着风透气,其实现在才3月初,还不到热的阶段,只是老师刚刚没事也下来淌浑水,被我用背后位干了一阵子,又生气自己的学生被男朋友家暴、甚至有可能强暴、吃一大堆事后药,才会这么毛躁吧。  「老苏~~~」  我感到愧疚时就会故意用台湾国语装可爱,希望老师谅解我以前总是一声不响就射在女生里面。  「铳撒小!」  老师热得香汗淋漓,本来就不想说话,也因为没有其他人在,一副不良台妹样跟我擡槓。  「我就直接问了…老师…」  我还是开不了口,有哪个大男人有那个脸问自己老婆以外的女人说为什么我内射那么多次你都没事?「你不是说要直接问吗?吞吞吐吐的!」  老师不耐烦地啐了一句,然后打开冰箱拿出鲜奶一口一口啜饮着。 「那我问啰老师你跟我性交过那么多次而且几乎每次都是内射又不论月初月  中月底都有做过的纪录想必不是算安全期的那老师是不是也吃了很多事后避孕药  啊内射一定有风险上课示范有男有女内射前应详阅避孕说明书。」  我低着头把我的问题用平常讲话5倍左右的速度瞬间问完避免尴尬。  「噗!」  正在喝着牛奶的老师,把整口的精液状白浆,逆喷射喷得冰箱整个都是。  老师像小孩子一样用手背擦了擦嘴,一脸不悦貌:「你负责把冰箱擦乾净. 」  我俩都安静了半响,老师这才走到我面前,直盯着我的眼睛,然后冷若冰霜的脸蛋这才逐渐如春雪融化,微笑道:「你担心我的身体呀?」  「一夜夫妻百日恩啊。」  我眼睛盯着地板答。  「何况我们都搞过那么多次了。」  我用更小声的音量道。  「『夫妻』咧,『搞过』咧,我是基於上课的需要才跟你性交,你不要汙名化那些经验,用字给我精确一点,学术性一点!」  老师狠狠跺了一下脚,清丽的脸庞气急败坏道,仿彿因为我使用这样的用语就会玷汙了她的名节一样。  把晡啦,除了上课之外也做了N次了。  我在心中吐槽道。  「好啦,别说那个了,大法篮开始报名了(註:大法盃─全国大专院校法律系篮球锦标赛),依你的身高,应该足以让你在篮下卖高为我们系上抢下不少篮板吧?」  老师擦拭着身上被牛奶喷湿的部份,一边扯开话题.  切,顾左右而言他,话说我根本就没参加系篮,老师怎么会突然想到叫我去打大法篮啊?「老师,我卖身给你之后根本就没时间作课外活动了,最好是有时间打系篮啦。」  我没好气地道。  「可是你高中之前蛮热衷篮球的不是?」  老师不以为意道,却吓出我一身冷汗。  「您怎么知道我高中时是个篮球少年?」  对於老师似乎深知我的过去,我惴惴不安地道。  「首先、你身高超过180,体型又不是很肥宅,除非你人缘极差,否则被抓去打篮球负责抓篮板的机会非常高;再来、你很会玩火车便当体位嘛,要能够玩这个姿势,膝盖的强度需要经过锻炼,绝对是打篮球经过几万次跳投的训练,才得以培养出一次承受两个人体重的上下摆动而不崩溃。」  老师意有所指地露出鄙夷表情分析着。  嗯,之前在我国中母校协同中学用火车便当体位伺候过她一次;刚刚课堂上用相反位的火车便当又在何心瑜身上表演了一次,没想到就这样露馅了!干,藉着做爱用过什么体位,就能够判断出以前的运动习惯,我对这个深不可测的变态天才美少女愈来愈佩服。  「不过,老师,您不觉得现在把课业顾好比较重要吗?」  我心想每天要帮她打杂,每周还有一天家教,加上LOL的首胜,神魔的每日任务,我简直忙翻了,哪里有那个美国时间练球?「除了课业,运动也很重要啊,我看你现在除了课堂上的某样运动,几乎都没有在照顾身体,你才大一,人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加入系篮为系上争取荣誉吧!」  老师突然露出漫画「灌篮高手」  中「赤木晴子」  般的阳光表情,鼓励我多多运动。  等等,事情绝对没有这么单纯,这个疯婆子除了在我们考她的试之前,从来都不会用这么开朗的方式跟我们讲话,我深觉有鬼!「老师,真的只有那么简单吗?」  我把眉角扬起,一副逼供的表情,把脸往老师心虚的脸上凑近。  「嗯,你在梭什么啊,想太多了喔,老苏真的只是希望你身体健康,叟以才建议你…」  老师的声音愈来愈小,字句也含糊不清。  干,你还真的不太会说谎耶,一逼问你就开始臭奶呆起来,果然是在白贼!  「好啦好啦我说实话啦!事实就是去年辅大法律系主办大法盃时,利用报名办法的漏洞,让辅大其他系上实力坚强的枪手以双主修的身分报名大法盃,等到比赛结束获得赛果后又迅速取消双主修;听说那几个不但打大法盃,还打北会盃,不仅双主修法律,还三主修会计、四主修啥小的,而且报名费收了6000竟然连便当都没附!」  老师怒气沖沖地说着,我则在心中诅咒那些还没出社会就学会钻法律漏洞,甚至利用主办比赛赚学生钱,跟着总统一起上樑不正下樑歪的不良法律人。  「加上他们系上教授有以前我留学时的仇人…所以你一定要给恁祖妈打赢!」  老师左手拍着桌子,右手握紧拳头,在龇牙咧嘴的狰狞面目前比划着,活像电影帝国毁灭中的希特勒。  靠…原来是新仇旧恨一起爆发.  「不过我突然说要加入系篮很奇怪吧?」  「系篮那边我已经打点好了,大家也欢迎你加入。离比赛还有两个月,研究室的工作你暂时不用负责,薪水照领,就算没进八强都没关系,只要赛程有遇到辅大法律,电他们个哇哇叫就算圆满达成任务!」  老师美丽的脸庞露出了个B级片中坏人的夸张表情,让我真的以为留职带薪两个月真的只是为了帮她报仇那么简单,后来我才知道她用心良苦地演这齣戏,全是为了我自己。  「好啦,我会去跟系篮练球,不过对手是辅大的话,我可不认为我能不负所託啊。」  用手拨了拨浏海,我故意在心爱的女人面前耍帅,却深知辅大法律系篮的强悍。  我带着易水送别的几分潇洒,却有更多是忐忑不安的淒凉。  好歹我也曾经有疯迷「灌篮高手」  的年代,高中时,每年暑假刚开始总是有雄心壮志仿效樱木作20000颗中距离投篮练习,不过往往进行两三天就放弃了;幸好我家门前就有篮球场,国、高中六年下来,每天放学后的廝杀,假日甚至在脚踏车后夹住一颗篮球就骑着到处找人斗牛,以战养战、以战代训的结果,也奠定了一点篮球基础.  既然老闆都这么相挺,当天上完最后一堂课的犯罪学,我就不再帮老师整理研究室,而是把已经太久没打而消风的篮球打足气,然后一个人到比较没人的嘉义大学民雄校区从基本动作练起。  刚投没几球,发现我的协调性已经完全跑掉,连罚球线附近的距离都再三airball,我的手机却在这时响起,是陈湘宜老师打的。  不是说留职带薪,才第一天就反悔了吗?「小平,你在哪?」  电话那头的老师用着有点焦急的语气询问着。  「练球啊。」  虽然目前成果惨淡,我还是想让她知道我正在实践跟她之间的诺言。  「可是我找遍校内篮球场都没看到你。」  原来她的气喘籲籲是因为要找我而到处跑啊。  「我现在还那么肉脚,当然不会在学校内跟人家话play啊,我在嘉大民雄校区练投篮啦!」  我一边拍着篮球练习运球,一边跟她擡槓着。  「你等我,我马上过去看看你练习的成效。」  说完她匆忙挂上电话,而我则继续从篮下擦板的熟悉度练起。  不过,从勉强能藉着夕阳余晖练习中距离投篮,到后来只剩月光陪我篮下擦板,我们陈老师始终都没出现.  在我回家洗澡前,一台银色奥迪在静谧的校园球场旁甩尾,随即从车上跳下一个气急败坏的年轻三宝,不过她不知道是对谁发飙,总之不是对我就是了,一看见我的身影,她马上在脸上堆满了笑容,举起手中的运动饮料:「嗨,辛苦了。」  「老师,您不是说马上到吗?」  我一边不客气地喝着饮料,一边心忖,惨了,这两个月不能光明正大地以助理的名义陪在她身边,如果她跑去和别的男人幽会,我篮球练得再好也只能支持NBA的塞尔提克队了啊,因为他们球衣是绿的!「呜呜…」  老师突然啜泣了起来,不过我知道她真的在哭时是没有声音的,她只是假哭啦。  「人家…人家…人家迷路跑到嘉义大学新民校区了啦!」  「靠…差很多耶,民雄校区和新民校区您也可以搞混喔…亏您智商185,都不知道是我的几倍。」  我的脸上横竖佈满无言的线条,都可以玩五子棋了。  「可是我虽然智商、长相和身材都堪称完美,方向感却很差,人果然是没有完美的。」  哇咧,出这么大的包还可以藉机自夸,我看您脸皮厚度也令人讚叹不已。  「可是从民雄跑到新民也太扯了…」  我还是无法排除她是藉机偷情的可能!尤其是身上穿得那么少,从下午打电话给我到现在都气喘籲籲的,不知道做了多少花费体力的运动!「对啊,怎么会从嘉大跑到『南嘉大』去了。  」  老师摇着头,一副很失败地懊悔着。  「噗哧。」  老师说的冷笑话很少戳中我的笑点,但是把位在民雄南边的嘉大新民校区简称成「南嘉大」  确实蛮好笑的。  「终於有人欣赏我的幽默感了。」  我看老师穿着短袖球衣球裤,紮了个方便运动的马尾,像动漫人物般地嘟着嘴,脸颊红得像颗小苹果,敲可爱的。  「你练得怎么样?」  老师接过我手中的篮球,也有模有样地练习投篮.  「协调性整个都跑了,还在练习基本的投篮动作。」  我如实回答。  「投篮要用膝盖,左手只是辅助。」  老师因为是女孩子,力气不够,明明投篮都用双手,投完右脚还会不自觉地擡起。  「哈,老师也看灌篮高手喔。」  「当然,我的篮球都是井上雄彦教的呢。」  确实如她说的,具有相当的身高,求学阶段被拉去打篮球的机率应该不低,老师170cm的身高以女生来说也相当高了,打锋线不是问题.  而且…他妈的准得跟鬼一样啊!老师虽然投篮姿势就像刻板印象中的女生投法,不过中距离几乎百发百中,何况现在只剩微弱的月光足以瞄准。  「老师,我看您自己去打还比较有希望电倒辅大…」  我讶异地欣赏她往连续10球、连续20球空心破网迈进.  「超龄了啦。」  她淡淡地说.  「不会啊,您也来阴的,推甄博士班然后录取自己嘛。」  我不知道详细的入学流程,趁着休息就跟她擡槓了起来。  「别藉机偷懒,我们来比赛!」  老师说着就把球丢了过来。  「怎么比?」  我瞧着老师因穿着运动胸罩而形状不甚明显的胸部在心中暗爽,要是比1对1斗牛,我光卡位不知道就能偷偷搓揉老师的酥胸几百下,虽然现在四周几乎已经没有学生,但在这种公开场合摸自己的年轻大学教授摸到爽,也不失一番情趣。  「环游世界,定点投篮. 」  老师说完就在篮下练习着勾射擦板。  「这样我稳输的啊。」  看着老师几乎百发百中的身手,我根本就可以洗洗睡了嘛。  「那大法篮也不用比了啊,遇到台大、政大就说人家传统老店,学生收得又多,实力坚强,我们稳输的;遇到辅大就说人家找枪手,遇到成大就说人家是理工肥宅学校所以你卡位卡不动,遇到玄奘乾脆说人家弟子有定海神针算了,遇到东吴就说人家啦啦队漂亮有孙尚香、大乔小乔,遇到高雄大学就说你受不了她的巨乳、黑丝、红色瞳孔…」  「好了,您不用掰了!」  干,有够会扯,还舰娘里的高雄级巡洋舰咧!我根本就没想那么多,只要给我一个礼拜我一定可以恢复手感,不用跟我扯什么未战先怯的。  「输一球伏地挺身5下。」  老师说着就开球了,从篮下勾射开始。  前几球我还颇有心思欣赏她结实的身材,毕竟平常没什么机会看到她做活塞运动以外的运动,没想到「有钱人的小孩,什么都比较会!」by古阿明,不是,我是说智商高的人做什么事都事半功倍,马的这死变态,竟然走完全程只失误两球!最惨的就是她失误没进那两球我也没补进,结果就像撞球冲进一球后顺势cleantable,林北连投都还没有机会出手老师就结束了。  「那要怎么算?」  我用着已经死亡多时的眼神,面无表情地盯着微微喘气,却喜上眉梢的陈湘宜老师。  「你后攻还有机会扳平啊,扳平后再加赛,想看运动型美少女在草地上性感地做出伏地挺身的美景的话,就要加油啰!」  老师促狭地以双手手臂在胸前挤出乳沟的姿势诱惑着我,我则是误信这比中威力彩还低的机率而鼓起勇气一试!篮下本来就是我以前讨生活的地方,勾射没问题,轻易摆进!我瞪了一眼在篮下双手抱胸等着处罚我的老师,看你能嚣张多久!零度角中距离没问题,凭藉逐渐恢复的手感,在惊滔骇浪中涮圈投进!我得意地朝着老师哼了一声,希望她能够品味这逐渐袭来的绝望。  第三球,看我的膝盖与身体绝妙的默契搭配!碰框没进,没问题,我就不相信老师能够补进…好,竟然有办法那么漂亮地双腿离地接球补进,我的挑战结束了…第一轮的早泄,不是,我是说被提前KO,害我做了几十下伏地挺身,结果死不服输的我,就像要收集RPG游戏所有CG图的肥宅,明明就只不过是双已经看过又捏过几十次的胸部,光是为了在我脑海中收集老师做伏地挺身的画面,当天晚上,我这白癡竟然屡战屡败做了快200个伏地挺身!双手抖到连尻枪都没有力气的我,总算是断念了,任何挑战眼前这个淘气仙子的念头,终究都会被无情的摧毁。  「想打败我,回家再喝个10年奶再来吧!今天就这样啰,改天继续嘿。」  老师似笑非笑地嘲弄着我这个手下败将,我却在心中想着,等到哪天我打败你,我要叫你回家再喝个十年洨!本来应该是她要来陪我练球的,竟然搞到后来玩上瘾了,变成我在陪小姐练球,你给我记住!「怎么还不回去?」  老师把奥迪开到我身边,看我毫无准备骑上机车的动静,问道。  我双腿微屈张开,大剌剌地坐在草地上,一脸豪迈地把头瞥到一边,嘴里却是窝囊至极地认输了:「手抖到抓不住机车龙头. 」  「科。」  老师关掉汽车引擎,坐到我身边来,竟然主动帮我按摩起臂膀来。  「练习的事慢慢来吧,不要逞强,你的人生中因为逞强不知道已经犯过多少错了,乖一点好吗?」  老师捏着我的上臂二头肌,一脸颇有深意地盯着我的侧脸,我不敢和她四目相接,只好耍帅继续盯着夜空的月亮。  要是我的手继续发抖,抖到不能骑车,老师会不会载我回家帮我洗澡?想到这里,回忆起之前和老师在宿舍浴室中的缠绵,我的小小平几乎就要变硬了。  身边的这个美少女,结实高挑的身材,汗水濡湿的发鬓、马尾和C罩杯胸前的汗渍,样样都搞得我燥热难当。  刚刚在球场上输的,一定要在床上讨回来!不过这又不是什么三流色情小说,这样的情境当然没有发生。  「不抖的话就回家洗澡吧,呼,好久没这样好好运动了。」  老师站了起来,拍拍她结实的小屁屁,然后把人家校园当作赤城山,一路危险驾驶疾驰回宿舍了。  隔天早上我起了个大早,趁着还没上课又多投了几百颗定点投篮,觉得手感有全盛时期的五成左右了,要是肌肉的痠痛不计,也许能恢复到七成,幻想着改天老师如果又来陪我练球,也许我有机会和老师一拼也说不一定。  再过几天,认为自己不会扯后腿的前提下,我加入系男篮的练习,等候着我的除了一狗票的学长和永远练不完的跑篮、投篮和战术,还有几个也在刑法课上并肩作战的战友。  「鸡巴平!等你好久了!」  我的麻吉柯俊毅是大一新生中最有潜力的,以灵活的身手和理解全局的篮球智商担任替补控球后卫.  「嗨,篮下辛苦你了。」 先发小前锋法学院之虎胡文钦用力地搥了我刚刚恢复活力的上臂三头肌一下  ;某些海派的人总是认为把朋友的三头肌K到瘀青是最能显现出豪迈男人味的问  好方式。  在柯柯毅的指导下,我很快地融入队型。  基本上没有开火权,但由於我在刑法课锻炼出了强悍的腰力和下半身,一场比赛要抓十位数的篮板是家常便饭,接下来只要别太夸张放枪,在篮下稳紮稳打补进队友投失的球,数据上倒也让人不得不正视我的重要性。  不过系篮那种充满系统的练习方式不是很合我的胃口,我虽然尽力配合,却  也希望能在课余偶尔找找公园阿伯或者工业区外劳之类的球队培养对战的多样性  。  那天我自己在民雄工业区的球场练习投篮,在我训练生涯中失踪已久的陈湘宜老师突然出现说要帮我捡球让我增加练习的效率,我便告知她我所在的位置,这次她没有迷路跑到仅相隔一条马路的头桥工业区,在我刚开始练习没多久就带着补给品前来相助。  老师今天穿了蓝色系的系篮制服,高挑的身材,干练的外表,要是再露一手的话,不说人家还以为她是国家代表队呢!民雄工业区的球场刚好满足了我对战的渴望,除了有不少社会组的球队会出现,更有附近各国国籍的外劳会组队廝杀,不过既然老师在场,我就不话play,而是紮实地练习着篮下各个位置的中距离跳投和勾射。  不过球场有限,下午五点下班时间一到,外劳和学生们一一涌进,可就没有悠闲地练习投篮的时机了。  我和老师所在的场地首先是来了一个高中生,他表示要和我们一起练习投篮,各投各的,互相干扰的机会不高,我们便这样继续练习了几分钟。  后来老师又开始技痒,除了帮我捡球之外自己也投进了几球,以她不输模特儿的身材和出众的外貌,当然吸引不少人的目光。  有几个外劳从一开始把她当成某人的亲友团,到后来发现她也是个篮球少女,竟然开始在她进球时鼓譟:「Niceshotbaby!」  虽然他们的口音很重,但我还是听得出言语中对老师的调戏。  「Ifyouwin,Icanletyousuckmydickforpunishment!」  一个看起来最矮也最猥琐的外劳叫嚣着,他说要是我们赢了,老师可以吸他的阴茎以示惩罚.  干,那不是爽到他了吗!我们压根没打算和他们打上一场,但是这些平常辛苦工作的劳工朋友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竟然意淫起我们陈老师来了。  「老师,我们走吧。」  我不想让老师承受尴尬的气氛,更不想和他们分享这动漫人物一般的甜美少女,打算早点回家,明天再早起练球。  「嗯~~~记得我怎么说的,不准怯战。」  老师歪着头提醒我,可是我想到的是她也叮咛我不要逞强。  就在我收球和老师争论现在这个状况究竟是要「法条竞合」  哪一种情形,到底是要勇往直前、无所畏惧,忍受言语上的调戏继续练习,还是「千金之子,不死於盗贼之手」  早点回家免撄其锋,那几个外劳已经过来请战了。  「腰兜牛吗?三对三。」  一个看起来比较和蔼,肤色大概是中等略浅的年轻外劳用不标准的国语问道,看来他们是把那个高中生当成和我俩一夥的了。  不行啦,那些精力无从发泄的畜生根本就是觊觎老师的美色来的,老师要是上场,想必会有吃不完的鹹猪手,我相信不需要185的智商,只要比水母聪明应该都不会接受这场比赛。  「输的请喝饮料。」  老师弯下腰来把鞋带重新绑过表示决心,却也仿彿要挑起对方犯意似地,毫无防备地让宽松球衣里的灰色运动胸罩露出了个大半,饱满的胸部并未因为穿着运动胸罩而丝毫减损风姿。  那个比较人模人样的外劳也把握这个机会品嚐老师球衣内的旖旎风光,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虽说事实上我本来充其量就只是她的学生。  他们在赛前宣称,为了公平起见,他们特别选了最矮的一个组队以和老师的女性身份相称,不过我知道这都是屁话,那个最矮的根本就是刚刚在场边对老师言语最不尊重的起鬨王,他会上场一定另有图谋.  「老师,他们一定是来揩油的,您要小心。」  我在老师耳边道。  「你顾好你自己的防守对象就好了,我自有分寸。」  老师连看都没看我一眼,冷冷道。  那个人模人样、却也丝毫没浪费任何意淫美女机会的外劳,姑且称他为「尼用」  好了,以前我伯父的工厂里有个菲劳就叫做尼用,是我认识的第一个菲律宾名字。  今天他是我的防守对象。  高中生防守的则是一个看起来根本就跑不动的中年胖子,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射手,就像我们一般认知的公园阿伯,总是摸个毛就大喊犯规,无时无刻不稀哩呼噜地说着我们不懂的菲律宾土话发着牢骚,内容不外乎「你打手」、「你犯规」、「你走步」、「进不算」、「我们球」,就叫他阿肥呗.  老师防守的当然就是一开始就不怀好意的小矮子,长得像劣化版的魏斯布鲁克(RussellWestbrook)。  不过魏斯布鲁克已经够像忍者龟了,这劣化版的菲劳更是猥琐地只像颗龟头!我看就叫他小龟算了。  一开始是在罚球线投篮决定球权,出动神准美少女的结果,当然是我们先攻,菲劳队不肯正视陈湘宜老师的准度,还一直一副是他们礼让美女优先的鸟样,看了就有气!老师一开始就把球传给那个高中生,然后她空手切到禁区附近要球;她拿到球之后,随即背框单打那个猥琐的小龟,我不知道是他本来动作就这样「紮实」,还是故意猥亵我们老师,他双腿张开之幅度就像裤子随时会破掉般的夸张,老师运球捱近他身体之际,他还藉机把裤档靠在老师大腿上磨蹭!老师的球裤本来就不算太长,被他这样一蹭,竟然裤管卷起大半,露出了白皙的大腿,老师再跨出一步,我便隐约看见了老师的粉红内裤,其他在场下加油的外劳也随之爆出一声欢呼。  就在老师跨出一步之后她也把球传给了我,跑位跑到一半的我本想顺势上篮,左胁却吃了一记拐子,竟然就这样掉了球,连出手都没机会。  攻守交替之际,老师把裤管顺了顺,瞪了小龟一眼,再瞪了我一眼,不知道是怪我註意力不在场上,只註意着她有没有被吃豆腐,还是怪我奶油手掉球,毕竟从她的角度大概看不见我是怎么吃到暗拐的。  阿肥担任洗球工作,他洗完球便把球往小龟传,小龟一手抵住身后藉机抢球的老师,一手接球,然而他身后的那只手也没多安分,竟然掌心朝外放在老师的胸部上,只要五指在这时做出抓揉的动作,老师的胸部一定瞬间遭殃,幸亏他们还算有分寸,不敢冒着被遣返的危险公然强制猥亵陈湘宜老师。  不过接下来的动作就游走在灰色地带,只见他本来藉着卡位轻放在老师胸脯上的手掌往外一用力,这可是狠狠地往老师白嫩的胸部抓了一下啊!然后就顺势过了老师,也闪过补防的高中生,上篮得分!我带着失分和心爱的女人被吃豆腐的双重打击继续比赛,下一球是小龟洗球,然后很快地把球传给尼用,他只顾着我可能从上路封阻他传球的路线,却没想到我也会由下往上把球拍高,再藉着过人的弹跳把球在离地3公尺的高度要了回来。  这次由我洗球,老师想藉由速度甩掉小龟,不过小龟如附骨之蛆似地紧黏着老师,甚至不时出手去拉扯老师的球衣,老师除了无法甩掉他之外,每次身形交错间都被他扯得能藉由球衣腋下窥见老师大半个胸部!我只好把球传给高中生,不过他球技也是马马虎虎,竟然紧张到走步,这大概是阿肥唯一一次喊走步而确实喊中的一次。  球权回到他们手中,这次小龟又拿了球之后在那边假鬼假怪,他用双手把球拿得离身体远远的,却利用身材和老师卡位的过程用背部紧贴老师的胸部,我在跑动中从侧面看见老师的胸部被小龟的背压得扁扁的,一大团嫩肉紧贴着沾满汗水的球衣从小龟和老师身体之间挤压出来,我深知小龟的背一定充分地品嚐了老师的酥胸。  这次小龟没有传球,背后长了眼睛似地,竟然是把篮球往后从老师胯下塞入,老师没遇过这招,反射性地把本来张开增加下盘力量的双脚内八并拢,然后双手护住自己下体,像个差点被侵犯的普通女孩,小龟这时则利用灵活的脚步过了老师,拿球上篮得分,漂亮地利用老师的胯下做为运球的掩护.  看见老师的窘样,还有小龟那猥琐的表情,他把篮球从女性胯下运球过人的动作活脱脱就是另类的侵犯女性,只是你也说不出他侵犯了什么权利,宪法22条规定凡人民之其他自由及权利,不妨害社会秩序公共利益者,均受宪法之保障。  刑法上更没有保护这种抽象的法益,我一时倒也不知道如何讨回公道。  到后来,几乎拿不到球权,还有小龟的各种猥亵篮球技巧下,神准如老师也得不了分,只靠我在篮下卖高吃了一球,不过老师倒是被吃了数倍以上的豆腐。  这次又是我们球权,高中生传给老师后,老师藉着我的跑位成功甩掉小龟,形成了一次错位,变成尼用在防守老师,而小龟则防守我。  身高略矮尼用半颗头的老师没有定点跳投机会,转了过去想要背框单打尼用,谁知道尼用竟然双手轻轻环抱老师的腰际,胯下则随着老师往禁区挤,他也往老师的臀部顶,老师虽然感到厌恶想要传球,阿肥和小龟却颇有默契地死守住老师传球的路线,让尼用可以像时间暂停似地尽情在老师臀部上磨蹭他的下体发泄兽欲.  惨了,没想到看起来最像人的反而才是大畜生,小龟至少没有明目张胆地双手接触老师,遑论是正面用阴茎贴紧老师的身体,幸好老师穿着球裤、内裤,尼用也不至於当众露鸟,否则在这么激烈的碰撞、摩擦下,位置算准的话,要像新闻事件中,高中生因恶作剧在女同学座位竖笔,结果恰巧准确插入阴道的状况也不是不可能!请见新闻「铅笔竖座位伤女同学,中五生玩出祸候惩」。  尼用大概是想说反正他裤子还穿着,说是故意猥亵成罪的机会也不高,老师明明就不想跟他纠缠了,他还是挺着下半身一路跟着老师,不管老师怎么侧身,他就是有办法把他裤档中线对准老师的股沟,进而利用老师结实的屁股和菊门附近的私密处帮他按摩阴茎.  就在我因为自己的大学教授被侵犯而气到脑海一片空白,只想赶快靠近老师帮忙拿球解危之时,我防守的小龟竟然藉着我靠近老师之际而堂而皇之地夹在我和老师之间了,美其名是防守老师让她无法传球,实际上是老师不但更不可能传球给我,更在胸前加入了一个觊觎她嫩乳以久的矮个子菲劳!老师把球举得高高的,事实上尼用的心思根本已经不在篮球赛上,他只是紧贴着老师的背,利用老师的丰臀磨蹭他的下体,老师由於全心投入球赛,从背部到屁股一路被汗水濡湿,更让股沟的形状清晰可见,成为了尼用瞄准的目标。  而老师正面面对的小龟也无心抄球,只是双手举高,站得直挺挺地包夹老师,让老师无法传球。  小龟一面用他流满汗水的噁心身体正面紧压老师的少女娇躯,一面发挥矮个子的优势,活像在跳黏巴达似地把下体贴在老师小腹上,屁股更是夸张地抖动,就像要把握住难得的机会在老师身上磨蹭到射精为止。  我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眼睁睁看着尼用本来环抱老师腰际的双手慢慢往下去撩起老师的裤管,在旁观外劳的鼓譟中,老师的两边裤管都被撩到尽头,就像高叉泳装般地露出姣好修长的双腿,甚至露出粉红色的内裤!老师刚要放声尖叫,尼用就察觉到了,规规矩矩地将双手举高继续保持防守姿势,下半身则隔着薄薄的球裤继续侵犯着老师的臀瓣之间.  曾几何时,小龟已经不再满足於乖乖把手举高,仅用胸部摩擦老师的酥胸;  也许是老师球衣湿了之后,胸前的轮廓更加明显,触动了他的兽性,他竟然双手挪到老师胸前,明目张胆地双手贴在老师的嫩乳之上搓揉!老师被这一抓,吓到球也不要了,双手只想保护自己的胸部,反倒是小龟为掩人耳目,双手又回到举高的状态,反而变成老师双手在胸前,小龟和尼用则举高双手,但是谁也不想要球,球就夹在他们举高的双手之间.  我想这毕竟太荒谬了,怎么能让老师绝美的身段沦为这些外劳的泄欲工具呢?即使没有插入,即使没有被窥见小穴形貌,我都感觉到十足的愤恨和不满,更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藉由欺负我的刑法老师而性欲获得满足。  於是我尽全力地跳到最高点,双手从小龟双手最高点飞越,恨恨地抢回篮球,并且尽可能地运球远离他们,他们才识趣地离开对老师的包夹,结束这场闹剧。  我草草把球弄出界,在球权转换的过程中,关心了一下老师的状况.  没想到不管是课堂还是法庭上身经百战的老师竟然因为这样而眼眶泛红,她恨恨地紧咬着下嘴唇:「马的,竟然在我身上『想像竞合』起来,以打篮球之名行猥亵之实。  」  「老师,这不算想像竞合啦,想像竞合是一行为触犯数罪名,他们充其量就是强制猥亵而已…」  靠,看到老师像杀父仇人一样地瞪着我,我还是闭嘴好了。  「还有公然猥亵啊,加上法条竞合的『特别关系』,刑法224之1条的加重强制猥亵罪:2人以上犯强制猥亵罪者…」  老师咬牙道。  「所以因为特别关系,加重强制猥亵罪优先於普通强制猥亵罪的适用;又因为只有一行为同时触犯加重强制猥亵罪和公然猥亵罪,加重强制猥亵罪保护的性自主法益和公然猥亵罪保护的社会法益不一样,同时成立两个罪名,所以用想像竞合只罚比较重的加重强制猥亵罪?」  我压根没想到先安慰老师,而是血液中的刑法魂督促着我釐清这案发现场的法律关系.  「分析得很好,那我现在告诉你,等一下你传球给我,在我持球进攻时我会倒数3、2、1,然后你给我好好地『实质竞合』一次!」  老师拉起我球衣比较乾燥的部份擦了擦眼泪,然后打起精神去洗球了。  蛤?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正常人听不懂,想100年也想不明白的指示,以我和老师体液交换N次,心意更早已从大脑相通到肛门的层次,我马上就听懂了。  在老师倒数到1的时候,我狠狠地从尼用的胯下给了他一下膝击,然后连球都不要了地骑上机车逃离案发现场,老师更狠,刚倒数到1我就听到鸡蛋碎裂的声音,然后是奥迪刺耳的引擎加速声。  不过事后我们才想起,那个高中生不是被误认为跟我们是同一队的吗?不知道他来不来得及逃走…
分享到:更多 ()

评论